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床研究的起步

 周美蘭 專業發展委員會  

美國專業院牧人員協會(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 Chaplains)制訂的《專業院牧的服務標準》(Standards of Practice)第12點指出,院牧需要閱讀研究資料及參與或領導研究的工作以維持其牧關能力。

無可否認,研究是香港院牧同工及業界較少提及的一環,過去院牧專業化的道路上,無論在制訂基本學歷要求(神學)、專業培訓指引(CPE)、持續進修、院牧專業守則、註冊制度及院牧檢證評核等都達到一定成效。下一步,我們可以考慮朝著研究邁步。Dr. Patricia Murphy等指出若沒有更多參與研究工作,院牧事工將面臨被邊緣化或被其他專業取代的危機, 而Dr. Harold Koenig亦曾指出院牧若要發展為被尊重及有價值的專業,從事臨床研究是必須的。 兩位西方醫學界的學者均指出研究對院牧事工的重要性,實在值得我們參考。

事實上,在香港從事醫療科學、神學教育及社會服務的人士,均從事大量研究工作。臨床研究對知識與技能的提升,以及理論的發明與應用都是無容置疑的,而且對專業的確立也是不可或缺。院牧有著雙重身分,一方面是接受神學訓練的教牧同工,同時亦是在醫院裡工作的一員,作為醫療團隊中靈性關顧服務的提供者,院牧對專業的理解與詮釋理應與其他醫療團隊或其他界別看齊,院牧的專業能力要得以提升,也得從研究工作著手。

對於接受神學訓練、從事靈性關顧的院牧來說,臨床研究是陌生的。再加上忙碌及消耗心力的事奉,難免對這領域卻步。萬事起頭難,我們可以考慮先從簡單的著手,慢慢建立。首先,從個人層面,嘗試閱讀有研究基礎的文獻,這有助擴濶視野、加強理論基礎、淺嘗研究的進路並學習論述的能力。院牧若能定期與同儕分享及討論閱讀心得,更可促進分析及辯證的能力。第二,從業界層面,可推動成立研究小組,學習簡單的研究方法,並就共同興趣的課題,嘗試搜集文獻、作出討論及整理,假以時日,更可構思微型的研究企劃,進行資料搜集、分析評估及整合結論。

院牧們不妨想想,假若您是研究小組的成員,您會對那些研究範圍有興趣?院牧服務的果效?為病人祈禱的作用?臨終病人的心靈需要?醫護員工及家屬的死亡焦慮?這些研究範圍在西方國家已經有不少研究及心得。在香港也有個別醫護及學者有參與這方面的研究。要邁向專業的靈性關顧服務,是時候我們要在臨床研究的學習上起步。

  1. Association of Professional Chaplain, “Standards of Practice for Professional Chaplains,” accessed Aug 1, 2016, http://www.professionalchaplains.org/content.asp?pl=200&sl=198&contentid=514
  2. Patricia Murphy and George Fitcheft, “Introducing Chaplains to Research: This Could Help Me,” Journal of Health Care Chaplaincy, 16 (2010): 79-94.
  3. Harold G. Koenig, “Why Research is Important for Chaplains,” Journal of Health Care Chaplaincy, 14(2) (2008): 8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