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經之路──探討臨床牧關教育與專業院牧之關係

 林偉廉  

引言

自一九八四年葛量洪醫院,首間非教會背景的政府輔助醫院開設了院牧服務,至今已將近二十年,現時全港的公立醫院已有全職的院牧駐院,從無到有,經歷上帝的祝福。院牧事工的發展,見證了醫療制度的改變,「心靈關顧」已經成了醫療制度不可缺少的重要一環。

院牧的專業資格

去年九月沙田慈氏護養院行政總監葉衛忠醫生主動邀請新界東聯網各醫院的院牧同工召開了首次非正式會議,探討成立心靈關顧工作小組(註一)。經過多次的籌備會議,探討及定立此小組之角色、功能、方向與目標,並呈交新界東聯網總監確認,終於在去年底正式成立了新界東聯網之「心靈關顧服務委員會」。(註二)為香港之院牧事工揭開了新的一頁。筆者也曾於院牧事工聯會之在職院牧研討會中作簡單分析(註三)。

此外,筆者亦被邀請為新界東聯網「心靈關顧服務」撰寫「專業心靈關顧者的角色」。值得我們反思的是,當其他專職醫療人員開始看院牧是專業時(或至少認為院牧應該是一種專業身份),院牧本身或院牧事工委員會是否也認同院牧的專業身份?

過去十多年,當醫院管理局接管了全港的公立醫院,更加強管理制度,提高醫療水準,強調以服務質素為本,引進很多不同的評核機制,以確保醫療的專業達至世界標準。院牧的服務亦不應例外,歐美國家都設有獨立的醫療評審機關,負責評核醫院,上至醫院的使命宣言,服務誠諾,下至日常運作,都是評審的範圍,更要一提的是,他們也會問:「心靈關顧是由誰人負責提供服務?」事實上,去年本港多間私立醫院邀請了英國一獨立醫療評審組織來港,為她們的醫院作評核,其中香港浸信會醫院及香港私立區醫院的院牧均被約見,具體瞭解院牧部的功能、服務範圍、效益、管理等。這都肯定了院牧在醫療制度中的專業身份。

若我們都承認「心靈關顧」是院牧的專業,我們就要處理一連串的問題:院牧如何獲得專業的資格?是那個組織授與這資格?按甚麼標準?誰定立此標準?此外,一些與院牧有關的專業課題也需要處理,如:院牧是如何得知病人的心靈需要?心靈疾病有甚麼徵兆?院牧是如何評估病人的心靈困擾?不同的心靈需要是否用不同的方法處理?怎樣進行心靈關顧和治療?如何關顧垂死病人?長期病人?自殺?濫用藥物?意外?突然死亡?胎死腹中?安樂死?愛滋病?非典形肺炎?有關生命倫理的問題?還有如何管理院牧服務?如何維持服務素質?對於心靈關顧有沒有任何科研實證?如何發展院牧的牧養能力 (pastoral competences)?再者,院牧能否發展一套較為一致的關顧模式和評估心靈的準則?還有很多很多相關問題,我們會如何處理。

院牧的專業訓練

要成為醫院院牧,修讀CPE課程是必需的(註四)。(有關CPE課程的內容,可參閱一月及三月《慈聲》的【CPE探真】)。

在美國,其中兩個與專業院牧有關的組織:1)專業院牧人員協會(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 Chaplains,簡稱APC),2)臨床牧關教育協會(Association for Clinical Pastoral Education,簡稱ACPE)。前者為認可專業院牧的組織,後者為提供臨床牧關教育課程(簡稱CPE)的組織。(註五)

現時香港醫院院牧事工聯會,還沒有機會處理專業院牧的問題,筆者相信院牧聯會可考慮扮演這個角色。事實上,自一九八六年起,香港已引進臨床牧關教育課程,此外,我們有本地CPE督導,已經是一個十分難得的資源。我們都會同意,要處理人生種種危機,神學院的訓練並未能完全滿足這方面的需要。CPE課程是實踐神學的延伸,能夠補足這方面的缺乏。

可是筆者要強調,完成CPE課程並不表示以經適合承擔院牧的工作,可是要成為院牧,就必需修讀此課程。要培育有質素的院牧,這是必經之路。

專業院牧何去何從

筆者相信今天我們不會滿足於只是醫院的義工(註六),而要成為醫療隊的必然成員,我們不能再被動地等待別人去認可我們的專業身份。一如其他專職醫療的發展,我們需要認真地去預備自己成為專業院牧,正如葉衛忠醫生盼望成立心靈關顧工作小組時,他的第一條問題就是:「誰有資格做心靈關顧的工作?」院牧服務在香港各醫院已有一定的基礎和認同,當然,這並不表示我們已達至專業的水準,可是,若我們不承擔牧養心靈的使命,不提昇專業的素質,必定有很多其他宗教人士樂意取代,筆者認為要回應時代的需要,有以下建議:

1. 香港醫院院牧事工聯會已經有很好的基礎,承擔認可專業院牧的任務;
2. 各區院牧事工委員會,能化整為零,組織及探索院牧事工整體的未來方向;
3. 讓在職院牧同工完成基礎級及深造級CPE訓練;
4. 成立專業院牧咨詢委員會,制定院牧的專業資格、標準及評核準則;
5. 評核院牧同工的專業資格,給予認可證書,確保專業院牧的素質。

註一:葉醫生為新界東聯網專職醫療服務的統籌,並為聯網內各專職醫療部門成立委員會。
註二:心靈關顧服務委員會成員包括有:醫院行政總監(主席)、護理總經理、臨床心理學家主管、醫務社工主管,各醫院院牧及牧靈代表。
註三:參閱2003年3月份《慈聲》,第26-27頁【活頁明窗】。
註四:在美國若要成為執業院牧(Board Certified Chaplain),最基本的條件是要在ACPE屬下的訓練中心完成最少四個單元CPE 課程,具有神學學位,一年全職院牧經驗,才合資格申請,並需經過評審委員會面試,合格才授與執業院牧的資格。
註五:有關該等資料可向瀏覽 www.professionalchaplains.org/www.acpe.edu 。
註六:現時大部份公立醫院的院牧同工仍是以義工的角色為醫院提供服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