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病還有心藥醫

 陳慕賢 

二○○二年六月中,身在外地旅行的我,接到從香港來的長途電話:「阿媽突然心臟病發,現在正在深切治療部搶救……」

一直以來母親都因心瓣窄而出現心律不齊的症狀,再加上她曾因身體的其他毛病而接受幾次大手術,她的體質都是比較差。因為她已經是「不煙不酒」,吃的食物也很清淡,大家還以為她的心臟不會出現大問題,但人算卻不如神算,一切都在意料之外發生。

母親病發的那一天,她購物回家後,感到胸口疼痛及呼吸困難,那天剛巧哥哥在家。感謝神!因為平日只有母親,或父母在家。哥哥見到她的狀況在幾分鐘內急劇轉差,便立刻叫救護車把母親送進醫院,醫護人員隨即把她推進深切治療室。進了醫院不久,醫生說母親有中風的跡象,家人便馬上通知在遠方的我回港。

遠在天邊,真的體會人的限制,心裏萬分的著急與無助。那一刻,腦海中只想到要禱告那掌管生命的主。丈夫與導遊安排回港的事,我便致電回港請弟兄姊妹迫切地禱告,最重要的是聯絡在醫院當院牧的同學,請她立即探訪母親。一方面安撫我的家人,另一方面可以向母親傳福音。雖然母親以前也聽過不少,但因為種種原因,她一直都不肯相信。

神愛世人,祂真的用祂大能的手拯救了母親。祂不但使她的心臟病穩定下來,更將祂的救恩賜給母親,使她身心靈同時得到醫治。感謝神!也同時感謝當日探訪母親的黃姑娘和為我們一家祈禱的代禱勇士,並深切治療部的醫生和護士們,神使用他們美好的配搭,成就祂極大極美的恩典。

母親住院的兩個月中,我和丈夫每天和她禱告並讀聖經,希望她在神裏面的信心能夠堅穩。那時母親在重病之後的陰影下,仍然充滿恐懼,對自己失去自信,與她以往的自信和萬事都一力承擔的性格完全兩樣。出院後她被接到我們的家裏,日間由姐姐及嫂嫂照顧,晚間就由我和丈夫負責。起初她仍然不敢相信自己可以逐漸康復過來,甚至可以步行,因為在醫院時她只能勉強行兩三步,即使出院一段時間,她也只能以輪椅代步。

在醫院的後期,社工建議我們可以為她安排入住一些老人的日間院舍,以減輕照顧她的壓力和時間,也好讓老人家在專業人員照料下適應新生活,不過輪候的人很多,可能要排一段較長的時間。很奇妙,母親出院不足兩個月後,已被安排入住區內一間日間護理安老中心,有些人還問我是否有熟人「打點」,所以那麼快就能夠入住,我說:「那不是人,乃是我們所信的神為母親預備的。」初時母親也會被一些傳統觀念影響,覺得入住這些護老中心是淒涼孤苦的。所以我們特別要求中心讓她實地觀察環境後,才決定是否接受這項服務。當她看到那裏的工作人員的友善關懷,地方整潔,安排妥善,就很樂意到護理中心了。

如今距離母親病發到康復已經一年,今天的她在別人陪伴下已經活動自如了。雖然不可太多、太快、太急。但每天早上,母親會起床讀聖經及做少許運動,然後乘車往日間護理中心上學,有時會出席由中心安排的戶外活動,更認識不少新朋友。每四至六星期往醫院覆診,期間雖然也試過因心臟不適而進出醫院,但大致上她的病情是相當穩定,她也再沒有那份惶恐不安。

記得在深切治療室期間,曾有醫護人員告訴母親:「妳的命是撿回來的,妳要多珍惜啊!」我卻說她的生命是神親自撿回來的,祂用恩典的手把她醫治,用大能的福音作藥,將她從死裏拯救出來,使她能享受在主裏面的平靜、安穩,願將一切榮耀頌讚都歸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