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成了肉身—病患牧關的再思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 約1:14

「道成了肉身」,可說是基督教信仰裡,其中一個最重要的信仰核心。道,成了肉身。不但啟示了基督教信仰的奧秘,同時亦指出了基督教信仰的真實。道(上帝),本來是抽象的,不可見的,形而上的;卻成了具體的,可見的,形而下的「肉身」(身體) 。這不但是神學上重要的認知和論述,更足以影響所有基督徒對生命的本質,對自己的身份,甚至對工作、生活和事奉取向的取捨。

屬靈觀的重塑

一直以來,二分化的屬靈觀可說影響了不少基督徒。屬天的、屬地的;屬靈的,屬肉體的;永恆的,今生的……總之,都是非白即黑、非善即惡、非神即人(或魔)。這種以「道」是高尚的,屬靈的;而肉身是低下的屬靈觀,在今天的教會,相信仍有一定的影響。所以若說一個基督徒屬靈,那一定是讚賞;若說他屬肉體,則一定是批評。但「道成了肉身」這個啟示和事實卻正正指出,靈與肉並不是對立的,因為上帝(道)正是以人的肉身呈現祂自己。

關於「道」,一般會用以指上帝或上帝的話,也常會與靈,或靈性、靈魂互相調用;而肉身一詞,則等於身體。按所知,最少有四種不同的靈肉觀,第一種是將靈與肉對立,這觀點認為只有屬「靈」是善的,屬「肉體」是惡的。因此只可追求屬靈的,更要治死肉體的。七十年代本人在教會中受教的,正是這樣的屬靈觀。後來才漸漸溫和,但仍以屬靈的為尊貴的,而肉體仍然是卑下的。因為「靈」是存到永遠,肉體只在今生;靈能通天,肉體永遠屬地。以上的兩種觀點,八十年代以前,可以說是相當「主流」。

但到了九十年代以後,有更多人提出了第三種觀點。就是認為靈性與肉身是同樣重要的,我們不可只追求屬靈而忽略了肉身。從這個觀點漸漸開出了對社會、家庭、甚至個人健康的重視,相信今天我們都能夠自己體會了,無用多言。而現在則更有再進一步的「發現」,就是靈性和肉身,它們根本是互倚互濟的。它們不但不應分,甚至是不可分,因為它們二合為一,又一分為二,是互相成就對方的。換言之,靈性(道)並非受肉身限制,而是透過肉身得以彰顯;肉身不但不是靈性(道)的枷鎖,更是它的載體。如果我們認同這樣的觀點,可能要修正我們的屬靈觀,人生觀,甚至事奉觀。

病患牧養的聖經基礎

任何人若細心去看聖經,必會發現上帝從來都不輕視肉身,也未嘗放棄對肉身的關顧,這包括了過去的、現在的和將來的,也包括了我們的和他們的。

腓2:6-8節指出,耶穌(上帝)取了一個肉身。這是和所有人同一樣的肉身,也是和你我一樣的肉身。更重要的是,這不單是指一個肉身,更指明一個卑下的、羞辱的,會受痛苦和死亡的肉身。其實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會不喜歡自己肉身,當人年青力壯的時候,甚至會以身體為榮。只是到了有病或衰殘時,才會覺得肉身是一個負累,甚至好像是咒詛。然而,耶穌卻讓我們知道,「道」(上帝)竟然就在「這樣」的肉身之中。

在福音書裡,隨處可見耶穌醫治病人,這足見祂對病人的關顧和重視。事實上,耶穌的行動,亦促使了教會不敢停止關顧病弱的行動。關於病患關顧,有一段經文可說是最有份量的。馬太福音25章末日審判的那一段,上帝說:「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我渴了,你們給我喝……我病了,你們看顧我。」(太25:35-46)如果這段經文我們理解為—上帝說祂就是這些受苦者,是祂藉著這些受苦的肉身,顯現祂自己。那麼,我們對所有受苦者,包括自己,就應當會有一個完全不一樣的看法。

病患牧養的意義性和重要性

今天,教會的確有許多的事工,基督徒也有許多的關注,例如:福音宣教、信徒培育、神學反思、教會見證、生命成長,無一不重要,無一不實在。有人以為病患關顧只是一種補救性的行動,可以置於末端。其實,病患關顧肯定不止於補救,因為它充滿啟導的功能,因它彰顯了最重要的價值—愛。而且在今天這個言說滿天,卻又只有功利的虛浮社會,病患關顧正正是以行動肯定了—神是愛,生命是有價值的。另一方面,作為福音的傳播者,當然希望福音可以傳得更快更廣,但在這個訊息泛濫,信息貧乏的時代,最有效的「傳道」,莫如讓人不單聽見,而且看見,甚至讓他感受得到福音的實在和好處,那麼,福音就「自然」會被傳開了。這是福音書的景象,也是初期教會的經驗。

基督徒對病患者的關顧,不但是實在的表達了上帝對人的愛與珍惜,也同時肯定了生命的可貴。透過對病患的關顧,福音成了一個可以轉述和描繪的圖畫。福音書裡,那些傳耶穌醫治、赦免、釋放的人,豈不都成了傳「道」者嗎?如果我們真的是重視「道」,那麼,我們必需對病患的肉身有實在的關顧,而且這不但是別人的,還有我們自己的。

*於2011年1月21日神學生醫院牧關日分享,本文稍有刪節及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