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醫者之路

 鍾志平 

孩童時代的我,和大部份的小孩子都差不多,上學讀書考試,無憂無慮,並沒有想過將來真的要作甚麼工作。然而碰巧我的生日與孫中山先生是相同的,因此不禁心裏有些憧憬,就算沒有他那的偉績,或會像他當上一位醫生吧!加上那時身體多病,還記得母親常帶我去看西醫,現在回想那時家裏的收入並不很多,可見舐犢之情何等的深!

到了中學階段,曾渴想將來要作一位傑出的科學家,但不知何時「醫生」這個名詞再次浮現在我的腦海中,或者因為覺得醫生可以幫助別人吧!那時還曾往香港大學醫學院面試,那些教授也問過我為甚麼要報讀醫科,但是已記不起那時自己說了些甚麼,依稀以為作醫生可以幫助別人吧!

意外的公開試成績,把我帶進這間香港的最高學府,也讓我在五年的醫學生艱苦的歲月裏,慢慢認識到作醫生究竟是甚麼一回事。那時初信主的我,很快便認識到一群認真追求和事奉主的基督徒。他們有些是已畢業了的醫生,有些則是高班的醫科生或牙科生,都是自己在百忙之中抽空來事奉我們這班師弟妹們。

長期的讀書考試生活讓我學會要倚靠主,並從祂那裏得著力量平安喜樂,並且「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要閱讀多少書本和筆記纔足夠呢?這確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然而很多基督徒同學們也有掙扎,就是返教會、查經、傳福音……等,會叫他們更少時間溫書,理應如何抉擇,是否考好成績才能榮耀神?還是「專心尋求神,一心倚靠祂?」

還記得有一首詩歌,名叫「選擇由我」,它確實是我們作基督徒的寫照。我們信主之後,如何作一個基督徒來彰顯基督,神給予我們絕大的自由。「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林前十:二十三)並且我們的一舉一動,是有「新生的樣式」(羅六:四)?這不獨與我們將來得甚麼賞賜有關,也影響到旁人怎樣看基督教的信仰。真的,別人不祇聽你所信的是甚麼,他們更會「看」你活出是甚麼。我們的生活有否發出基督的香氣呢?

然而,在工作上有好見證有時不容易,特別在今天繁忙的醫院環境裏,人與人之間最缺少的可能就是「時間與愛心」。要完成好像做不完的工作,惟有加快步伐,或是先處理較緊急的事情,一些次要的事或要求,惟有待有空才去做。再者,要保持平和的心情有時也會遇上困難,特別是碰上一些不合作或不講理的病人或家屬,委實需要主耶穌加添力量和智慧。

雖然如此,當偶爾願意付出多一些給身邊的人時,就會收到一些意外的收穫。曾經有一位患上血癌的少年人,當他初入住我工作的病房時,脾氣十分之差,又經常向他母親惡言相對,但他母親卻仍千依百順,還不時詢問他病情的進展。當我們專注醫治他身上的病時,其實他心靈上的病更加需要被醫治。於是開始在空餘時和他傾談,並轉介院牧去探訪他,又嘗試安慰和鼓勵他的母親。後來他信了主,生命開始改變,對母親的態度也轉好了。雖然他最終因病離世,但在他的喪禮中(用基督教儀式),牧師竟也多謝了我這個小小的醫生,他的父母後來開始返教會呢!

這些喜樂確是最大的獎賞,遠勝金錢或工作上的成就所能代替。主耶穌說:「無論何人,因為門徒的名,只把一杯涼水給這小子裏的一個喝,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人不能不得賞賜。」(太十:四十二)

「醫生」這個名詞在教會圈子好像特別崇高,也受人歡迎,其實他和每一個信徒都是一樣,都是主耶穌用重價把我們這些罪人買贖過來。他同樣要肩負主耶穌給我們的使命,但他同樣有軟弱和需要別人關心時候。在醫護界工作弟兄姊妹們都知道要有穩定的聚會或屬靈追求並不容易,所面對的問題又不是別人容易理解的。因此,醫院裏的團契或是教會裏的醫護小組之類的聚會,都能在某程度上給予一些幫助。但我們不要忘記神把我們放在這崗位上,是有祂美意的。「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帖四:十四)「誰領你到這裏來,你在這裏作甚麼,你在這裏得甚麼?」(士十八:三)

今天,無論我們身在那裏,我們是否清楚神給予我們異象?我們又是否忠心地在神的家裏事奉?我們每人只能活一次,但願當我們將來在天家見主面時,能得著榮耀的冠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