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以葆主教︰院牧是聖職,也是專職

 訪問/整理︰羅杰才 

蘇以葆,聖公會香港教省西九龍教區主教,香港基督教協進會第一副主席,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院牧事工委員會主席,基督教聯合醫院、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院牧事工委員。

事主二十五年,在九五年升任主教的蘇以葆,曾經負責教區的輔導服務處有十多年,亦曾在崇基神學院任教教牧學,更與不同宗派同道組成教牧輔導關懷協會,他是一位長期委身牧關輔導的神職人士。談到院牧事工,蘇主教說︰「我沒有當過院牧,但曾在崇基學院擔任校牧(Chaplain),在英文,不論是院牧、校牧、警牧、軍牧,甚至監牧,都是Chaplain,但中文卻有不同的稱呼。以往,Chaplain都是已封聖職的神職人員,並且會具備牧養輔導或臨床心理學的專業訓練,所以很容易被認可接納。」

對於今日院牧事工的情況,蘇主教認為以往的院牧都只在有基督教背景的醫院,如那打素、聯合、靈實等,雖然有一些教會也有參與醫院牧養工作,如聖公會在青山醫院、葵湧醫院都有參與。但整體而言,教會對醫院牧關事工的參與仍是遠遠不足。因此他認為「在八十年代開始,院牧能夠在政府醫院中迅速發展,不單是上帝恩典,也實在是很有勇氣的事。因為當時真的是甚麼也沒有,錢沒有,人也不多,甚至連教會的支持也不多,所以我十分佩服他們。」

「那時因為發展得很快,所以擔任院牧的水準難免有參差,無論是學歷、背景、人生經驗,很多都不足夠,院牧也不一定是聖職,就是平信徒也有當院牧的。而訓練也不足夠,有些不單沒有CPE訓練,就連神學也沒有畢業,只讀過一些短期訓練課程,就成為院牧了,這難免會影響院牧在醫院的認受性。因為醫院是一個十分著重專業和資格的地方。」蘇主教雖然指出院牧有不足的地方,卻是一絲毫的否定也沒有。

他認為「這是發展過程中必然的,但如今已發展了十多年了,若要再進一步,資格和訓練的提升是必需的。事實上,如今的院牧,資格普遍也提高了,大都受過神學訓練,也著重CPE,受了封聖(按立)的也不少。但與外國相比,仍差得很遠,外國的院牧(指歐美發展國家),不單修畢神學,不少更是輔導的專家,臨床心理學家,香港的院牧要走到這一步,恐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如今已在不斷進步之中了。」

作為三間有基督教背景醫院的院牧事工委員,蘇主教指出院牧與醫院的合作和角色,「院牧應影響醫院,使醫院對全人醫治更重視。若果院方對全人醫治不重視,院牧就寸步難行,或者只能做一些不太重要的事。不要以為有基督教背景的醫院,院牧就可以安枕無憂,其實醫院是受政府支持,各級員工都有不同想法,院牧要建立醫院的文化,要很努力的。在沒有基督教背景的醫院,就更艱難了。所以院牧最重要的工作,仍是使醫院各級同事重視全人醫治的重要。」蘇主教一語中的地指出了院牧事工的核心。

對於「非典型肺炎」後,院牧事工會否更受醫院重視,蘇主教認為「當醫院聯網之後,成立了「心靈關顧服務小組」(Cluster Spiritual Care Service Committee),我心裏十分欣喜。這表明了醫院方面對「心靈」是肯定的,因為他不用精神、心理這些名詞,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改變,將來院牧會有更多空間。至於「非典型肺炎」之後,相信會對全人醫治、心靈關顧更加重視,因為醫管局也明白到病不單是身體的問題了,肺炎事件使大家都認識到心靈需要的重要性。而院牧的角色在這段日子也很突出,相信將來院牧會有更多的機會。」

作為一位見證醫院牧關事工在不斷成長的人,蘇主教對今日的院牧們的期許「院牧是一份聖職,也是一份專職,需要有事奉的心態,也需要有充足的訓練,才能完成上帝的託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