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有說不出的喜樂

 周河柏   北區醫院院牧部探訪義工(文稿由周河柏弟兄口述,龍佩瓊姊妹代筆。)  

我曾經是一個傷殘人士,坐在輪椅上生活了三年半。年輕時任性的我,經常以酒當飯,長年累月的喝酒習慣導致兩腿的髖關節骨枯,做了兩次置換人工髖關節手術。手術後康復期間,要倚靠輪椅出入,亦因為酒精傷肝,我曾在死亡邊緣徘徊。

十多年前,我曾陷入昏迷被緊急送到瑪麗醫院,並在深切治療部留醫,生命危在旦夕。當時醫生及教授也請家人作好心理準備,因為我已經到了末期肝硬化,並解釋是因我長期喝酒所致;若兩至三天內未能換肝,生命就會流逝。大家也知道屍肝難求,所以院方建議作活肝移植,我兒子及女兒也願意捐肝救父,經過連串檢查後,兩人都合適,但小女兒堅持由她接受手術,因當時兒子已育有一歲的嬰孩。

雖然醫護人員說有八成機會成功,但手術仍存有風險。當決定由小女兒做活肝移植手術時,不幸地我的肝和腎都已衰竭,醫生認為不能做手術。家人在徬徨無助中突然想起一位親戚,他是一位非常虔誠的基督徒。之前我在大埔那打素醫院留醫半年期間,他常來探望及為我祈禱。當他接到家人通知有關我的情況時,於傍晚便帶了幾位教會朋友趕到醫院,徹夜在瑪麗醫院為我禱告。翌日,我的肝和腎都回復正常,可以馬上做手術,並且成功換肝。我實實在在經歷了神蹟,心裡十分感謝主耶穌。

病癒後我和太太都一起返教會,後來還接受了浸禮,並在教會中認識了北區醫院心靈關顧服務基督教院牧事工。我在前任主任院牧韋啟志牧師的鼓勵及支持下,參加了探訪義工訓練班。還記得我在實習過程中,探望過一個只有十多歲的男孩,他患上嚴重腦膜炎,生命正在倒數中。我為他感到十分難過,甚至不能睡覺。後來我和韋牧師分享,他教我要學習適當地「抽離」,並鼓勵我不要害怕,更不要放棄。回想自己能夠堅持關顧病人,並且有所進步,實在要感謝各位院牧的扶持和教導。

一晃眼已經過六、七年的探訪服侍。感謝神使用我。雖然我沒有甚麼口才,但祂用我的「戰績」成為見證,甚至那些十分頑固的病人,也會有所感動。當我見到病人從愁容滿臉換上歡顏,從消極負面變得積極和有盼望,心裡就有說不出的喜樂。我更感恩神保守我的身體,讓我可以到教會和醫院聚會中分享換肝的見證。神不但醫治我的身體,更拯救了我的靈魂。雖然自己已是個長者,但仍然能夠參與關懷病人的服侍,我感到這是神給我很大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