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為本 傳承關愛

專訪:九龍東醫院聯網護理總經理   岑素圓女士

岑素圓女士簡歷:

  • 1982年於香港伊利沙伯醫院護士學校畢業,其後1991年於澳洲La Trobe University取得護理學士學位,1995年取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並於2004年取得Master in Social Science (Counselling)。
  • 1985年取得助產士資格,並由1997年起在廣華醫院任職婦產科部門運作經理及2009年任廣華醫院暨東華三院黃大仙醫院護理總經理。
  • 2005至08年,獲政府委任為香港助產士管理局主席,並於2012年起擔任香港助產士學院創院院長。
  • 2013年獲委任九龍東醫院聯網護理總經理,同時擔任基督教聯合醫院護理總經理。

□:岑素圓女士    ■:盧惠銓牧師 整理:梁婉琴

■    成為白衣天使都是不少女孩子有過的夢想。那麼當上南丁格爾又是否你自小的志願,還是有特別的原因和經歷?

□    選擇投身護士行列其實是與家人有關,而且是一件很傷痛的事。當年我還是個中學生,父親卻不幸因病離世。記得那天晚上爸爸的病情告急,媽媽留下姐姐在家照顧年幼弟妹,只帶著我到醫院去見爸爸。那一幕至今都沒有忘記,醫院的走廊又幽暗,又寂靜。媽媽和我按指示進入病房,我們就在無助中目送父親離世。那時醫院給我的印象,不單是傷痛的回憶,更是「冰冷」,尤其是當晚遇上的護士,她只是在「工作」,彷彿生者、死者都與她無關。想不到這個埋藏心底的負面感受,卻成了我長大後投身護士的推動力,並且立志要「還病人一個公道」,就是要讓病人得到「人性」的照顧。

■    能夠帶著使命進入職場,十分難得。可否分享早年在病房中的工作點滴和難忘經歷?

□    三年學護畢業後,我在手術室工作過一段短時間,之後在腦神經外科病房當值。由於當年絕大部分醫院都沒有深切治療部,所以在病房內要照顧那些剛做完開腦手術的病人,感到十分有挑戰性的同時,也發現對這一科的護理知識並不足夠。於是我便買來相關的書籍自學,從中更對一些病人使用的儀器十分感興趣,好奇心驅使我越發研究,久而久之,病房的同事都把我當成了儀器專家。

    最難忘的經歷就是在病房中認識了一個「肥仔」病人。他只有單親媽媽和一個哥哥,由於他患了嚴重的癲癇症,常常抽筋,醫生建議他動手術。為了鼓勵他做手術,他的媽媽特意買了一對新波鞋,並答應手術後就給他穿。怎料,他對某種藥物異常敏感,引至身體潰爛,血流不止;我和同事唯有拿著大大張的床單去消毒,用作敷料覆蓋他的整個身體。還記得他請求我們給他穿一穿那雙新波鞋,當看到波鞋染血的一幕,我和同事都不禁淚流滿臉。不幸的「肥仔」最終也離世了。對於我這個才二十出頭的護士來說,這個經歷實在太震撼,更是沈重。剛巧進修產科的機會來到,正好給我一個「逃走」的機會,也讓自己學習迎接「新生」的挑戰。

■    你在助產士的專科上有著很好的發揮和貢獻,除了致力提升專業水平,同時引進很多先導服務。這些都是你從臨床經驗中啟發而來?還是從護理的專業理念中學習得來?

□    其實兩者俱備。臨床經驗讓我們更明白病人的需要。當年在威爾斯開設婦產科,協助管理運作的同時,也有十分充實的臨床體驗。記得在產房九個半小時內接生了三十個嬰兒,要算是我個人的最高記錄。生產原是一件「喜」事,卻要與「痛」掛鈎;所以我專心研究使用非藥物方法幫助產婦減少生產的痛楚,先後引入了健體球、生產按摩和音樂治療法,又教丈夫為太太按摩和鼓勵父親陪產等,這些針對臨床需要的方法都發揮了功效。

    但護理的專業還不止於此,要懂得體會病人和家屬的感受,才是發揮身為看護的最大作用。所以在廣華婦產科工作時,我引入產後情緒評估,鼓勵醫護人員與產婦多交談和溝通,分享她們的快樂,同時又分擔疑慮。其實,護理就是照顧健康的專業,護理教育除了著重知識和技能的實踐外,最重要是建立以人為本的文化和傳承關愛的核心價值。

■    你對自我有期許,更有自我推動和改進的能量。作為業界的前輩,又是聯網內的護理總經理,你會如何把護理的專業傳承下一代?

□    記得當年進修時有一位教授對我說,若要提升整個護理團隊的服務質素,就不能只得努力工作的護士,更要有願意承擔和帶領業界進步的管理人才。他的鼓勵不僅令我從一個臨床護士轉為行政管理的角色;更讓我帶著一份使命,幫助同事能更有效地發揮護理專業。提升質素,適切的方法當然需要,但更重要的還是心態。我們常常都說「要以病人為本」,若護理者認同所做的都要以病人的好處為大前提,我們就會自然用各種方法減少出錯,並且不斷改進。而管理者除了與同事需要多溝通,更要多鼓勵、多讚賞。當同事經驗到「做得好」時,不但使病人受惠,自己也有滿足感,他們就會「自我推動」,繼續提升和優化。

■    剛才你提到「傳承關愛」,院牧提供的心靈關顧,也是以關愛病人出發。你對院牧服務的理念和實踐有甚麼觀察和提點?

□    院牧服務對我來說並不陌生,之前在廣華醫院擔任護理總經理時,也有和院牧合作。加入聯合醫院兩年,這裡有基督教背景,更加體會醫院的關愛文化。從事護理工作多年,我深深體會要實踐「全人醫治」的理念,達致身心社靈都健康實在需要很多人的共同努力。護士的使命是要好好照顧病人的身體,但病人的心靈狀態卻不是單靠藥物所能改變。有時,他們雖然吃了藥,但內心仍有很多因疾病帶來的憂愁和困擾,實在需要有人聆聽和開解。所以院牧在心靈關顧中扮演了獨特的角色,也就是你們的「專科」。再次感謝你們的服侍,並且期望日後可以鼓勵更多前線護士作有系統的病人轉介,讓彼此有更好、更緊密的合作,照顧更多有需要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