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甚麼題材,比生命更吸引?

每年的六月初,都會到南京出席一些受資助大學生的畢業禮。這是一個叫「薪火工程」的項目,今年是第十年。「薪火」其實就蘊含「相傳」的意思。過去十年,不少畢業生受到資助者的感染,生活態度和人生追求都起了很大的變化。每年聽畢業同學的分享,看回校重聚舊同學的表現,內心都有一份欣喜和實在的感覺。

同行的一位資助者送我兩本書,都是中大陳瑞燕教授的著作,書沒有給我甚麼希奇,但書上一印章「中國崇山少林禪武醫慈善基金」,卻引起我的好奇,再經他介紹,因而對陳瑞燕和釋德建的名字有了印象。回港後,在報章又看到關於他們的報導,而香港電台的《功夫傳奇》更有專輯介紹釋德建和禪武醫。我不由得想,佛教可能會藉着禪武醫帶來不容忽視的影響。因為這和別的強身醫學不同,從醫入門,以禪登岸,正好結合了今生和來世所求,這是何等具有吸引力呢?況且還有少林寺的吸引和陳瑞燕這樣滿有真誠和經歷的學者大力支持!

以醫弘道,從來都是最直接而且是最有效的方式。因為這不單能示人以力(功力、能力),更能示人以愛。作為基督徒,我們應當認識,就連主耶穌也是這樣「傳天國的褔音,醫治百姓各樣的病症。」(太4:23-25)

八年前,曾經和一眾醫護與院牧到台灣考察院牧服務。行程除了探訪基督教醫院,也專程到花蓮的慈濟會,並參觀他們所主辦的醫學院。參觀過後,同行中沒有一個人不驚訝和佩服他們透過醫學院闡示對生命的尊重與熱誠。當時就有人說:「台灣的醫院可能會成為佛教傳道的基地了,而台灣社會,亦可能因而漸漸被佛教轉化。」不知這話是否在應驗之中?

若然佛教徒都明白以醫弘道的重要性。作為基督徒,我們又有否認識到以醫弘道的重要性和效用性?我不敢藉此標榜院牧服務的重要性,但卻不能不指出,醫院與病人,正是每一個傳道者,無論是牧師或是信徒,都不應忽視的。

有人以為在21世紀,能利用資訊科技的,就能掌握有效傳播,所以不少教會、機構也投資在那些高科技器材上。然而,真正能用以載「道」的,不是器材,而是生命。因為器材易得,題材才難求。試問,又有甚麼地方,比醫院有更多的題材?又有甚麼題材,比生命更能吸引人?難怪當主耶穌不斷去醫治病人時,「祂的名聲就傳遍了……許多人來跟着祂。」(太4:24-25)院牧,也只是跟着耶穌的腳踪而行。 願

健康、進步!

你的弟兄
羅杰才
2010年7月

後記:院牧聯會的財赤,得各位代禱記念和奉獻支持,現已有紓緩。不敷由40多萬減至20多萬。願主報答每一位關心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