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烙印

 黃恩約 大埔區院牧事工委員會 

去年某天與太太在家居附近散步,看見山邊上面的樹木和花兒很美,便快步跑上樓梯想拍張照片,豈料跑至樓梯中間,不知怎的向前仆倒,全人伏地。我立即起身,還以為自己沒甚麼大礙,安坐在梯級中間稍作休息。有一對年青夫婦見狀便上前來看看,那位男士形容我的情況非常嚴重,因見我的肉裂開了,於是隨即召喚救護車;後來亦有一對年長夫婦上前來關心,那位太太原來是退休護士,還教我怎樣按著傷處。

救護員到達後,為我施行初步護理,便把我送到醫院。由仆倒至入急症室,太太都陪伴在側,我心裡很平靜,默默倚靠神。等了良久,終於得進入手術室,醫生說傷得都很嚴重,平時見這樣的傷者縫四針便可,但我要縫七針。手術室的冰冷感覺,加上醫生的話,真的教我心寒,只有心裡全程禱告。手術過後,隨醫生步出門外,聽見他對著另一位醫生邊行邊說:「剛才病例,真的未見過跌倒要縫這麼多針!」

往後數月,我需前往政府診所洗傷口、拆線、打針,都得到醫護人員悉心的照護,及至今年四月打完最後一支破傷風針,時間整整超過一年。在治療過程中,每天要小心傷口,每次崇拜講道、探訪、主領聚會也要戴著口罩;吃東西、講說話不宜太用力,實為不易與不便。但很感恩傷口在鼻孔與嘴唇中間,只是鼻樑少許擦損,面部少許瘀痛,也無傷及面部其他位置。

這段日子,很多親友、本地及海外教會肢體們不時的關心代求、支持安慰,給我帶來無限的恩典、欣慰和祝福。真的感受到「與喜樂的人要同樂;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神竟這樣憐憫、眷顧、醫治這小子!神動了善工,也差派很多天使在我身邊服侍!往後的日子,我也當顧念自己的體能,宜作適量的運動和休息,面部的疤痕提醒自己走路必須謹慎,留意並數算主恩,更多關切身邊有需要扶持的人,更深經歷神的同在、塑造與雕琢,心中常存這愛的烙印!

感謝神恩領自己過往三十多年有機會參與不同的院牧事委會,見證著院牧們滿有愛心、智慧及不辭勞苦的付出和服侍。過往與不同院牧一起前往探望病者,關懷他們的全人需要,分享福音,從旁得見院牧們的言談和智慧,使我獲益不淺。這次親身的經歷,更使我認定院牧事工不容忽視。祈盼因著這神聖的服侍,讓病者、家屬及醫護人員每天都得經歷上主的賜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