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接新生命後可能出現的抑鬱

 沈考欣 精神科專科醫生 

秋文是個模範的現代女性。大學畢業,有穩定的工作。做事盡責,親力親為,深得上司賞識。週末她在教會教主日學。因為她的風趣和愛心,也很受學生的歡迎。她和先生成書結婚三年。大家也喜歡小朋友,於是便決定生孩子。秋文一向的月事也不準時,並且在月事前的數天,常感額外的疲倦。她和丈夫也留意到在那幾天,秋文特別多愁善感,也會對一些小事很執著,對事情的想法比較負面。但這些也無礙秋文的工作,於是一直也沒有怎樣擔心。秋文的媽媽患有多年的抑鬱症,但她一直有定時覆診服藥,也能把家庭照顧得好好。

過了半年,秋文懷孕了。大家也說秋文是個快樂的準媽媽。唯一的問題是BB的照顧上的一點意見分歧。秋文和媽媽居住的地方很近,媽媽又常閒著,所以順理成章的便預早要求媽媽幫手。但外家卻有意見:他們不太放心由有抑鬱症的婆婆和工人去照顧孫兒。

但秋文和丈夫衡量過婆婆的身體健康,近十多年來照顧家庭也頭頭是道,並且婆婆也樂意幫忙,也就維持原來的決定。

小生命文成終於健健康康的來到這個世界。成書和秋文也開心得甜甜的。但過了幾天,秋文開始有種納悶的感覺。見到孩子也不開心,並且覺得極度疲倦。有時又有種莫名的傷感,無原無故的想哭。大家也不以為意,只想是產後完氣未復吧。回到家裏,過了十多天,秋文又回復她原本樂天,親力親為的性情。整天忙得團團轉、照顧BB,招呼親友。半夜餵奶也自己來,睡得少還是精神奕奕的。

直到文成滿月。秋文又像漏了氣的氣球。疲倦得不得了。幸好婆婆能幫忙。但秋文越見婆婆幫忙越感內咎,覺得自己沒盡母親的責任,又擔心婆婆的病會復發。有時,看著文成,連串的憂慮也隨之而來;覺得他吃得不好,反應又不好,總擔心他有甚麼病,又覺得連累了丈夫。大家也告訴她一切也正常,秋文卻總是不放心。漸漸連對食物的興趣也沒有了,照顧BB的工作也交給了婆婆。成書初時也以為秋文只因是當初照顧BB太落力而倦了。但漸覺不對勁。和秋文說她可能有產後抑鬱,怎料秋文卻感到很憤怒說:「這是我的性格呀,或許我根本沒有母愛,根本不應生BB,現在害了文成呀。這不是病,是我根本不配做母親。」

最後幾經辛苦,親友們才能勸服秋文看醫生,而秋文的產後抑鬱症在服藥數個月後也好了。能應付工作之餘還每天晚上還照顧BB。回顧自己之前的情況,秋文覺得自己好像變了另一個人一樣,一點也不像自己的性格。

產後情緒低落是很普通的現象。西方國家的統計指有七成的婦女也會在產後兩週內出現這情況。而中文大學在二○○三年發表的研究報告指有四成五的香港婦女也有此情況。產後情緒低落是因為體內荷爾蒙和作息時間的劇變而引起的。在嬰孩出生後,媽媽體內的女性荷爾蒙和激素急劇下降。而一般的初生嬰兒也需要三個月以上才能進入比較有規律的睡眠。因此媽媽們又需要生理時鐘也要跟著嬰兒的轉。

產後情緒低落一般在嬰兒出生後首星期出現。徵狀包括情緒不穩、易呆、疲倦、緊張和不知所措的感覺。這些情況大多數也會在兩星期內消失。但亦有四分之一會慢慢形成更嚴重的產後抑鬱症。

產後抑鬱症通常在嬰兒出生後一至三個月內形成。大約有一成的媽媽會有此情況。其徵狀和一般的抑鬱症相似:情緒低落、睡眠失調、容易疲倦、對身邊的事物失去興趣、難於集中、整個人的行動和思想也好像慢了下來似的,也容易緊張和無原無故的感到身體不適(如胸口不舒服或頭痛等)。對事物的看法傾向負面,無故擔心嬰兒的健康,嚴重的甚至傷害自己或嬰兒的念頭。

有些因素會提高產後抑鬱症的機會:母親太年輕或單親,自己或家人曾患抑鬱症或經前綜合症,生活困難和支援不足等。

秋文是個例子:她本身有經前綜合症,而媽媽也曾患有抑鬱症。但一直也無礙她們的工作或家庭崗位。文成出生後,秋文的產後情緒低落是一個警號。但大部份人也以為這是生產後正常的疲倦,這是由於香港人對這方面的認知還未普遍。如果大家能及早正視和治療,秋文的情況或許不會轉壞為抑鬱症。

迎接新生命是個很大的挑戰。所以應盡量避免在這些時候作其他的大轉變:如搬屋或轉工等。有產後抑鬱症的媽媽也多是好媽媽,除了在嚴重的情況外,她們也不必避了生孩子。夫妻間卻要事先有很好的生活和心理上的安排,包括如果自己在產後病了嬰兒照顧的安排。

藥物治療對產後抑鬱症的成效是很好的。有些情況在治療過程中也會發現一些夫妻或家庭中存在已久的關係問題,也可經過輔導或心理治療去解決。如果處理得宜,有些家庭甚至在媽媽的抑鬱症過後有所成長。由於嬰兒出生後,母子也不需要經常的回醫院處覆診,又因產後抑鬱症可以來得很快。還是需要母親自己和親友留意才能及早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