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過你的指頭來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當三月中旬傳出了沙田威爾斯醫院爆發了「非典型肺炎」(SARS),一股恐懼隨即籠罩了整個醫療界,並且迅速蔓延到全港每一個角落。即時間,一句熟悉的說話,一幅鮮活的圖畫,在心中浮現。「過了八日,門徒又在屋裏,多馬也和他們同在,門都關了。耶穌來站在當中說,願你們平安。就對多馬說,伸過你的指頭來,摸我的手。伸出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約二十:26-27)。

昔日,墳墓之門被打開之後的耶路撒冷,和今日被肺炎肆虐的香港,究竟有甚麼相似之處?昔日耶穌向門徒的顯現和說話,對今日在肺炎恐懼下的你我,有甚麼意義?冠狀病毒的可怖,因為它是一股可以快速殺人的力量。門徒的恐懼,是因為當日耶穌墳墓之門雖然打開了,但文士和法利賽人的力量一點也沒有消減,羅馬兵丁搜城的威嚇依然一樣。門徒亦同樣陷於隨時遭難的可能,聖經用「門都關了」道出那股惶恐不安。在今個復活節,我們都帶著口罩,彼此互不握手,就是連守聖餐也小心翼翼,豈不像耶穌向門徒顯現時的那個樣子嗎?

今日的信徒和昔日的門徒,信仰的模式與歷程大都一樣。跟從耶穌是相信祂能改變世界。因此,當門徒親眼看見耶穌被賣、受苦、釘十字架,他們的信仰也就崩潰了。能明白這一點就不難明白,為何耶穌復活,多次顯現之後,耶穌最核心的門徒彼得、多馬、那但業,還有西庇太的兩個兒子,另外還有兩個門徒都離開耶路撒冷返回加利利,重謀舊業,心灰意冷(約廿一:1-2)。原因很簡單,就是雖然耶穌已經復活,但世界依然一樣,威脅、死亡貼近眼前。

當肺炎的冠狀病毒出現,恐慌也隨之漫起,疑問上帝的真實成了即時的反應。在院牧的輔談和熱線電話之中,不少基督徒都在詢問,都顯得恐懼和疑惑。原因是我們一直以為耶穌會改變世界,但病毒卻像羅馬兵丁一樣,改變了他們的看法。

昔日的羅馬,在墳墓之門打開之後,並沒有改變,這是一個事實。然而,墳墓之門被打開,這也是一個事實。換言之,第一個復活節之後,世界就存在著兩個事實。一個是有威脅、有苦難、有死亡、有不公義的世界;另一個是無處不在、超越生死的復活生命。耶穌向「門都關了」的門徒顯現,正是顯明瞭祂超越死亡,並且不受時空所限。因此,雖然世界仍是一樣,但耶穌已不一樣,屬主的人,生命也因聖靈而不一樣。耶穌沒有銷?那殺人世界,只使我們成了殺不死的人,作為基督徒,我們不可以只看見前一個事實,而看不見後一個事實。我們要知道,信仰和信心都是由看見後一個事實而開始。面對羅馬兵丁和面對肺炎病毒的古今門徒,也同樣要在兩個事實中,生活、工作、事奉。

復活的主向多馬發出邀請:「伸過你的指頭來,摸我的手,伸過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耶穌走出了墳墓,卻沒有放下十字架;祂穿越了關上的門,卻要在門徒的心門之外叩門。衪從墳墓出來,卻沒有除去十字架的記號,反而要藉著這個記號,讓人認識祂是復活的主。耶穌與魔鬼的分別,在於後者著重虛榮安逸,前者卻是謙卑受苦。沒有釘痕的是凡人,有釘痕的是死人,唯獨耶穌是帶著釘痕而活著的「人」,能教人一眼就能認出,祂是「我的主,我的上帝」(約廿:28)。在肺炎肆虐的日子,最能贏得尊敬的豈不是那些不畏死亡、勇於堅守崗位的醫護人員嗎?他們似乎面對死亡,卻是接近上帝,在他們的身上,我們可以看見生命的光輝。耶穌向多馬呼籲「伸過你的指頭來」,豈不是邀請他觸摸苦難,感受死亡,並從中肯定復活的真實麼?

真理之難,不是難於明白,而是難於實踐。面對肺炎病毒,防範自保只要小心謹慎;但支援擔當,卻要勇氣愛心。面對越來越多的人受感染、被隔離,社區關懷和心靈關顧已成了醫療以外的一項重要工作。然而,任何的行動,如家居探訪、社區清潔、輔導,都有一定感染的可能,如果要入病室就更加危險了。但作為院牧和教會的一份子,我們是不應有任何的迴避。當然,在身體方面充份的保護是需要的,但在心靈方面,卻要放心放膽。耶穌豈不是向多馬說「伸過你的指頭來,摸我的手,伸過你的手來,探入我的肋旁。不要疑惑,總要信」麼?但願我們都伸出手來,探進肺炎這個苦難的傷口,好在那裏摸到復活的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