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著軌跡而改進

專訪:屈銘伸行政總監

屈銘伸醫生簡歷:

  • 1989年擔任瑪嘉烈醫院急症室醫生
  • 1990年任瑪麗醫院內科醫生,同時於香港大學醫學院任教
  • 2007年曾任葛量洪醫院署任醫院行政總監
  • 2009年擔任東華三院馮堯敬醫院、麥理浩復康院及大口環根德公爵夫人兒童醫院行政總監,同時兼任港島西醫院聯網病人關係及機構事務發展總監
  • 2011年擔任    廣華醫院及東華三院黃大仙醫院行政總監

■:盧惠銓牧師   □:屈銘伸醫生 整理:梁婉琴

■ 屈醫生,作為一位內科醫生,之前主要負責的都是復康醫院。有人認為全科急症醫院比復康醫院更難管理,而內科醫生亦很難駕馭外科醫生。你認同上述的說法嗎?

□ 首先我會用「相同」與「不同」,而不用「難」與「易」來比較。因為不論是急症醫院,還是復康醫院;不論是內科還是外科醫生,大家的共同目標都是要把病人的負面情況變為正面。但因著病症的性質和病人的需要不同,就要用不同的步伐和方法。急症醫院的節奏無疑會比復康醫院快,但復康醫院卻必須有持之以恆的耐力。其實「快」與「慢」都各有難與易的地方。

基於上述的不同,醫者的性格或會主導他的取態。例如性格較急進,或需要以即時效果作為動力的醫者,可能會選擇當外科醫生。因為手術主宰著病人的生與死、病與癒,絕對需要果斷,更是分秒必爭。相反,若是用藥的內科醫生,他則需要有長遠和慎密的思考,這是對醫者持久力的考驗。

■ 你有豐富的內科醫生臨床經驗,也曾在不同的復康醫院負責行政和管理,來到廣華醫院後,你如何將臨床和管理經驗結合與發揮?

□  過往的臨床經驗讓我更明白醫生的難處和需要,但作為行政總監,我的角色就是要提供資源和適切的支援,讓前線同事發揮得更好,讓病人能得到有效和有質素的治療與照顧。從多年接觸病人的經驗,我明白到每個病人都有獨立思想和行為模式,就以慢性病患者為例,即使病症相同,但服藥的習性都會因人而異。

所以,作為管理者最大的挑戰是如何能夠讓不同思維的人,向著同一個目標前進。或許是臨床的背景和性格使然,處事對人我都不傾向斬釘截鐵,反而著重溝通。因為唯有對話才能促進了解,並引導對方不要只著眼在不同之處,反而看到彼此相同的地方。我現在正努力鋪設一條好的跑道,讓飛機可以安全及理想地升降。其實任何政策若能在推動前先排除阻力,執行時自然會更事半功倍。

■ 廣華醫院是一間傳統的老牌醫院,背後有一個具影響力的東華三院,醫院更是中西兼備,在創新與傳統,中醫與西醫之間,你是如何取其平衡?

□  我十分認同平衡的講法。就中西醫的取態、舊與新的協作、東華三院與醫管局的合     作、舊院與新院的重置等等各方面,都必須要取得平衡。我經常要思考的問題包括:舊的應保留多少?新的又應該行得多遠?當中又應如何取捨。我個人較傾向尊重傳統,因為傳統有其價值和意義,實在不應該隨意摧毀。至於創新,反而要問是否為新而新?我較贊成按著舊有的軌跡而改進,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因我身處的環境有新舊、中西、東華三院和醫管局,所以常常都要扮演著橋樑和游說的角色。但這是創新、造就和改變過程中避免不了的;我會抱著積極和正面的態度來處理彼此之間的互動與交替。

■ 屈醫生提到舊院與新院的重置,在你上任之前醫院已落實重建計劃。現在到了哪一個階段?未來最大的挑戰又是甚麼?

□  廣華醫院重建是由09年開始規劃,我2011年上任時剛得到政府正式撥款,而整個重建工程將歷時十年。現階段仍是前期的準備工作,要把計劃細節一一落實。我相信最大的挑戰是在原址重建的同時,得以確保服務和運作正常。第一期的工程由2016年起計約三年半的時間,其中包括拆樓的調遷和服務的重置安排。因為並沒有任何藍本,我們只能摸著石頭過河。現在還沒有訂出最終的方案,每天都在改進構思,務求達至最好的安排。

面對重建,同事們難免會有「人心惶惶」的感覺,作為管理層就要盡量凝聚同事,一起朝著願景進發。當然,同事的年資和心態都會影響他們的取態,所以更需要讓同事們參與討論;同時要加強透明度,減少猜測和謠言,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有了知情權和參與性,再配合「廣華情」的優良傳統,期望我們能夠上下一心地去面對挑戰。

■ 眾所周知,廣華的中醫服務已有相當歷史,時至今日,中醫在整個醫療服務所扮演的角色也越見明顯;未知在醫院硬件重建的同時,會否對中醫服務有更長遠和具體的發展構思?

□ 東華醫院是東華三院創辦的第一間醫院,原本就是一間中醫院。所以多年來大家都有重建一所中醫院的願景。但在西醫主導的香港,大家都會理解要實現這個願景很難一步到位。今次廣華重建其實是一個機遇。院方得到政府認可,將來在新院會有兩個中醫住院病房,男女各一個。要結合中西醫服務的確有相當難度,因為香港和內地的中西醫法規有著明顯的分別。可以如何合作,或如何相輔相成,必需有長久的測試。相信重建後的中醫住院服務將可為中醫在香港的長遠發展發揮啟動的作用。

■ 上任三年,你有否在廣華作出一些改變(增或減服務、政策),你期望廣華在市民心中是一間怎樣的醫院?

□ 剛才已經提過,我不是一個急進的人,而且我亦沒有帶著一個改革的使命上任。我只希望在自己任內盡量維持廣華醫院的優良傳統和出色的服務。廣華是一間歷史悠久的醫院,慈善形象更是深入民心。但守業比創業更難,特別是醫院不單講求硬件,更需要有軟件的配合,同事之間的合作,服務病人的熱忱都要傳承下去。作為行政總監,我的角色就是要去感染和影響身邊的同事,由管理層開始,繼而一層一層往下推動。我常常形容自己像一個「大使」,有時要催化事情發生,有時則要作潤滑劑,減少矛盾和破壞力。在未來的日子,除了要讓醫院的重建順利開展,我會為醫院現存的專業和管理領導專才能夠延續下一代而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