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雪糕

 翟燕貞 

雖然我與威爾斯親王醫院腫瘤科的楊醫生祇有一面之緣,他留給我的印象,卻令我非常深刻!

在我弟弟最後一次進入威爾斯親王醫院時,由楊醫生替他診治。楊醫生接見我們,態度和藹,面卻有難色,神情凝重。他告訴我們:「令弟所患的是末期肺癌,已是病入膏肓,隨時都會離世。」我問他:「那麼,身為他的家人,我們可以做些甚麼?」他建議我們盡量令弟弟舒服,並完成他未了的心願。

可憐我年僅廿二歲的弟婦,泣不成聲,我和姊姊也陪她哭,六神無主。依偎在她母親身傍的二歲姪女,望著我們哭,卻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這時,楊醫生彎下腰來,抱起我的姪女,對她說:「小朋友!醫生請妳吃雪糕好嗎?」楊醫生一直抱著我姪女,乘電梯下到便利店,給她買了一杯雪糕,更對她說:「啦!我這個醫生是不會拮妳針針的。」楊醫生在我姪女的多謝聲中離去了,但他的善行,卻令我刻骨銘心!

雖然一杯雪糕的價值不大,但背後的意義卻非常重大!我自己也是長期病患者,深深明白到醫藥有限制,醫生本身也受限制,面對病人藥石無靈,病人家屬情緒失控,實在也很無奈。楊醫生的善行,顯明瞭「人間有情」!

我曾經問過一班老人科醫生朋友:「你們和腫瘤科醫生一定非常沮喪了,也沒有成功感,因為你們所醫治的病人總是醫不好,祇會死亡。」這班醫生掉頭就走了,他們實在走得太快,聽不到我的答案:「無錯!病人的而且確是不會完全痊癒過來,但我們能夠陪伴著他們走完人生最後的旅程,當中減輕他們的苦楚,是非常有意義的!」

我無法忘記昔日菲獵牙科醫院趙醫生為我所作的事,那次,他拚命請求他的下屬,在兩小時內造起一個「牙夾」給我帶走,原因我是從屯門醫院請假出來的,前一天還在嘔血,他不想我多走一趟。我問趙醫生:「如果你知道我已是一個無得醫的病人,你還會不會這樣對待我?」他回答:「會!就算妳祇剩下一天生命,我仍會盡力為妳效勞,使妳在這一天,因我的服務,而感到舒服些!」

人生充滿著遺憾和無奈,但祇要我們肯為別人多做一點點善行,世界就會變得更溫暖了!

編者回應:

收到了翟燕貞的來稿,還附有一封給編者的短箋。提到在短短兩個月之內,她的兄長和弟弟都相繼死於肺癌。這對任何人都會是一件難以承受的噩耗。但翟燕貞卻仍然能夠寫〈一杯雪糕〉表達她的感謝和感恩,並且希望與人分享她的心情,這其不能不教我從心裏佩服。

如果大家對翟燕貞有多一點認識,也許你會更加驚奇。因為她自十八歲至今,二十多年來,一直百病纏身,她自嘲說:「不是醫生醫死我」,而是「我醫死醫生」。既有「腦腫瘤」,又有「血管性血友病」,還有「眼疾」、「關節炎」。但這一切依然沒有消滅她對上帝的信心,也沒有磨盡她對人的愛心,她帶?病軀,卻常常到醫院關心病人。最近,香港電台拍攝的《尋找生命天使的足跡》,她也位列其中。以一個殘障之驅,卻見証生命的大能。當然,這大能是源於那位大能的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