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主沒有難成的事—梁盛龍

訪問前與梁院牧先吃簡單午膳,看他選的麵食十分清淡。聽他分享,才知道他的腸胃比較容易不適,所以在飲食上需特別留意。他也許見到我流露關注的眼神,便連忙安慰我,說這根刺自小就在他身上,他接受了,也學會了和它一起。

帶點反叛的那些年

梁院牧生於一個大家庭,共有十兄弟姊妹,排行第八。他的父親是位中醫師,為人忠厚正直,並為貧苦者贈醫施藥。父母親本來生活富足,可惜後來家道中落,一家人的生活變得清貧多了。他和兄姊的年紀相差甚遠,所以從小姊姊就照顧他這位八弟。兩歲那年,他患上腸熱病並大量瀉血,被送到醫院診治,醫生原先說沒有得醫;「還幸我命不該絕,在醫院臥床幾個月後身體終於康復過來,只是行路也得重新學習。」這次重病之後,他的腸胃也自始變得弱了。

十二歲那年,一家人由擠迫的唐樓搬進兩個公屋單位,不單居住的空間多了,他也開始有自己的天地,交朋結友,漸漸成為了經常流連在外的街童。「雖然那些年帶點反叛,感恩卻沒有學壞;其實反叛的背後是要發洩情緒,因為自小就感到被忽略,而且對媽媽更有複雜的感受。」原來他的五姊在嬰孩時因病去世,這個鬱結令到媽媽患上嚴重的精神病,由原本知書識禮變得言語和行為都十分古怪,所以由小學到中學,他都不敢帶同學回家。「年少時不懂體諒,媽媽當年所做的看在我眼內都是錯誤的,但長大後體會媽媽其實是一位慈母,只是用了不恰當的方式來表達對家人的愛。」字裡行間充分表達了他對母親的歉疚和感激。

莫名的空虛由神來填滿

成長背景塑造了梁院牧的性格,即使升上中學後,他仍是內向和缺乏自信。他努力讀書,希望藉優異的成績得到認同和肯定自我的價值。第一次中學會考的成績未能讓他升上預科,重讀夜校一年雖然可以入讀預科,卻感到十分吃力,轉念不如學習一技之長,於是報讀了牙科技工。「一來我對醫療服務的工作較有興趣,不過更大的原因是我喜歡穩定的工作和收入,所以感到政府工應該最適合自己。」可惜事與願違,當他畢業時卻是行業式微之際,他知道需要另覓工作。

1987年葵涌醫院招收精神科護士學生,由於母親深受精神病困擾多年,他倒想認識更多,幫助母親之餘也能服務其他精神病者。受訓畢業一年後,他被派到青山醫院工作,「當年病房擠迫已不在話下,衛生環境更是十分惡劣,但我都是抱著正面的態度工作,而且對精神病者有著從神而來的憐愛之心。」原來在學護時期有幾位熱心的同學帶他參加基督徒小組,其中一位更是剛開始發展感情的女朋友。「雖然我偏向理性思維,但接觸信仰後對成長和自我價值多了認識及反思,並體會內心有一份莫名的空虛感需要由神來填滿。」就在一次佈道會中,他決志信主,繼而受浸。

從害怕轉變到走出安舒區

梁院牧畢業後結婚,和太太繼續一起在醫院工作,在教會又投入團契生活,熱心事奉。不過,多年工作和照顧母親的壓力不知不覺間令他的體力和精神狀態走向下坡,終於在2002年夏天,有一天他在工作中突然感到腹部抽痛,甚而暈倒。原來長期的精神壓力已令他精神衰弱,由於身心軟弱,又經常腹瀉,往後幾年他要再三調節工作和生活的節奏,並透過中藥調理,還加上妻子的悉心照料,身體才開始漸漸康復過來。這段日子使他進深思考人生的下一里路。「起初我求神醫治,若我能盡快康復便會更努力服侍祂。但漸漸地,神叫我思考更長遠的擺上,也就是全時間的服侍。」

這個催迫一直揮之不去,當他和醫院院牧部的黃牧師分享後,黃牧師鼓勵他報讀神學院的課程,進深認識自己和尋求神的帶領。於是他在伯特利神學院修讀了一年的CPE課程,透過整合生命成長和過往經歷,最後他確認並回應了神的呼召,告別二十年的護士生涯,於2007年入讀伯神接受裝備。適應學習之餘,為了節省金錢和操練過樸實刻苦的生活,他和太太也在住屋和生活上作出調整。「我從來都害怕轉變,更不想走出安舒區,但感恩神一而再,再而三的幫助我超越了個人的限制。」畢業後,他重返醫院服侍,不過身分不再是護士,而是院牧。

學習成為一個僕人領袖

原來梁院牧以基督徒團契職員身分擔任新界西事委委員多年,所以彼此並不陌生。梁院牧於2010年入職時,被派駐青山醫院並擔任院牧主管。「雖說舊地重遊,不少同事仍然把我看為護士;所以頭幾年自己都要努力調校角色,尤其是探病時盡量避免用上護士的調子。」幾年後,他又因應團隊的需要而擔任助理主任,在屯門院牧室處理行政事務,同時兼顧青山醫院的探訪工作。隨著前主任院牧計劃退休,梁院牧於2015年中就開始承接帶領的棒子。「十分感恩有這個過度的安排,讓我能逐步適應和學習,神實在知道我的限制,並再一次經歷萬事都互相效力。」梁院牧既有願作的心,神也喜悅和成就了。

不過,梁院牧再三強調現在才是挑戰的開始,因為新界西是個大團隊,事工範圍闊,單是發展已不容易,協調就更需要智慧。而對於人事管理,他認同是更大的學習。「我們每個都有不同的性格特質,需要努力的磨合。我十分看重關係,亦盼望建立—個在靈裡同心同行的隊工。」合一的團隊需要耕耘,更需要彼此服侍。梁院牧期望自己能夠發揮「僕人領袖」的角色,並學習在溫柔中果斷,在謙遜中剛強。他現在有八成的時間需要處理行政工作,所以更加珍惜探病的機會。「這是個神聖的召命,因為我們都是代表著神,去到身體和心靈軟弱的病人旁邊,聆聽和同理他們,更是給予安慰和盼望。」雖然任重道遠,考驗不斷,但梁院牧深信靠主沒有難成的事,並期盼能夠早日如鷹一樣,展翅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