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與不走樣

庚子鼠年的農曆年跟以往的農曆年很不一樣。年宵花市不設乾貨攤檔,記憶中是第一次,也希望是只此一次;原有年初一晚上在鬧市舉行的國際花車巡遊匯演、舉辦多年的賀歲盃足球比賽、年初二晚上的維港兩岸煙花匯演、以及各區的元宵晚會等,都先後「被」取消了。這一切非因市道低迷,或是找不到贊助商,而是基於公眾安全的考慮。記得兒時唸過關於用紅紙、打鑼、放爆竹驅走年獸的故事,過年理應是平安的。但原來今時今日,農曆新年也不保證會安全。難怪,近年香港確實發生過。

去年聖誕前夕,收到前總幹事羅杰才牧師傳來的短訊。據聞他近年熱衷拉奏小提琴。那夜,他傳來街頭報佳音的照片,還加上祝福:「在這不一樣的平安夜,仍然在元朗報不走樣的『佳音』;但願在這不一樣的世代,我們仍然有那不走樣的平安。」看罷,很回味前輩的妙筆,言簡意賅,把文字提升到不一樣的意境,他即或退了下來仍有那不走樣的筆力,教人羨慕。

今個農曆年市面上取消了一些傳統賀年活動,卻不情願地被添加了新型冠狀病毒疾病。中國人口超過十四億,適逢春運,是全年人口四方八面流動最頻繁的日子,連帶香港也身陷險境。許多人勾起十多年前沙士一「疫」的回憶,仍是歷歷在目。自醫院管理局啟動了「嚴重」及後來升至「緊急」應變級別之後,無論是病室探訪、臨床實習,抑或其他病人聚會、義工活動等,都不能如常進行。為此,我們心中更惦記著那些在醫院裡面對危機、嚴重病患,甚或臨終的病人及他們的家人——有誰可臨在為他們禱告,與他們分憂,回應他們當下的心靈需要?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當社運「疫」潮還未療癒,卻遇上由新型病毒引起的另一場疫症。這時候,我們或許疑惑為何上帝好像默然無聲。我們可有想過,或是人未有用心聆聽上帝透過這處境要向我們說甚麼?人很重視:專家說甚麼?政府說甚麼?社會上也有許多人喜歡說很多。雖然大部分市民都不是公共衛生的科研學者,也不是出謀獻策的專家;但畢竟許多香港人都是沙士過來人,雖是面對不一樣的病毒,我們卻可選擇同舟共濟,齊心努力執行有效的防疫措施,發揮不走樣的美善人性。我們實在要欣賞及感謝堅守崗位、守護生命的醫護人員,要為他們更多禱告,在面對不一樣的困難環境下,仍能提供不走樣的專業醫療服務。

對比過往發生的疫情,今次停止院牧探訪措施的全面性、嚴謹性及持續性,可說是院牧服務在公營醫院開展35年以來的第一次。相信這經驗不但對事委會、主管及同工們來說都是陌生的,也是在管理及運作上的一大考驗。院牧團隊在辦公地點、當值安排、穿袍帶證及服務轉型等各方面都「各出奇謀」,為的是要配合醫院、事委會及同工們的獨特處境。此外,是次疫情對實體聚會及活動帶來的影響也比以往更甚,亦對院牧服務的「所是」、「所為」與「所思」帶來前所未有的挑戰。怎樣與人保持連繫?怎樣連繫才能產生牧養果效?怎樣操作讓實際需要持續下去?當這一切都沒有既定而標準的指引時,我們只能邊做、邊學、邊試,以「行動-反省-行動」的精神揣摩而作。

這段日子,院牧需要學習新的事物如資訊科技,跳出既有的思想框架,嘗試新的牧養平台,以及適應從未試過的管理模式。我們要堅守核心信念卻要應對環境改變;要轉變牧養方式卻要持守牧養熱忱。這一切經驗帶來的影響,歷史必有答案。在疫情影響之下,原定三月出版的兩本雙月刊《慈聲》及《關心》,亦被迫要延後至五月出版。這段日子各院牧團隊的服務雖不再一樣,但我們的召命從不走樣。但願你對院牧事工的支持,也是如此。

您的弟兄
盧惠銓
2020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