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進?是退?

過去兩個月,熱爆的天氣與世界各地的恐襲和人禍,令我有點感慨。到底造物主所創造,之後交付人類管理的這個地球,是在進步抑或退步?

記得好幾年前我為了鞭策自己更多使用普通話,請了一位主內老師給自己補課。初次見面,先來學習自我介紹,說:我姓「盧」;然後再問老師:「怎樣在介紹自己時能幫助別人聽明白我的姓氏?」老師想了一想,便建議我說「我姓盧,沒有火的『盧』」。細味之下,感覺挺有意思!作為牧者,我只求火在心中,卻不傷及別人。

以為去年香港的夏季已熱得很異常,想不到今年竟然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有朋友在新界西北居住,烈日當空時室外溫度竟高達攝氏40度。就算是平日的市區,攝氏35度高溫也是司空見慣。我大部分時間可以留在室內有空調的環境下工作,真算是一份極大的恩典。看見需要在外邊工作的人士,汗流浹背,裡外濕透,心想「那碗飯」真不易吃,十分佩服。近年,冷熱的氣候愈趨極端,皆因氣候變化與破壞性的天文效應出現惡性循環,且逐步威脅我們的自然世界與健康。正當人類誇耀自己的科技發展可一日千里的同時,我們的存活環境,是在進步抑或退步?

夏天,除了熱浪迫人,對不少莘莘學子與父母來說,也好像熱鍋上的螞蟻。報讀幼稚園、小學、中學派位,DSE放榜等等的供求遊戲規則,造成很多孩子及家長們沈重的壓力與精神困擾,把教育這原本建立造就人的文明制度,打造成一個殘酷的格鬥場。我們的教育,是在進步抑或退步?

今年九月剛好有立法會選舉。過去四年的議會生態與改變,大家有目共睹。社會的民意撕裂、跨代的思維矛盾、政府與人民的張力愈趨白熱化。候選政客各說各理,爭票取勝各出奇謀。現今這個社會的政治、經濟及生活環境,到底是在進步抑或退步中?

醫院院牧事工的服侍對象主要是經歷及照顧病患的群體。然而,這事工卻置身於一個有病的世界裡。患了病的自然環境與社會處境會產生更多病人。病人活在有病的世界裡更需要有人關心。謝謝您對院牧事工持久的關心與支持,使我們能在這有病的世代裡繼續關愛經歷病患的群體。願主賜福您!

您的弟兄
2016年9月
盧惠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