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養別人先要牧養自己

 鍾浩然 院牧聯會與香港浸信會醫院合辦夏季神學生CPE課程學員  

在學院修分的要求、教會牧者強烈的鼓勵,以及曾參與CPE課程的學長的推介下,基本上報讀這課程已經是沒有懸念的。其實,打從自己的心底裡也有一份渴望,就是可以藉著這次課程去重新整理自己的個人生命,並為自己將要進入牧職而作好準備。因此,在這種既顧及「實質需要」,亦顧及「內在需要」的情況下,我最終選擇在去年暑期報讀這個為神學生而設的CPE課程。

一如所料,督導和院牧在面試的時候,各自提出了層出不窮的「難題」去考驗自己對修讀CPE課程的預備及決心。事實上,對於做足準備功夫的自己而言,自覺在回答上尚算不俗,但當督導問到自己如何能同時平衡課程及堂會實習的問題時,我感到極大的挑戰。因為對於一個不懂得「拒絕別人」(“say no”)的人而言,不難想像在堂會實習期間,自己只會不斷答應協助更多的事奉。奇妙地,當時我有一份感動,要為這次課程作出一個承諾,那就是必須為這次課程預留足夠時間與空間進行反思及整理。從那時起,我感到自己的生命已經在這次面試的過程中開始被攪動。

不過,感動還感動,當自己需要真正兼顧CPE課程及堂會實習的時候,確實有點吃力,以致自己在課程初期有點抽離、退縮,甚至只想普普通通地完成這次課程。但一次個案研討的經歷,卻成為自己一個重要的轉捩點。在自己的逐字報告內容中,我發現病人原來已經準備好敞開他的內心與我分享,但我因自身的限制,卻未能承載病人當時在情感和心靈上的需要。那時候,我感到非常扎心和難過,因為自己彷彿拒絕了病人的求助。然而,這種「痛」的感覺卻再次喚醒了自己對牧養對象的那份愛和重視,同時也讓自己那個因成長經驗所影響而阻塞了的「情感感應器(sensor)」被重新啟動。

事實上,經過在CPE課程中對自己的拆解和整理,我辨識到要去觸及情感,對自己而言原來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我有多年因害怕被傷害和被拒絕,而沒有勇氣去觸碰自己的情感世界,更遑論要照顧自己身心靈的需要。課程期間,每當我進入自己的感受時,我就會發現自己內裡充滿由原生家庭和成長經驗所引發的無奈和被迫。面對這種景況,我心裡感到疲乏,而生命也像失去了動力。記得每當督導鼓勵我要先照顧自己身心靈的需要時,我都會感觸落淚,因為對我而言,愛人雖難,但愛自己或許更難。在課程中,透過不斷的破碎及重整,我理解和明白到適切照顧自己身心靈的重要。因為當我被主呼召去牧養別人的同時,更重要的是先要牧養自己。借用督導常常提醒我們的一句說話:「我們的『所是』(being)是怎樣,我們的牧養也會怎樣。」說到底,我渴望自己能夠成為一個健康平衡的牧者,所以我會學習關顧自己的需要,以致自己能更成熟地去牧養上帝所託付自己的生命。

能令我有以上覺悟和體會,全賴上帝為我度身預備了豐富的「人力」資源。首先是我的督導,感恩自己在課程中能與她建立了一份既互信又進深的關係,而這份關係的強度是自己在參與這個課程之前從來沒想過的。在課程中,每當我想作出改變但又感到無力時,督導都會給予我正面的鼓勵及適切的建議,以致我能有力氣及方向去處理自己在成長上的問題。此外,當自己遇到情緒問題及困擾時,督導也會協助我疏導自己的負面情緒,以致我能按自己的進度,一步一步地向著預先所訂立的學習目標繼續進發。

其次就是我的同儕,與他們之間的相處確實充滿張力,當中有眼淚,也有磨合的地方;但與他們相處的過程中,我發現自己是一個渴望與人建立深入關係的人,而這種渴望就成為我想作出改變的一種原動力。正因如此,我有勇氣嘗試去作出改變。雖然改變的時候會感到不自然、恐懼、甚至不安,而且在過程中還需要花上更大的力氣,提升心靈的強度實踐一些以往自己害怕去做的行動;然而,同儕對自己所作出的轉變和調整的肯定,讓我在與人建立深入關係上,變得更有動力和信心。
最後,我要由衷地感謝自己在課程中所付出的努力、認真和眼淚。或許我未必能在短短十一個星期內,完全處理自己在原生家庭和成長經驗上所帶來的傷害和問題(相信也是不可能的),但我深信在這次課程中所經歷的每一點、每一滴,卻會成為自己日後在牧職上重要的提醒及寶貴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