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因有神

 陳金蘭 

小時候人稱我為小雲雀,因為我喜歡唱歌,一天到晚無憂無慮跳跳蹦蹦的嘰哩呱啦的唱不停,給身邊的人帶來不少的歡樂與噪音。如今我自喻為一隻折了翼的鷹,望著蔚藍的天空飛也飛不起,內心充滿挫折感;然而每當我想起詩篇二十三篇的時候,我就重新得力,內心得到振奮與激勵,多少病痛煎熬的日子裏,神陪伴我行過流淚谷,抹乾了我的眼淚,使我有勇氣有力量走下去。

我自小就生長於一個基督教家族,父親做生意,所以生活無憂無慮,我的責任就是讀好書。婚後,遠離父親及親人由馬來西亞來到香港,當時我還是個不冷不熱的基督徒。一九七八年當孩子還在上幼稚園的時候,我開始感到身體不適,疲倦異常,時感頭暈,身體肥腫不分,經檢查診斷是腎炎,治好後,卻發現肋骨以下有腫塊隱隱作痛,有如針刺,一彎腰更是劇痛難奈,全身的關節又紅又腫,發滾發熱,十指彎曲變形有如雞爪,不能伸屈,連拿筷子湯匙的能力都不能,我失去了活動能力;穿衣都要借助他人,痛楚難堪。時常無故暈倒不省人事,經詳細檢查及電腦掃瞄證實是類風濕關節炎及肝硬化。引發了一糸列的併發症,全身的機能都出現毛病。腸、胃、腎臟沒有一樣正常,脾臟更漲大至原本的五倍。內分泌系統也失調。也由於內臟出血以致需要輸血,後來更引發腹水,腹大便便似臨產的孕婦,因腹水引致腹膜炎,有時痛得太厲害須靠注射嗎啡針止痛。夜不能眠,就是服用兩三片安眠葯也只能睡二小時而已。醫生告訴家人病情嚴重要有心理準備,因我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就算不惡化,最長也只能四年壽命。當時我也自覺距離死亡只是一線之隔,想到三個活潑可愛的孩子,年紀還小,仍須媽媽的照顧,我心裏極度憂慮難過,想到聖經的話語神的應許;我們的天父是愛我們的,祂確不因我們求餅而給石頭;也不會因我們求魚,反而給蛇。所以我膽敢懇切的向祂祈求給我延長壽命,等待三個孩子可以自己照顧自己,因我還未盡做母親的責任,怎能捨棄他們而去呢?

感謝讚美神,祂有無限的慈愛及恩典,祂所賜的超過我所想所求;我不但得醫治,生命也得更大的改變,更充實,並且有能力在一間基督教書室工作。在工作上我確立自己的價值觀,增加了我無比的信心,因為接觸書籍我的知識、靈命更得增進。神是愛我,施我厚恩!

我珍惜每一天,為每一天感謝神,也每天求神加力量,因為每一天都是神所賜的。基督徒並不是沒有病痛與苦難,因為神沒有應許天色常藍,但神卻應許生活有力,試煉得恩助,靠著神我們有力量勇氣戰勝一切。身為一個長期病患者,身患類風濕關節炎、紅班狼瘡病及糖尿病,死亡對我並不可怕;然而要面對疾病而生活下去卻不簡單,因為前路將是崎嶇難走。但我知誰掌管著生命,我也知誰管著明天,祂必帶領我勇敢的走下去。在二十多年病痛的煎熬中,我不停經歷神,祂是信實的,是公義的,也是慈愛可信靠的主宰;祂更使我學習關心別人,瞭解別人的需要。我的身體雖然是千瘡百孔,常常帶給醫生很多的煩惱,但依靠神我一無掛慮,因祂告訴我「日子如何,力量也如何。」我的健康日趨惡化,尤其是關節一天天損壞,備受痛楚的折磨。膝關節已壞到極點,紅腫發炎,以致我站起身或走路時就痛得內臟要撕裂般,結果我不得不放棄了服務了十年心愛的書局工作。我的左膝關節再無法以葯物治療,須動手術做全膝關節置換手術,但我長期服用激素(約十五年),以致患上糖尿病,加上患有紅班狼瘡病,骨科醫生不敢也不想為我動手術,恐怕我有生命危險。在前路茫茫之下,神聽禱告為我預備一位忠心愛主的基督徒醫生為我做手術。一九九九年八月二日在神的看顧帶領下,我順利成功的完成手術。住了兩個月醫院;得到醫生、護士及職工們的愛心照顧,我迅速康復。今日能重新站起來行走,全是神的恩典。「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神的應許永不落空,祂的能力在軟弱人身上顯得完全。無論世間有多少苦難,病的煎熬有多艱苦,全因有神;我有盼望、喜樂、平安。

我以為經過這次換膝關節手術之後,應該有一段時間這身骨頭不會再煩我了;那知數月之後脊椎又起了革命,我的神經線被脊椎骨所壓,引起雙腳痺痛抽脛;使我夜不能眠,日不能行。我的活動能力再一次受限制,信心再次受考驗,主差祂的僕人,弟兄姊妹及親人為我代禱,使我重新得力,有力量再次應戰。經醫生診斷已到了非做手術不可階段。結果於二○○○年十月廿六日我再次接受脊椎手術。神再次在我身上彰顯祂的大能。

這次手術康復需時,但我堅信神醫治的大能,願將一生的經歷,神給我的恩典與人分享,成為別人的祝福。願一切的榮耀頌讚都歸予至高的阿爸父,就是那創造宇宙掌管萬有的真神。哈利路亞!

(作者為香港基督徒護士團契幹事,此文版權為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