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活結

 林蔚麗 

「化驗報告顯示,你身上的癌細胞是屬於最惡的一種,所以你需要接受化療和電療。」原來,我的生命危在旦夕。全能全知的神行了一個神蹟,讓我及早發現身上的惡腫瘤,不讓它擴散,神救了我的性命,脫離了死亡。

一九九八年八月二十三日的一個星期日,是我一生也不能忘記的。那天晚上,我在洗澡的時候不尋常地唱起詩歌來(這絕對不是我的習慣):「天邊飛雁不耕不收,我父仍將牠保守,可知你何等貴重,天父必保守……雖遭風浪不須驚慌,我父洪恩一一擔當,必使狂風變平靜,天父必保守。」當唱到最後一句的時候,很奇怪,手指尖突然摸到胸部的某位置,並察覺到似有一小硬塊。「天父必保守」,立時心知不妙,恐懼襲人而來。向來健康的我,從沒有想過要面臨死亡,但就在這一剎那間,死亡是何等真實和接近!我馬上呼求神:「神啊,求禰救我,我不想死!」

星期三,到醫院抽組織化驗,尚未有結果,內心已知道這次一定有事。但神已應許祂必保守!可是,畢竟是凡人,聞癌色變,罹患癌病能否全康復?治療後會否一生仍免不了活在復發的陰影下?頓時,整個世界都變得灰暗。一個星期前,我莫名奇妙地將過往數年所搜集的詩歌趕緊的抄錄和剪貼整齊在一本橫格本內,拿起「詩歌集」頌唱其中一首:「親愛的聖靈,再次觸摸我,禰大能充滿我,滿足我需要。祇有禰可醫治我,可一生都堅固我。親愛的聖靈,再次觸摸我」。忽然,有一事使我十分驚訝,我竟將「堅固」錯寫為「醫治」,「可一生都醫治我」。後來重新仔細檢查詩集中六十多首詩歌,只有一個抄寫錯誤。神啊,禰是何等體恤我的軟弱!

星期五晚上,心情十分沉重,缺席小組留在家裏。七時多,電話響起了,醫院護士來電說報告有事,要儘快回醫院覆診。等待已久的結果終於被證實了,傷心、無奈、恐懼……忽然,腦海裏出現了一節聖經:「我拿甚麼報答耶和華向我所賜的一切厚恩?」(詩篇一一六:十二)我將整篇詩篇重複讀了數遍,詩篇成為我的禱告、我的呼求。「死亡的繩索纏繞我,陰間的痛苦抓住我,我遭遇患難愁苦。那時,我便求告耶和華的名,說:耶和華啊,求禰救我的靈魂……我的心哪!你要仍歸安樂,因為耶和華用厚恩待你……」神啊!得醫治,這豈只是我的心意而不是禰的旨意麼?

星期六早上,當我醒來,媽媽告訴我她剛才的一個經歷。她已屆八十,三個月前受洗,和我無所不談,她已知道我的病情,十分傷心,我也很難過,要媽媽替我擔心和操勞。媽媽說:「今早,當我如常拿起那條十字架的項鏈配戴時,看見紅繩上打了一個結,於是,找來『老花』眼鏡,慢慢地將結解開。當結解開後,心中突然有一個想法:『阿麗今次所遭遇的困難,將會像一個「活結」一樣能打開,不是一個「死結」。』」媽媽得著了神親自的安慰。

「天父必保守」這並不表示我能免去手術、化療和電療的煎熬,每次接受化療前的惶恐,和化療帶給身體的不適,真非筆墨所能形容,但是神親自領我經過。化療期間,傷口長出一小個硬塊,令我異常震驚,經手術割除,化驗證實是良性的。療程完成一年後,因痰有血,也曾懷疑患上鼻咽癌。接著是一連串的檢查、等候、取細胞化驗,最後有驚無險。每次當我落在復發的恐懼中時,只有不住的禱告,緊緊握著神的應許。神的信實帶給我無比的安慰,祈禱讓我得著出人意外的平安。

能活著並不是必然的,對我而言那更是,我感激神重新賜予我生命。我現在每天放開懷抱,快樂地生活,享受神所賜的每一天,珍惜與家人、朋友在一起,不為明天而憂慮。我也以過來人的身份在癌症病人資源中心接觸新症病人,並參與醫院院牧探訪的服侍,關懷癌症病人,分享神的愛。

我拿甚麼報答耶和華
向我所賜的一切厚恩?──
我要舉起救恩的杯,
稱揚耶和華的名。
我要在祂眾民面前向耶和華還我的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