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來的夏天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五月的陽光已經炙得令人不想出外,只想留在有冷氣的地方。但沒有陽光和風雨,樹木不會長大,人也不能強壯,所以不能只躲在清涼的房間,還是要往外處走。

四月底,和院牧們到台灣體會交流,今期的《慈聲》分享了這次行程的體會。啟程前,盧惠銓牧師囑我寫一短文,而他亦借題發揮,在〈為更美的牧養學多一「‧」〉中我們分享了對院牧服務發展的期盼,希望得您留意。

至於近處,值得一提的是最近去了沙田。由於新界東醫院聯網總監已經接納在沙田威爾斯醫院設立「佛教院侍部」,五月就會有一位法師成為「佛教院牧」。雖然在其他主要的大醫院已經開始有「佛教院侍部」,但對威爾斯醫院的基督教院牧,仍是一個新鮮和埋身的課題,因此就特別關心。

雖然「心靈關顧」和「院牧服務」常常讓人想起這是基督教的事工。但我們不能否定其他的宗教和團體也可以按他們的信仰與方式做相同的事情。因為「心靈關顧」及「全人醫治」是醫療的合理訴求;其他宗教和團體要加入也是可以理解。只是以前提到院牧服務,大家都會想到基督教,而將來卻是不同宗教和團體「各展所長」。

過去幾年,我們一直努力院牧專業發展,因而有些人問,院牧注重傳福音和關心病人不就夠了嗎?這些當然重要,但卻是絕對不夠!因為「院牧服務」要觸及的不但是傳福音和探病技巧。倫理的矛盾、神學的分歧,宗教的不同,文化的差異,還有醫療專業的觀點等等,都關係院牧能否實在的「關顧」病人,對於病人的家屬和醫療人員,那就更重要了。

在多元的社會和重視專業的醫院,院牧不可能是溫室的植物,他們必須要抵得住風雨和烈日,才可以茁壯成長,開花結果。但願院牧們在風雨和酷熱的日子,能夠得到您的鼓勵和支持!祝

心如夏日 情似涼風!

您的弟兄
羅杰才
201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