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看重謙卑和忠心的服侍 – 黃天安

 採寫:梁婉琴  

約黃天安牧師訪問,想到要他從屯門出來聯會,真有點不好意思。靈機一觸,他豈不是報讀了九月開始在聯會進行的晚間證書課程?他一口應承,就安排了上課當日下午訪問。見面的開場白,是我由衷的讚他不斷持續進修。黃牧師說自知認識不足,更要終身學習。聽來輕鬆,卻感受到他的謙卑和對學習的熱誠。

童年的艱苦與自卑

五十年代的中國非常貧窮,出生於廣東省台山縣,黃牧師六歲便隨父母來港,曾在旺角的唐樓與祖母同住,又住過沙田曾大屋;後來一家同住沙田木屋區。父母為了養活八個孩子,也要出外工作。「爸爸在警察宿舍做『大叔』,收入也穩定,但可惜很多時候他都把薪水放在賭枱上,所以每次『出糧』,媽媽都是擔心多過開心,而一家就得過著艱苦的生活!」

那些年貧苦大眾比比皆是,要接受贈醫施藥的人自然也不少。就像其他貧窮家庭一樣,他們也是受惠的一家。從教會得來的包括舊衣服、奶粉、麥米,罐裝牛油等等。教會的物資不單填補了生活所需,神的話也成為了他們家人的生命之糧。他是第三代基督徒,祖母和媽媽很早已信耶穌,所以自小他就喜歡返教會,「雖然那時候仍未真正明白救恩,只感到信教的人很有愛心,但教會也成為我們成長和開心的地方。」

像其他孩子一般,黃牧師喜歡上學,但由於家境清貧,加上哥哥遠比他聰明,成績自然不及哥哥了。所以父母便繼續讓哥哥升學,而他就要留在家中照顧弟妹。當年勞動市場蓬勃,到工廠打工仍是大有機會的,年紀輕輕的黃牧師便開始在一間紗廠工作。之後,在百貨公司寫字樓做過「後生」。從那時開始,他就在日間工作,晚上報讀夜中學,目的就是希望有一天取得會考合格,找一份好的工作。「那時候我有一個很強的信念,就是相信知識可以改變命運,意想不到這個信念竟成為我日後努力發奮和進步的動力。」

不配卻獻身於主

雖然自小生於基督化家庭,且青少年時期亦受浸了;但直到23歲那年,在教會舉辦的夏令會中,他才經歷到自己是真正重生得救。「記得在一個祈禱聚會中,我想到自己原來仍有很多罪,不禁流淚,誠心地求神赦免,且立志追求成長,做一個好基督徒。」之後他積極參與事奉,只是心裡的自卑感仍舊揮之不去。「我很羨慕那些讀大學的弟兄姊妹,覺得自己十分比不上,甚至不敢和他們交深,更從沒想過神會呼召我」。就在之後一年的夏令會獻心會的晚上,講員重申一個信息:人沒有得著福音,靈魂就會滅亡,因此神要呼召更多工人,為他作工。誰願意回應神的呼召呢? 當時,黃牧師站了起來,表示願意回應神的呼召。

不過,之後他的自卑感又作祟,感到自己不配,但神有一天透過保羅的說話提醒他:「神揀選人的準則和人的標準並不一樣,神是按照他的主權而揀選」。當時他心裡想,先完成夜校課程,再認真考慮是否要走蒙召的路。後來在教會和弟兄姊妹的鼓勵下,他最終於1981年以試讀生方式,報讀香港神學院的「宗教教育學士」課程,並於四年內完成有關神學課程,他為著神給他額外的力量和恩典而感恩。

1981年神學畢業後,黃牧師有13年時間在香港宣教會服侍,初期在紅磡,後來轉到大埔堂服侍。「教會同時設有自修室,吸引了不少中學生前來溫習,藉此我們便接觸很多的青少年人,向他們傳福音,帶領他們信主和加入教會。」由於教會有西差會背景,鼓勵夫婦同心事奉,所以同屬港神畢業的師母就和黃牧師一起服侍多年,直到他們的大女兒開始讀幼稚園,師母才離開牧職,在家專心照顧女兒。

順服和願作的心

1990年初黃牧師以走讀生身分在建道進修教牧學碩士,92年他決定放下牧職,全時間在信義宗修讀宗教教育碩士,一方面需要休息,亦希望專注進深裝備,好預備自己再走事奉的下一里路。就在進修期間認識了一位在職進修的院牧,還鼓勵他加入院牧的服侍。聽後,黃牧師開始為此禱告並尋求神的心意。最後黃牧師得到神學院老師的印證和支持,加上他要經常探望患上長期精神病的伯父,並為他施洗,這些經歷也加深了黃牧師對醫院牧場的認識和負擔。

就在那位院牧同學介紹下,黃牧師在1994年加入新界西院牧團隊。由於入職時屯門和博愛醫院都沒有院牧空缺,他只能被安排到青山醫院去,這是他第一個學習順服的功課。「當年我沒有學過探病,也沒有受過CPE訓練,唯有邊探邊學。而且醫院的支援也很缺乏,只能提供禮堂一角作為辦工之用。」雖然面對著種種的限制,但黃牧師仍抱著順服和願作的心,繼續參與青山醫院的服侍。只是他從沒有想過在1997年,就要臨危受命接任主任院牧一職;更沒想過,一當院牧就是21年多。

團隊的交與接

黃牧師形容自己當年接棒的時候是帶著戰戰兢兢的心,但因著他願意承擔,努力學習與人同工,更因他的性格比較隨和,所以和同工們都是合作愉快。他認為發揮團隊恩賜,比表現個人恩賜更重要,「因為大家都是事奉一位主,服侍同一個機構。雖然同工分散在四間不同醫院,也得彼此顧念他院的需要。」除了恆常的同工會,更在每年安排同工生活日,這天大家不談公事,只是休息和相交,藉此加深同工認識和增進彼此關係。

總結多年的服侍,黃牧師再三認定成就事工的非在人,乃在神。「我深深體會神看重的還不是人的能力,而是那份謙卑的態度和忠心。」黃牧師已在今年6月卸下主任院牧一職,現於「義工及復康綜合服務主任」崗位服侍,直至正式退休為止。「我為有合適接班人而感謝神,更盼望團隊上下都能給新的主任院牧更多的鼓勵和支持。」「交與接」都是每個教會或機構會遇上的過程,既沒有一套固定的方程式,但重要的還是「交捧」的能有「放手」的胸襟,而「接捧」的有「承擔」的能力和抱負,這就是一幅很美麗的圖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