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的動力和滿足

 王璇 長洲醫院院牧 

廿三年前的一個傍晚,突然接到三弟的來電,告知有關爸爸收到檢查報告,證實了膽管裏有大小石粒,需要安排動手術。那時自己仍住宿在神學院受裝備,得聞醫院有院牧去關心病人,就致電那醫院的朱院牧,請她探望留院的爸爸。感激朱院牧多次的探望關懷,潮洲大男人的爸爸竟在留醫期間接受了主的救恩,讓我初次經歷到神透過院牧職事在醫院裏所作的奇事。祂是一位滿有恩典和慈愛的神,讓那些身心靈受困擾和迷惘的人,得著安慰的救恩和生命的盼望。

神學畢業後,在丈夫的母會出任女傳道職事有年多時間,之後就陪伴丈夫往英國進修有四年之久。1995年夏季返港,在神的恩典裏誕下第三名兒子,及至幼子十個月大,覓得一位菲律賓女傭人協助家務和照料孩子們的起居。心裏期待有部份時間的事奉,正當長洲醫院的院牧即將離任,我就面見了當時的長洲基督教聯會主席,之後就向聯會董事會申請。經董事會決議後,我於1997年4月1日,帶著戰慄和興奮的心情,由山上步行至長洲醫院,開始在那個陌生的工場事奉。因醫院規模不大,故只有我一位部份時間的院牧,每週有三節入病房探望和慰問病人。由於過往三位的院牧也是在兩年間離任,醫院裏大部份醫護員工對院牧的職事不認識和理解,起初的事奉實感到孤單和掙扎。

孤單是因為沒有同工可以彼此分享分擔,為病者禱告,為事工守望和策劃。掙扎是醫院本身就是一個未信的群體,長洲醫院位於新界離島,很多員工都帶有民間信仰的思維,他們只看院牧是一位基督教的傳教士。起初穿梭於病房的服事,遇過被驅趕和被排斥的局面,內心感到難受和無奈。然而,在禱告中主親自給我打氣,應許與我同在,要我在此工場見證祂。

從此,我不再介意人家的反應,內心常思想如何為主發光,在言行舉止上以主的話為指引。認定主派我作為祂的代表,在此小型醫院服侍每一位病患者,看他們都是主的化身,用愛心和耐性去牧養關懷他們。曾多次探望過一位92歲的彭婆婆,在禱告中她經歷心靈平安,更問我怎樣才可以信耶穌。經過頭七年的服侍,長期住院的院友和出院到護老院的長者信主和受洗的真不少。看見主沒有離棄老弱衰殘的病患者,主愛那些無依靠的長者們,給他們聽聞福音和得救的機會。亦有末期癌症病人,在留院期間信靠主和受灑水禮後,多次表達內心很平安和舒服。那些在絕望中的病患者,因著主的愛和救恩,生命得著盼望顯出喜悅的笑容,深印在我的腦海中。那就是我事奉的動力和滿足﹗

此外,長洲醫院就是在長洲島的社區裏,在醫院接觸過的病患者或家屬,都會在社區的街市、超市或街道上再踫見。同樣,在餐廳、時裝店或校園見過或認識的街坊朋友,有一天,他們或他們的親屬會留醫在病床上。那麼,我不只是長洲醫院的院牧,我所服侍的對象是遍佈在這個可愛的社區呢﹗往往在街上行走一個小時,可以與十數位在不同處境下認識的人打招呼。心底也會默默地給他們祝福,願他們有一天能得著生命的福音。

回顧初入職時,未有接受過臨床牧關訓練(CPE),故此,關心病患者時,確實有不適合和缺失的應對。及後,有機會接受了兩期的訓練,對自我的認識和與人相處的態度看深了,逐漸改變了對人對事的反應。越來越體會,牧關的事奉,是生命的事奉。「人有疾病,心能忍耐;心靈憂傷,誰能承當呢?」(箴 18:14);倘若,牧者的生命不健康和積極,就很難有力量去承載受關顧者的軟弱和挑戰。今年秋季,將進入第三期的訓練,期盼督導和同工們給我提醒和砥礪,以至在醫院的牧關職事上更適切和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