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弱殘兵」的謬論

 蘇振強 

參與了仁濟醫院的院牧事工只是短短的數年,但事奉中所得到的喜樂卻是大的,甚至說「回報」也是大的,並且能夠與來自不同教會的眾肢體們一起配搭的事奉也是大有得益的;更甚的喜樂是見到病友們的改變,更是叫人更大的鼓舞呢!

也許是義工們留下的一張福音單張及一聲慰問,也許是院牧們的探訪、問候及談道,但其中不少的生命被觸動了,不少的生命被改變了,他們的身體不一定是健健康康的,在診治期間也不一定是藥到病除,但他們對生命的意義卻找到真正的答案,對身體不斷衰殘的真理不再執著和反抗,反而是帶著喜樂而滿有盼望的心來面對一切的逆境,從中也成為不少人,甚至是基督徒的幫助和鼓勵呢!

作為一個牧者,當然最希望見到的就是多人得救,但我們更期望的不會只停留於得救的層面,乃是要牧養他們,讓每一個信主的人能成為上帝國度的精兵;然而在醫院的事奉上卻並不一定是這樣的如願。

特別是當院牧們有信主的病友要轉介給教會的時候,有些人會看這些病友是「老弱殘兵」,於教會的發展效率上並不「化算」。要牧養一個在醫院的初信者的而且確實要花上很多的時間和精神,但到最後可能的結果是病友很快便返了天家,那麼不是說所花上的一切時間和精力皆「浪費」了嗎?!所以「老弱殘兵」對教會並不化算。

什麼是「關懷」?關懷的目的是什麼?什麼是「人生命的價值」?為什麼要著緊人生命的價值?作為一個傳道者,最期望見到的就是多人得救,多人得著上帝的大愛,能在他們有生命的年日中得著救贖,免得進入永恆的痛苦裡;所以為我們對他們的期望或責任是:讓他們發現生命的價值是在於自身的靈魂去向的抉擇而向上帝回應,完全不是期望他們將會對教會的「回報」是有多大呢!

我們今天是為了關懷而採取關懷的行動,為要免得上帝對我們的討罪?是為了「自保」於上帝的審判?還是因著基督的愛而回應,讓「關懷」成為我們生命的一部份,而不是一個「責任」。

我真的希望有更多人能在人生最後的一刻前得著救恩(我當然不是說可讓他們健康之時便無須抉擇吧);事實上,有好些人於平順健康的日子裏總是拒絕基督的,但我們也應有一份主耶穌基督的心腸,就是願意萬人得救,不願意一人沉淪,所以當他們在人生的最後一刻之時能悔改歸向主,這便是我們最期望見到的。

在過去僅有的經驗裏,能作工的機會實際上是多不勝數,當我們接觸到一位初信主的病友時,我們更可以接觸他們的家人和朋友;甚至當這些信主時身體已非常虛弱而後來返回天家的信徒的安息禮拜中,我們更有不少傳遞安慰和福音信息的機會;所以,在我們的身邊可以看到有很多很多作工的機會,但當然也可以看到很多很多的「負累」呢!

在推動教會弟兄姊妹事奉的時候,真的看到上帝恩典是多而又多的。很多信徒常常口裏唱著「主恩足用」,也許很多時候只是在順境中唱著而矣,但也許有時候我們會常常誤會上帝對我們是不瞅不理的,而且更常常忽略自己的,我們也許忘記了把榮耀歸給上帝,也不懂得以上帝所賜的一切為滿足而發出感謝。

但當弟兄姊妹們在醫院參與義工探訪事奉的時候,他們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很幸福的了,發現原來人生最大的禮物就是健康。基督耶穌教導我們去愛鄰舍,我要問兩條問題,第一,誰人負責執行這「愛」的任務?第二,這個愛的對象在哪裏?我們這些健健康康的豈不是承擔這服侍比我們不健康的人的麼?那些不比我們健康的人就是我們這些健康的人所要服侍的對象了。

今天我們嘗試匯聚荃葵青的眾教會,在我們教會所處的社區中,作一個高舉基督耶穌聖名的見證,作一個真真切切的全人關懷的服侍,要讓眾街坊見到的不是山頭主義式的基督教教會,乃是在主裏合而為一,總叫基督的名被傳開的教會,是一個有愛心、有行動的族類;但我更想我們的眼光應該更闊大的,這就是看到服侍的群體對象,讓香港眾教會也一同服侍主,一同把人生命的價值宣揚,讓基督耶穌真實的透過我們給予人人全人的醫治和關懷吧!

作者為基督教基恩會荃灣堂主任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