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哀哭者同哭同行

 潘玉娟 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院牧事工委員會  

作為教牧,很多時都會與弟兄姊妹一同度過艱難,甚至面對生離死別。相信這是最需要牧養的時機,牧者責無旁貸。如何與病者面對病魔陰霾?怎樣面對死亡?如何關顧病者家屬?這都是牧者常常面對的處境。記得有一次深刻的體驗…

我剛調到一所堂會幾個月,仍未有機會認識每一位教友,但得知其中一位教友入了醫院,於是前往醫院探望她。從媳婦口中知道婆婆個多月前因嘔吐入院,因發現右大腸有腫瘤,隔天馬上動了手術,之後返回護老院休養。及後不幸感染金黃葡萄球菌而發高燒再入院,要留院個多星期才可出院。但幾天後,婆婆感到不適再度入院,此時醫生說她有肺炎,情況不樂觀,婆婆短暫清醒,家人告知她孫女過幾天就返港探她,她微笑示好,之後一直昏睡。三天後婆婆未能等到孫女回來就離世,家人感到很哀痛,特別孫女兒未能趕及回來見嫲嫲最後一面而深感遺憾。

過程中我與這對夫婦同行,眼見家人面對摯愛親人病情急轉下滑那種無奈與心痛。作為牧者,我只可以與哀哭者同哭,提醒他們把握時間與婆婆走過最後的時刻,縱然不能對話,趁婆婆還有意識,將對母親感激之情盡量表達出來。此外,讓家人體會生命不是人可以掌控,因為我們的生命由主所賜,有一日我們都要回到祂那裡。所以,對我們信耶穌的人,家人離開,我們感到傷痛和捨不得是必然的,但有一天我們會與家人再相見,這就是我們的盼望。

對於這對夫婦來說,母親離開最感重壓的,是不知如何對女兒傳達這消息,擔心她承受不了。夫婦二人本想隱瞞嫲嫲的死訊,直到女兒回港才告知。在他們不知所措時,主動與我分享內裡的擔心和掙扎,相信是因為我與這對夫婦同行這段日子,建立了彼此之間緊密的牧養關係和信任,加上我是他們的牧者。當我與他們討論此事時,鼓勵他們設身處地嘗試從女兒的角度看此事。最後,他們選擇了在我面前致電遠方的女兒,向她報此噩耗。眼見這位父親在電話告知女兒嫲嫲已離開之時,淚流滿臉,最後無法繼續,便將電話遞給我,我在電話作一些安慰和讓他們一同痛哭,一起禱告,將哀痛告知我們的天父。

之後,這位爸爸告訴我,一直壓在他心裡的重擔如釋重負,他突然感到釋懷,感受到信仰帶給他真正的平安,他衷心感激我在這段日子陪伴與同行。而我因這牧養關懷的機會,加促了與這個家庭建立更緊密的關係,相信這就是真正的牧養,更在這種牧養關係中,親眼看見上帝賜予人所需的安慰、平安與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