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種操練

 許秀蘭 

約三四年前,我開始參與了教會推動的醫院佈道事工,每月有兩次到聯合醫院做床邊佈道的工作,這樣的操練對於自己實踐耶穌基督大使命有著一定的助力。於我來說,床邊佈道、街頭佈道或洗樓式的佈道並沒有多大的分別,當然對象是不同的,而他們也會有不同的需要,但若從操練佈道心志和經歷聖靈工作來看,則完全是一樣的。

信主十四年,很明白傳福音的重要和需要,但有時候肉體和心靈的軟弱卻不容易克勝呢!多少次在準備出發往醫院的日子,總有許多掙扎和藉口在心內盤旋,好不容易才踏上往醫院的路和交通工具。想起我們隊伍中的老人家,他們大部份是七老八十,但他們卻熱切得多,每到出隊的日子,他們會預先打點好家中的一切,安排時間,或坐車或走路,到時到候的便會出現。雖然他們並沒有受多少教育,也算不上甚麼社會精英份子,但每每想起他們那份熱誠實在叫自己感到羞愧,也成為自己的榜樣和動力。

走到病房,有時好像打游擊戰一樣,不知道那個病人有甚麼反應,不知道能否成功地向一位病人講述完整的福音,每次都帶著顫憟的心情進入病房,面對著病人有好奇的眼神、有不理不睬的表情、有熱切期望的眼光,病人家屬奇異的張望時,有時真感到很不舒服和不知所措,就這樣,每次都是硬著頭皮的打開話匣子,擠出笑容說聲:「你好!我係院牧事工的義工,來探望這裏的病人……」直到他們以一聲「你好!」、「多謝!」或「你地真係有心!」作出正面的回應時,才鬆下一口氣來。每次就是這樣顫顫驚驚地開始床邊佈道的工作了。

佈道過程有甜有苦,但一般的反應並不積極,當被拒絕的時候有時亦會感到很尷尬,然而當我想到他們所拒絕的是主耶穌和祂的福音時,我心裏所感到是傷心和難過,這難受的經歷更驅使我繼續向前,成為自己床邊佈道的一個很重要的負擔和動力。

傳福音的成功與否,基本的知識、經驗和技巧是需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聖靈的工作,幾個月前我開始學習和體會聖靈的工作。有好幾次因為隊員的人數是單數的緣故,要一個人到其中一兩個病房傳福音,當我來到病房門外時,我嘗試坐在膠椅上,默默的觀察,也默默的禱告:「主啊!我真希望能夠向一個病人完整地講述福音一遍,祇求你讓我遇見一個有心的人。」在椅上安靜和禱告了半個多小時,我走進病房,慢慢從房外走過,有一個奇妙的感覺催促我走到某張床邊時,每每他們就正是神給我的答案,不單能夠與他們分享福音,想不到的是他們都樂意主動地分享他們生活中的掙扎和憂慮。我也學習真誠和耐心的聆聽,因為這是我們每一個傳福音的人都要具備的條件,不怕他們分享得太多,祇怕我們一味的「推銷」福音而忽略了關懷他們心靈的需要。

床邊佈道一方面磨練我傳福音的技巧,另一方面卻又是操練建立對人的愛心,學習觀察生命、聆聽心聲,在實踐大使命的同時,神也藉此鍛煉我的生命。我真願意自己的生命能成為更多病友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