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我的護士同學

 陳任敏儀 

愛笑的K.S.:

知道妳受洗的消息,非常非常興奮,妳問我為甚麼轉了做院牧?說來話長了……

在入學宣誓時,我曾向上帝許下心願,就是要使妳們個個都得救,所以常常邀請大家出席醫院團契的活動、細胞小組和參加「護士團契」辦的福音營、退修會和研討會,那段日子令我樂此不疲!大家常在細胞小組聚會後促膝夜談。那次,A.A.竟然鄭重地宣佈,她要信耶穌,妳還立刻回應說,才不會這麼「笨蛋」,給自己多個「枷鎖」!其實A.A.的改變,登時催化了我在醫院傳福音的動力。

回想昔日,我們總算不損南丁格爾精神,還記得嗎?那天要預備 On Block前的測驗,妳堅持要我和妳一道去買裙仔送給大眼妹,因為她終於可以足磅出院了,總算沒有白費眾人對她的愛護。妳對她的母親那份支持,也令我十分欽佩。另外患上乳癌的那位潘太,她五歲的女兒如今算起來,也有三十多歲了。L.L.不幸因幾次考試失敗而要退學,在宿舍情緒失控時,大家束手無策的情景還瀝瀝在目,這些苦與樂的經驗都是促使我做院牧的誘因。

後來,夢想終於實現,我脫下了護士袍,卻沒有離開醫院,而是成為了院牧。但這個新的角色帶給我更大的挑戰,時常要面對生離死別的哀傷場面,平衡自己在重病者信主時的欣喜情緒,卻又要顧及他的家人可能有的悲傷感受。所謂「與哀哭的人同哭,與喜樂的人同樂」原是合宜的,但同一時間要作出兩相截然不同的表達,也真不易為呢!

話雖如此,其中當然是喜樂居多。像在前天,一位患老人病的伯伯決志信主,就使我樂得不住感恩。大約八年前,這位老伯在美國剛信主的女兒致電給我,希望透過院牧探訪,令父母也得救。多年來的探訪,他的太太已把我看作朋友了,但老伯卻依然不信,但在大家似乎接受了伯伯不會信主的情況下,他竟作了信主的決志,在迷濛的淚水中我又看見「總給人機會」的父神。哈利路亞!我做院牧,原因就是這樣。

願天父完備的愛團團包圍妳一家,也叫你們常常喜樂,身心康泰!

敏上
二○○三年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