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見

時間飛逝,2006年秋季,院牧聯會成立的院牧專業化研究小組就「香港醫院院牧組織及專業發展」,進行了首次問卷調查,並得到當時的院牧同道十分正面的回應。其中95%回應者認同「如果院牧擁有被認可的專業身分,會更有利於院牧服務的發展。」此外,亦有超過八成回應者認同當時是適當時候成立院牧組織促進專業發展。

因此院牧聯會於2007年成立「院牧專業發展籌備小組」,正式展開相關工作。自2010年聯會聘任專職同工後,籌備工作得以加速前進,同年獲董事會授權正式於聯會名下成立「院牧專業發展委員會」,2011年首次推出院牧註冊及院牧持續進修指引,翌年還進行首次專業院牧檢證。

轉瞬之間便十年了。過去幾個月,專業發展委員會努力不懈,草擬「香港醫院院牧專業發展的回顧與前瞻」問卷內容,計劃於本年向院牧同工進行第二次問卷調查。同時亦會首次搜集各院牧事工委員會對過去與未來的院牧專業發展的意見。說實話,這個龐大的工程確實是「發展尚未完成,同道仍需努力」。

寫到這裡,心中不期然泛起七十年代唸小學時的課文《愚公移山》。這原是中國古代漢族寓言故事,選自《列子•湯問》,作者是春秋戰國列御寇。但小學課文的版本是:

愚公門前有座山,大山阻路彎又彎;愚公要把山移去,人人都說難上難;
可是愚公意志堅,開山劈石年又年;確信高山不加大,兒孫代代永相傳;
兒孫還有兒孫繼,試問高山有幾許;一代一代接下去,那愁高山移不去;
大家都說愚公愚,愚公說來卻有理;甚麼事情做不來,只要人們有志氣。

因年日久遠,恐怕自己記憶模糊,一知半解,所以上網搜尋一看。豈料對這寓言故事可怎樣應用於現代處境,竟有不少詮釋與討論。對愚公的意志與堅持,有說敬佩,也有說他死板;對愚公自信能代代相傳,有說必是幼承庭訓,也有說他一廂情願;當年高山不加大,那愁移不去,可是現代的挑戰瞬息萬變,有時挑戰的增幅甚至過於應變的速度,差距只會愈來愈大。

看著這些討論,細想院牧專業發展的過去與未來,心中百感交集。原版《愚公移山》的結局,天帝被愚公的精誠所感動,所以命了兩位仙子,把太行和王屋兩座高山移走,開闢通道。本地院牧專業發展的下一個十年,又會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