莊稼已經熟了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在上一期〈獅子山下聯合道〉和〈醫療改革──機遇與挑戰〉刊出之後,收過了不少回應,也引起教牧朋友的一些討論。到底醫院是否是教會本地宣教的禾場?如今是否是「收割」的時候?三月二十七日院牧聯會舉行了「差遣院牧啟動禮」,復活節過後寄出了給各教會的《差遣院牧獻議》,接下來的日子,是院牧聯會和各地區的院牧事工委員會努力喚起各教會「收祂的莊稼」的時候了。

為了進一步闡述這個對教會的呼籲,也回應到底醫院是否教會本地宣教的禾場?如今是否可以「收割」的時候?容我引用約翰福音四章裏那一句耳熟能詳的話:「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這句話也是我們在「差遣院牧啟動禮」中引用的經節。只是為了方便朗誦,沒有把耶穌的句子完整舖陳一次。祂是這樣說的「你們豈不是說,到收割的時候,還有四個月麼。我告訴你們,舉目向田觀看,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然而,這句話的意思容易明白,但卻叫人難以理解。

由於童年時父親在粉嶺和沙頭角中間穿梭做買賣,我也有機會在這兩片地方來來往往。當時,粉嶺和沙頭角中間的馬尾下、萊洞、萬屋邊、禾坑、麻雀嶺、擔水坑等地方,仍有禾田處處。乘車經過,一時間見農夫插秧,一時又見禾稻由青綠漸漸變作金黃,一時又見收割的農忙,大自然用奇妙方法獎勵辛勤的人,是一幅美麗的圖畫。

依節令的循環而播種收割,每年的禾稻能有兩造,除去收割和翻土堆肥的日子,每造成長的日子大約四個月左右,相信在耶穌時代的巴勒斯坦情況也是差不多。正因如此,耶穌在約翰福音所講這一句話,雖然非常明白,卻是叫人難以理解。因為既然離收割還有四個月,那不是才剛剛下秧嗎?恐怕門徒眼巴巴的看著秧苗,就是舌頭會打轉也不懂得怎樣回答耶穌的說話。情況就如一個飽受尊重的老師,在一個彌月的喜宴之中,對手抱嬰兒的父親說:孩子已經大了,可以結婚了。大家就可以想到當日門徒不知如何接上口的尷尬。

我們既然知道耶穌這句說話在現實上是不切時宜,在理解上又不容易。為甚麼還選用在差遣院牧啟動禮上,作一句呼籲動員的口號呢!

約翰福音四章是記耶穌刻意經過撒瑪利亞,好向那裏的人傳述上帝的救恩,其中過程相信大家也耳熟能詳,也不再贅了。只是門徒對耶穌這一趟行程的目的,似乎不太瞭解,而我們亦可以推斷,門徒對撒瑪利亞人接受主的可能性,亦不會留心看重。因為對於門徒而言,撒瑪利亞人歸向上帝,是遙不可及的遠,就像由嬰孩到成人、由禾秧到殼粒一樣的遙遠。他們又怎能想像到,就在這一次行程之中,「那城裏有好些撒瑪利亞人信了耶穌。」(四:三十九)收割的日子,會那麼快出現。約翰福音四章,不單讓我們看見神蹟的可能,更使我們改變了看事物的方式和層次。從屬世的看到屬靈,並把不可能看為可能。

院牧聯會啟動差遣院牧行動,向教會發出莊稼已經熟了,可以收割了的呼籲,並非不知道今日的院牧服務,仍在一個發展的初階。但我們看見整個醫療環境在改變之中,醫院不再是一片福音的硬土,經過了十多年的努力,種子亦已經開始發芽生長。面對廣闊的禾田,耶穌曾說:你們當求莊稼的主,差你們去收祂的莊稼。因為收割的日子,需要的人比插秧的時候還要更多。

今日醫院中三萬張病床,每年數以百萬計人次入院,當中有你我的親人、朋友、弟兄姊妹。這樣的關懷事工沒有任何一個機構可以承擔,只有教會起來行動,讓醫院的關懷成了教會事工的一部份,才能完全主耶穌的心意。讓我們也有一份信心的跳躍,屬靈的透視,看著一座一座的醫院,望見的是一片一片的已經長滿莊稼的禾田。

誠邀教會回應差遣院牧及支持各地區的院牧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