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事奉路上的「補給站」

 黃美芳 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 2016春季延伸課程學員  

今年,教會正積極組織探訪隊,希望關心病患中的肢體及家人,並藉此與他們分享福音。教會主任牧師鼓勵我報讀臨床牧關教育課程,相信會有助我開展探訪事工。作為牧者,我們要了解群體的心靈需要與屬靈境況,才可有效地牧養群羊,同時牧者自己的生命也需要成長。堂主任曾修讀過此課程,在她積極推薦下,我便抱著戰競的心情報名。

面試當日,我心情緊張,與督導面談了一句鐘後,自覺對課程有點卻步。我最後說了一段話:「不要為難是否取錄我,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能力應付,你們不要作難,若不收我是沒有問題的。」導師說:「未見過人面試,親自開口叫別人不取錄自己。」這就是我直率的性格,或其實是為自己設個下台階!我十分謝謝她取錄了我這個有時不知天高地厚的學生。我會形容「臨床牧關教育課程」是一個事奉路上的「補給站」,啟發了我多方面的反省及發現。

課堂上同儕輪流分享逐字報告及個案研究,透過分享、澄清和解釋,各人自由給予回饋。同是一個案例,原來可以從不同角度深入探討案主的需要,以及訂立牧養方向,這是自己沒有想過的,更是寶貴的參考與反省。我十分喜歡上課,透過督導的帶動與指引,加上同儕的回饋,使我發現自己更多。我學習持開放的態度,放下自己主觀的看法。回想日常在教會裡,就算是同工團隊,要做到彼此坦誠的提出意見也是不容易的。但我在這課程裡卻能夠放膽地說出感受,分享難處,勇敢實踐愛裡沒有懼怕。

病室探訪是臨床實戰,嘗試把課程所學的理論和技巧應用在探訪中,例如:如何同理對象的感受,探討他們身、心、社、靈等需要。眼見病人經歷病患困苦,面對掙扎時對生命仍是堅忍和不放棄,真實體會到病患是人生的一大考驗。記得那次手術室體驗,更勾起了過往手術的回憶及思想生命的主權。有一次回應緊急召喚,是個突然死亡的處境,十分具挑戰性。最深刻的是看見家人與至親分離的哀痛,倍感難過。我作為實習院牧,當時也感到難過,當中的傷痛難以用筆墨來形容!

醫院不是人們喜歡進來的地方,有病或遭到意外時才進來。病患把人的生活停頓下來,使他迫於無奈的放下工作及一切常規生活。有些是暫時的,身體康復之後可以重頭再來。但也有許多病人,入院檢查後得悉噩耗,或從此多次進出醫院,情況每況愈下。病人和家屬面對著一連串的醫療程序,他們的生理、心理都感到非常沉重,承受著痛苦,其次也可能會引起經濟的壓力等等。我進到病房,常常看見滿臉愁容的病人,不禁自問,到底愁容背後隱藏著多少重擔呢?

在醫院實習期間,我的心情是難過和焦急的。看見病友們面對著不同的痛苦,躺在病床上忍耐。我知道他們身體需要醫治、心靈需要安慰、鼓勵與支持之餘,更需要主耶穌的福音。我看見一片很大的禾場。病患臨到之時,人的心靈是比較願意敞開的。我也接觸過一些很願意接受福音的心靈。病患有時是給人生一個休止符,停一停、想一想,人生為何?

每次我進入病房之前,都會在心中默默禱告,祈求主給我有勇氣上前安慰他們,給他們打氣,更希望可以與他們分享使人得盼望的福音。我真的相信,只有耶穌才是人最終需要的醫生,治好我們身心靈的病。

CPE是一個理論與實踐並重的生命教育課程,讓我深化了對全人關顧的了解。透過跟不同的病患者接觸與對話,對我牧養關顧教會的肢體,與他們交流分享生命有新的啟迪,有助我更明白人心靈的需要。

我比喻CPE是「道」,盼望我的心田是一片「好土」,CPE撒進了我的心田裡,但願所學的內容就結實生長,有三十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一百倍的。

耶和華是我的泉源,我必不至枯乾。
他使我枝葉茂盛,領我茁壯成長。
他使我的果子常存,為自己的名供應甘霖,
我雖然遇上乾旱之年,也不怕枯萎,
因為你必按時賜雨滋潤,
你的同在,你的扶助都安慰我。
在我江朗才盡之時,
你為我預備CPE學習的筵席,
你用智慧膏了我的頭,使我的靈感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活水江河隨著我。
我且要住在溪水旁邊,直到永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