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著就是恩典

  葉振宇 

2009年底,我感到身體有點不妥,但卻沒有任何明顯的病徵。只是在偶然的機會下,我去做了一次身體檢查。就在平安夜那天,驗血報告發現我的血有不正常,從那天開始了我漫長的住院生涯。

醫生告訴我患的是「血癌」,而且還是急性的那種。由於骨髓不斷製造出有問題的細胞,唯一可以治療的方法就是化療。這方法大概有七成機會可以紓解病情,否則就要做骨髓移植。

決定不再祈禱

那時我剛剛才結婚七個月,想不到在這時就要面對這麼大的考驗,自己突然迷失了,好像掉落一片恐慌之中,「死亡」一下子很接近,加上我是個頗為悲觀的人,負面的想法一下子就充斥腦袋。

2009年12月在東區醫院接受了第一次化療後,身體的抵抗力似乎完全被摧毀了,需住在隔離病房,等待骨髓自行重新製造新的血球。住了一個月醫院,經歷了很多艱苦的時刻,發燒、發冷、流血不止等都發生過了,好不容易才捱到可以暫時出院。但那時卻感到前路茫茫沒有出路。因為第一次化療後再抽骨髓檢驗,結果是化療失敗,必須要接受骨髓移植才有痊癒機會。但這又談何容易呢!首先必須找到合適的骨髓,而我身體的壞細胞又需要控制在一定的範圍之內,而且移植骨髓是極其辛苦和危險的,最終亦不一定能夠康復。那時心中起了很多疑問,又想到自己的人生才是剛剛起步,就要受這麼多的苦,開始對上帝有很多的埋怨和惱怒,甚至決定不再祈禱。

深深感到上帝不離不棄

因為身體狀況變化,醫生建議我接受第二次化療,並且化療的藥需要加強。但落藥不到幾小時,體溫已升到40 度,全身出現紅疹,醫生迫於無奈只好替我停藥。當時身體很虛弱,但看見家人和太太不辭勞苦的到醫院照顧我,而身邊的好友及牧者都來關心鼓勵,而教會亦特別在祈禱會為我代禱,那時又深深感到上帝對我不離不棄。

等待骨髓吻合的日子真是不好過,由於親兄弟姊妹的骨髓都與我的不合,所以要再從香港骨髓捐贈者資料庫尋找合適的捐贈者,但找到吻合的相當困難,所以也不敢抱太大的希望。記得有一次,醫生提醒我將自己的病「交俾上帝」,那刻我真的呆了,當下我感到人真是很渺小,就算是醫生也不能保證甚麼。耶穌的說話真的很真實:「誰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上帝才是我真正的出路,所以我重新開始向上帝禱告,求主賜下平安的心。感謝主!從醫生口中知道,香港竟有12 個已登記的捐贈者與我的骨髓吻合,令我暫時鬆一口氣。

作一個病人的角色

去年5 月在等待移植期間,我又要接受另一次化療。這是第三次的化療,醫生怕我支持不住,只是為我安排「老人」劑量的藥。因此最初幾天也沒有太大的辛苦,可是兩個星期之後,白血球急跌,開始發高燒,身體不斷發冷發熱,即使用了抗生素也幫助不大。這時候身體又生了一個瘡,要做手術切除,豈料手術之後才是真正惡夢的開始。因為每天多次要用很長的棉棒放進去清潔,面對每天飲食後如廁的問題,每一天都令我感到痛楚非常。最難過的是自己不能自理,令我想到生命如果只是要面對無盡的痛苦,豈不是沒有意義嗎?那時真的有想過叫人給我一盆炭,在房間了結生命算吧!

相信是主憐憫,在心情最低落的那天晚上,竟然可以連續睡了四小時,讓心情好了一些。後來我想,若上帝安排每一個人都有他的角色,在不同人身上都有不同的計劃,既然我現在被安排作一個病人的角色,豈不是要好好做好自己的本分嗎?在這小小的隔離病房內,雖然只有我一個人,但人在做,天在看,我要見證上帝的愛不被當前的苦難隔絕,就要盡力走完祂安排我走的路。這個信念支撐著我在這艱難中堅持下去,這經歷亦令我更加感受到上帝對我的愛。

活著就是恩典

考驗是一關比一關難過。住了64 天醫院,好不容易白血球才稍微回升,我也終於可以暫時回家。但因身體仍然虛弱,不能再接受化療,醫生叫我在家等候移植骨髓的消息。到了2010年9月,醫院通知我有一位捐贈者,還叫我兩天後入院預備進行移植,但不到24小時又收到醫院通知,那位捐贈者突然因為某些原因不能捐。一下子,心情好像由天堂跌落地獄。究竟我能否可以等到下一位捐贈者呢!

接着更突然又再發燒,死亡的威脅再度來臨似的。還記得那天是中秋節,醫生坦言說沒有甚麼可以為我做,叫我好好的回家過節。當時我跟太太相擁而哭,甚至跟家人一一「道別」,大家都哭了。

接下來我沒有接受任何治療,只是定時覆診和驗血,並且順服地接受上帝為我安排的一切,好好珍惜和享受當下所擁有的。就這樣過了一個月,醫院再次通知我可做移植骨髓的手術。當我到瑪麗醫院見醫生時,他對於我沒有做化療長達六個月之久,卻仍活得如此「健康」也感到驚訝。最後我得到了一個素未謀面的捐贈者的骨髓,在醫院搏鬥了37 天,經歷不同的排斥及副作用,終於可以「痊癒」回家了。在接受移植骨髓後約10個月,我再次回到工作崗位,雖然不知道將來如何,但我會珍惜所擁有的及上帝給我的一切,因為活著就是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