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床牧關天職份

 高家餘 

自一九九六年八月從多倫多回港在富善崇真堂牧會,除處理堂務及牧養會眾外,我也頻繁地進出醫院探訪在病患中的肢體及他/她們的家屬、朋友,給予關懷、慰問並有機會傳福音。一生愛主的A婆婆離世前被癌病摧殘得不像人形,多番祈求主早些接她回天家;如花似玉的B姊妹剛從護士學校畢業,發現腦生瘤,影響身體不能站立,她不甘心並質問神,「為甚麼是我?」。在那一刻,我霍然體會人生命的軟弱,自己所受的神學訓練和宣教經驗都不足使我作好的牧者,從她的家人的失望和悲哀感到「當我所愛的人病了」這擔子實在不容易負呢!剛踏入中年的C先生在工作中暈倒,同樣地被診斷為腦生瘤,經他的女兒轉介,多番探訪、慰問,他願意信靠主耶穌,亦接受了滴禮,郤於始電療時,因心臟不支,猝然離世。家人悲痛萬分,當時我實在強烈地感受到自己很「窩囊」,不懂得如何處理哀傷離痛。這些經歷多次多番勾起內心的感觸,也想起多年前陪伴患癌的父親最後一程的經歷;我感到自己在體恤別人,同情共感的情操不足夠,特別在面對死亡,病人告別人生的那一刻,我內心是有莫名的懼怕;很多時候我問自己是否因為職份上的責任,加上一點點的宗教情操和傳福音的使命,驅策我去探訪病人。為了加強自己探病的技巧,我報讀了那打素醫院的臨床牧關教育(C.P.E).延伸課程。自此,從一九九八年九月始,我踏上了臨床牧關事奉的路。

開課之後,我才發覺C.P.E.是相當具挑戰性和要求高的,課程強調自我覺習的動機,我要為自己定下學習的目標、學習的方法和評估。我需要學習首先開放自己,廣泛地並深切地發掘內心世界,包括心、性、意、靈各方的光明面和黑暗面,亦同時正面去處理個人情緒,使我在個人成長有很大的突破;再者,透過與人接觸交往,包括病人、同學、導師等,相互交流砥礪,我發掘了很多嶄新的途徑。使我認知自己的本體,建立己與己、己與人、己與神和好的關係,並能在與人相處,相互平等的交往中更深體會主耶穌道成肉身的牧養模式的真諦。

我得到栽培,學到了較好的技巧去聆聽和回應,加強了同理心,更敏銳別人真正和迫切的需要和心靈評估。因為在C.P.E.學習中強調度身訂造,為病人提供適切的關顧和福音信息,合宜的聖經話語去安慰他/她們,另一方面,我更清楚自己是傳道人,也是一個人,我的成長經驗、價值取向、主觀直覺都會使我判斷批評別人,從而影響了我作為一個牧養關顧者的素質。為了發展一套屬於我自己獨特的牧養理念和技巧,我接受了督導湯姑娘的鼓勵和挑戰,於一九九九年九月到美國三藩市加州太平洋醫療中心去接受更全面的臨床牧關訓練。

整整一年,從產房到寧養院,看到初生便夭折的嬰孩,久延殘喘的癡呆老人;在急症室遇到猝然心臟病發的遊客家屬,在深切治療房(ICU)為那精神崩潰的新移民遺孀作輔導、翻繹;在骨科康復中心多番歡然送別病人出院,在癌症病房為年輕俊男和他的未婚妻主持婚禮,隔週在精神科中心帶領小組,也多番領會,施餐和主持安息禮拜,種種經歷都堅立我面對生命,真真實實的生命。最寶貴的是我從院牧督導Laurie身上看到一位深曉「全人醫治」藝術的牧者,她沒有用說教的方式去探病人,卻是從病人的感受開始,藉著聆聽和適切的回應、引導,使病人從情緒低落其至是絕望中慢慢地走出來;她也有自己一套的、獨特的禱告治療法,以合宜的手部接觸和身體語言,鼓勵病人、關心病人,使病人認識人的有限,需要投靠偉大的主,同時也使病人對自己的生命重拾自尊,學習正視生命的短暫,從而把握現今的機會活得更精彩、更有意義。

今天我參與九龍醫院的院牧事奉差不多一年了,是天父的心意,是父神的呼召、栽培、引領和差遣,是主加給我事奉的恩賜,使用我因應不同人的需要而以不同的牧養關顧方式服侍別人,同時將福音傳給正在危機中的人,搶救病人的靈魂,在有限的資源和人手中,把握機會去關心每一位病人心靈的需要。願神親自堅立我手所作的工。正是:

臨床牧關天職份,仰望慈愛聖父神;
全心傚法主基督,道成肉身進人群。
仗賴聖靈大能力,謙卑服侍傳福音;
睏倦心靈家安慰,得救誠然乃主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