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加的腳印──聖公會路加堂

 思澄 

偏處港島西隅的聖公會聖路加堂,不論在香港的教會之中,或是在聖公會的堂區之列,她都算不上赫有名聲。正如港島南端的南朗醫院在香港的眾醫院之中,也是不受注目一樣。然而,這在西隅的教會,卻沿著路加的腳印,走到南端這所善終醫院。

「其實聖公會在五六十年代已經參與公立醫院牧民事工。」聖公會聖路加堂的主任牧師陳謳明,同時亦是聖公會教省總幹事,他一開始就從整個教會的宏觀角度作介紹。「那時,較多在聖禮方面的服侍,除了醫院之外,在懲教機構也有牧養事工。」「當年的港澳教區設有醫療及懲教機構牧養委員會,協調各堂區和教牧的參與。由於醫院比較接近生活,關懷探訪也容易動員,所以這個委員會的事工也以醫院為主。例如聖瑪利亞堂在養和醫院,聖馬太堂在東華醫院,聖恩堂在舂磡角慈氏護養院,聖路加堂則在南朗醫院。」陳牧師如數家珍的一一點出教會在醫院方面的事工,臉上流露一份謙和的光澤。

當談到聖路加堂和南朗醫院,陳牧師的話就更活潑了。「教會參與醫院一直都是以事工形式進行,並沒有成立院牧部或設立辦事處,所以聖路加堂派出院牧在南朗醫院,並成立善終服務部專司其事,是比較特別的。起因是當時的堂主任鄭賀明牧師對南朗醫院的事工非常關心,定期前往探訪關顧,施餐與施禮。」正如所有屬靈的事工,大多是由教會的牧者身先士卒開始,然後就後繼有人。「當時有一位護士長陳玉貞姑娘,她原是香港浸信教會的會友,退休後接受神學訓練,更以義務性質全時間投身南朗醫院牧靈事工。此外,聖公會諸聖堂的陳業初基金又慷慨支持所需的雜項開支,人力物力都具備了,南朗的事工也就發展得較有深度和持續性了。」當有人願意一心去關懷服侍的時候,上帝必然供應他所需要的。這一個簡單的屬靈原則,在聖公會聖路加堂又一次被證明了。

「由於鄭賀明牧師和陳玉貞姑娘全心全意的投入南朗醫院的關懷事工,教會也越來越認同。九六年,教會更正式聘請了楊麗玲姑娘成為駐院院牧。經費一部份得到諸聖堂的陳業初基金支持,但教會和教友仍得分擔。」人的財富在那裏,心也在那裏,聖路加堂不全部倚仗其他的支持,還得自己出一份,教友出一份,這樣才使關懷事工更加到「肉」。有付出就必然有收穫,在長達十多年的參與中,教會經歷了施比受更為有福的應許。

「參與醫院關懷事工,使我們確認教會在醫療方面的角色。雖然不再是教會辦醫療,但教會在醫療方面灌注靈性關顧,卻提升了『全人醫治』的理念。正如教會辦教育,不等於辦學校,教會要促進教育,就從理念與關懷入手,接辦學校只是一個媒介。」拓闊屬靈視野就是寶貴的收穫。「原先大家抱的是幫助病人的心,但結果參與的弟兄姊妹都因而對生命和信仰有深刻的反省。醫院關懷實在是整鞏信徒靈命好功課,只是要有配合的訓練和督導,否則可能會有負面的結果。特別是南朗醫院,見盡的都是末期癌症病人。但若有適當的配合,屬靈的收穫也大。」牧養的知識和智慧,是透過具體的參與和實在的愛心一點一滴累積而來的。走進醫院的大門,病室就成了教室,病人就成了老師。

「雖然聖路加堂的能力不多,距離南朗醫院也不算近,但聖路加堂舊址原初是一間診所,所以才以聖路加為名,因為他原是一位醫生。所以,我們樂意依從聖路加的腳印,關懷病人,參與院牧事工是理所當然的。」面對的是南朗醫院臨終的病人,但陳牧師和聖路加堂懷著的是聖路加一樣的熱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