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是我力量

 黎美嫻 

美蓮,一個我永遠都不會忘記的名字。她是神賜給我生命中的一個美麗至極的天使。我與她是在靈實醫院紓緩病房裏認識的,她進來的時候,已被安排住進單人房間了。據消息而知,能入住那幾個房間的人,他們的嚴重性及危險性會比大房裏的病者更大,所以需要特別的看護和要有一個寧靜的空間,讓病者與家人有多點的相聚時間。

記得當天踏入美蓮的房間,窗外的陽光特別猛烈,照得整個房間都份外溫暖和光亮。她不在床上躺著,而是坐在一張雙人的沙發上,雙腳交疊的側放在坐位上,用右手不停的輕撫雙腳,而眼神的焦點卻落在窗外佈滿陽光的景物裏。她這樣的坐姿,告知了我,她的痛沒有把她關在一個黑洞裏,她仍努力地享受著能吸的每一口氣,和欣賞著能看的每一天陽光。

在她的同意下,我把椅子移到她面前坐著,細心聆聽,她對我斷斷續續的憶述,她生病的經過和這兩年內所捱過的每一個階段。她說話的速度相當相當的慢,而且短,因她沒有太多的力氣。這時,我開口了,打斷了她的話,用最柔而有力的手握著她的左手,輕輕的對她說︰「我可以唱首歌給妳聽嗎?」因為心裏很強烈的知道,此刻再沒有任何可以說的話比詩歌更能安慰她、陪伴她。

《主是我力量》是我給她唱的歌,而且連續的唱了兩次,又仔細的借用歌詞裏的字句來鼓勵她。剎那間整個房間不但有溫暖,而且充滿了主賜下的平安和喜樂!接著她很柔和的提出一個我完全找不到理由拒絕的要求,「妳下午可否再來陪我,因為醫生要幫我抽肺水,我是驚的,而且我的心肺現在又很弱,氣管又有感染,如果一陣仍是這樣的氣喘,那就不能抽了,妳可以再來嗎?」從她的眼神和語氣裏,我知道她真的在詩歌中得著主親自的擁抱和安慰了。我經得她的主診醫生同意下,接近黃昏的時候,帶著三首已準備好的詩歌,和那不知怎樣解釋自己怎會不怕的「童心」,再來到她的床邊給她打氣,而醫生和護士就在距離不遠的另一邊為她順利的把這次治療慢慢的、慢慢的完成了。

黎美嫻於二○○一年加入院牧聯會事奉,現正在大埔那打素醫院接受CPE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