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能療癒

全球暖化,今年夏季世界各大城市都有出現破記錄的高溫,香港也不例外,天氣十分酷熱。但相比社會上的氣候,後者更感翳焗、納悶;擔憂之餘,更想早日看見緩解之路。儘管平日不問政事甚或世事,相信也沒有一個香港人能獨善其身而不被觸動及受到影響。以往醫護人員極少被捲入政事之中,今次也不能倖免,使原本已經面對沈重工作壓力的醫護群體,此時此刻還要揹起多一個「包袱」。

打從政事上的分歧,漸漸發展到官民之間、群體之間、家庭成員之間、人際之間,甚或個人核心價值之間的撕裂,傷口不但未見好轉,還教人擔心事態發展下去,會出現更大的極化、更具殺傷力的暴念、暴言與暴行嗎?我們在淌血、淌淚的傷口,怎能療癒?

在這趟社會風暴裡,有人和平的行出來,有人動手、動腳,也有人動武;有人透過文字、各式各樣的媒體、網絡社交平台發放資訊及個人見解;與此同時,有更多的人不知怎樣回應,或明白不宜衝動亂作回應,或選擇保持緘默不作回應。但相信愛護這城市的每個人,心底裡都是很難受的!部分評論把近日社會上發生的事,與近代歷史裡一些革命作比較。原來回到基本,歷史是我們的老師,歷史自有評價;當我們以為「人」可塑造歷史,倒頭來才曉得「上主」才是掌管歷史。

前陣子,因有機會參與院牧服務宣傳短片的拍攝工作,作為一個門外漢,其中最深刻的體會之一,原來剪接真的可以把原材料併合成不一樣的製成品。導演的取向主導了選材、佈局鋪排及音效調校,最終出現在眼前的作品,其實只是所有實景的一小部分,卻非全部。面對今次的社會風暴,我們每一個都是導演與剪接師,同時也受著不同的導演與剪接師所影響。當我們以為自己在現場,所看見的就是事實的全部時,其實還有更多我們看不見的現場。每個導演都按其理解拍下鏡頭,每個剪接師透過剪接技術,把導演最想表達的信息呈現觀眾眼前。可是,沒有人可拍下所有事實,更沒有導演與剪接師能綜觀所有角度的。

當年,人以為耶穌會掀起一場怎樣的革命?結果祂倒掀起了另一場怎樣的革命?祂用了甚麼方法來完成這場革命?置身此地,促使我繼續反思耶穌的身教與言教。讓我們一起守望、記念這城市!

您的弟兄
盧惠銓
2019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