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看見甚麼-院牧專業發展的路標

 盧惠銓  專業發展及牧關教育督導 
引言

路標,用來表明目的地、方向,以及距離。相信許多人曾看過文中這幅圖畫,到底是明豔照人的美女抑或是臉頰嶙峋的老嫗?其實類似的畫面效果正是闡釋完形心理學 (Gestalt Psychology)的典形素材1。上一期【專•上路】與讀者們分享過這條專業路的本質,今期嘗試借用完形心理學的兩個核心原理,建立一種關乎院牧專業發展的完形神學(a Gestalt theology of professional chaplaincy development),並說明院牧專業發展的路標。

「整全」超越「個體」的總和

The whole is greater than the sum of parts是完形心理學其中一個核心原則。院牧專業發展的終極目標是提升院牧專業質素及深化專業院牧服務。前者是牧人,後者是牧養,醫院就是牧場。這兩個終極目標不應被看為先、後;優、次;因、果等關係。因為兩者在本質上是互相緊扣,唇齒相依的。院牧團隊若能展示優質的心靈關顧服務,包括有專業能力與醫護團隊溝通合作,當然有助院牧服務在醫院內深入人心,繼而深化融合於整體醫療服務中。若醫療機構願意正視專業院牧服務為全人醫療不可或缺的一環,支持並給予院牧合理的「專業」服務空間,必然有助接受過專業訓練的院牧發揮所長,同時也為專業院牧提供一個臨床訓練場所。許多臨床助人專業的訓練,均採用這訓練模式。優質的牧人能夠在有需要的牧場裏提供優質的牧養,是一個何等美善的整全,且能橫向伸延出去,以及深化衍生下去,相比只是把這三個獨立個體放在一起有更大意義。

除了整全的目標,院牧專業發展還需要明確的方向,現階段包括:
一、 為院牧、教牧及探訪義工提供醫院心靈關顧訓練;
二、 制定專業院牧會員註冊制度及檢證標準;
三、 凝聚院牧團隊,加強交流學習,共策會務;
四、 就院牧專業發展相關之課題與教會、事工委員會及醫護機構加強溝通。

尤如上述提到的兩個目標,這些方向並非按次先後進行,而是同步緊扣及循序漸進。從正面看,個別的方向有助催化另一個方向;從負面看,個別的方向也可牽制另一個方向。這關係好像二人三足或三人四足的原理。若能達致同心同步向前進,才是美善的整全,相比只是把三、四個獨立方向放在一起有更大效益。

儘管有很崇高的目標與明確的方向,若欠缺參與者,事情還是成不了。院牧專業發展的總舵手,當然是那位召我們走在一起的神,在祂的領導下,院牧、教會、醫護人員,病者及家屬,以及社會大眾等個體需要共同參與,缺一不可。尤如一首動人的樂章,除了有樂譜,還需要樂師們聚首一堂,在指揮帶領之下,各人把自己的感情融入於所負責的音符與旋律中,才能演奏出有生命的音樂。院牧專業路上的人、事、物,及環境,仿如音樂的不同元素。若把這些元素加起來,不單是總和 (the sum),更是整全(the whole)。

環境變遷會改變人對「整全」的接收

Change of circumstances (ground) will change one’s way to perceive the elements (figure) that forms the wholeness 是完形心理學另一個重要的核心原理。「整全」並非一個一成不變的實體、框架,或標準,因為一方面「整全」會隨著不同環境而改變;另一方面,人也會在不同環境襯托下,對「整全」有不同理解。就如一個人看著半杯水,可以悲觀的說只得半杯水,也可以樂觀的說已有半杯水。如是者,到底現時本地院牧團隊與院牧服務,是一個怎樣的「整全」?在未來專業發展的路上,期望會邁向一個怎樣的「整全」?可從幾方面來理解:

第一,現時院牧、教牧、信徒、醫護人員,一般市民對院牧服務的理解仍有差誤。院牧服務既不等同床邊佈道,也不等同床邊傾偈,而是照顧人心靈需要而進行的關懷服務。第二、現時個別聯網或醫院對院牧服務的開放及接納程度仍有差別,鬆緊不一。院牧服務若要有更好的發揮,必需被融合於整體醫療團隊中。第三、現時院牧的專業資歷,包括神學訓練、臨床牧關訓練,及至個人質素仍有明顯差距。若期望院牧能提供穩定的專業服務,有需要在專業資歷及個人質素方面有較接近的共識。第四、個別院牧對院牧團隊的整體參與以及對院牧服務的整體關注仍有明顯差異,凝聚動力強弱不一。前人的經驗告訴我們,凝聚力較強的群體,比鬆散的團隊更有利於專業發展,所謂「團結就是力量。」

對於院牧專業發展,我們看見現時已有的基礎條件,同時也看見不足之處;今天如是,明天也會如是。要欣賞已有的基礎條件,同時承認不足之處,才是看見「整全」。這個「整全」也會隨著未來的人、事、物及環境變遷而改變。換句話說,院牧專業發展的「整全」,必須同時擁抱成功與挑戰。中國文化演繹危機,認為有「危」亦有「機」,成功與挑戰有時也相類似。我們必須敏銳及掌握這些危險的機會,敢於面對挑戰,才能獲取成功。

總結

「整全」之所以能夠超越「個體」的總和,全因為個體之間具有互相效力的作用。正如使徒保羅提醒我們,「你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馬書8:23)既然我們相信是那呼召院牧走在一起的神,帶領院牧進入專業發展之旅,祂必按自己的心意與時候,使用各樣方法,透過不同渠道,成就這個「整全」。我們若要看清楚院牧專業發展的「整全」,則必須謙卑在聖靈的帶領下,以神的眼光洞悉院牧專業發展與本地醫療發展的形勢、背景與現況,並兩者之間的微妙關係。我們下一步會怎樣走,在於今天我們看見甚麼。

I Gestalt Psychology (中文普遍翻譯為「完形心理學」)是一種揉合存在主義、現象學及人文主義的心理學,由生於德國曾接受心理分析訓練的猶太裔精神科醫生Frederick (Fritz) Perls(1893-1970)於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發展出來的,主張個體的學習與成長在於人如何接收及重組此時此刻的訊息素材,從而對當下處境產生一種簇新的演繹與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