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老病死,與我何干?

 梁遠輝 

嘩嘩一聲,BB出世了,我戰戰競競地接著他,這是我第一個接生的嬰孩,他樣子很甜美,無愁無慮,我真是很羨慕他呢!心中還是掛慮下星期的婦產科考試,不知道可會遇上「殺人王教授」?同組祇有三個男同學,因為女生傳統不會在婦產科不合格,我的不合格機會是三十到六十個巴先。自嘲道,幹嗎!驚慌到這樣子,連初生嬰兒也要比你鎮定。

人在世上,最單純,最無憂無慮,就是他從母胎出來的一刻,隨著人的成長,遇見很多不幸、失敗、虛偽的事情,漸漸地對周圍的人物及環境,失去信任,每事都抱著猜疑的態度和眼光,要知道世上連一個義人也沒有,那有一個完全正直可信的人,那麼人又怎樣有平安和喜樂呢。強如雅各,他未出母胎已有神的應許和保守,要得長子的名份成為大國,又得享長壽,可是,他用盡了自己的手段,艱苦經營一生後,卻說我的日子又短又苦。

究竟人出生為了什麼?為了憂慮?疾病?痛苦?人生又有什麼義意呢?作醫生的豈不是迎接多一個將要受苦難的人嗎?

每天看病人的時侯,我都要說十數遍同一樣的話,「阿伯(婆),你是患了退化性關節炎(俗稱風濕)或骨質疏鬆症等,是老年病的一種現象,醫學上還未有好方法治療,暫時可以用止痛藥控制痛的症狀。」一種無奈的心情是何等的傷感,學醫這麼多年,好像祗比病人多一點知識罷了,治病嗎?不要那麼自大!更不開心的,就是感覺到病人心中的無助與絕望,你能作些什麼?祇好安慰幾句,醫生也會老化云云!

聖經說人可以活到七十,強壯的可活到八十,真希望所有人也可以像摩西一樣,到死時一百二十歲仍然健壯,眼目清明,頭腦清醒。可惜自從人犯罪後,老化及肉體的死亡已經成為人不滅的咒詛。醫生又怎能大過神呢?

也許眾人都認為治病是我們作醫生的強項及天識,我倒不能否認。可是,有很多的疾病會自然痊癒,如感冒,傷風,輕性腸胃炎等;又有很多的疾病是無法根治的,如高血壓,糖尿病,紅斑狼瘡等;更有一些是無法治癒的,如晚期癌症,中風、多種遺傳病等。醫學可以實際改善一部份疾病而矣。這也是我為甚麼選擇作骨科醫生的原因之一,希望能夠作更多有效的治療,如動手術將骨折固定等,能帶給我作醫生的使命及滿足感,病人也會感到我們正在幫助他。

可是,這是一個打不完、勝不了的仗。不是嗎?那個人病完不會再病,除非這一次他一病不起、嗚呼哀哉。醫生也面對著失望與錯折,誰喜歡下一盤必敗的棋局呢?我現在倒成熟多了,祇希望能使病人減少痛苦、改善功能、早日回復從前的生活,這就心滿意足了。反正神是有祂特定的計劃與時間,每人都有他的際遇和審判,栽種有時,收割也有時,我怎可超越神的旨意呢。

我在大學唸二年級的時侯,有一個同學好好的與我說了明天再見,兩天後就聽到了他的死訊,說是患了急性肺炎,咦?這不是一個很易治癒的疾病嗎?用抗生素便行,但是他真的死了,前天還在踢足球,今天卻來個英年早逝,生命真是脆弱啊!記得幾星期前,我們還給他傳了福音,卻不得要領,救不了這個靈魂!

作見習醫生時,最不喜歡到腫瘤科病房,恍惚眾病人坐以待斃似的,死氣沈沈,了無盼望,望之鼻酸。行醫多年,最怕送病人最後一程,甚麼心肺復甦,注射強心針,九成失敗,肋骨全斷,可能祇是延長病人的痛苦而矣!救治與給予痛苦,如此兩難局面,內心的掙扎與不安,不足為外人道,最要命的,就是要面對傷心欲絕的家人,他們失落、否定、憤怒、哀傷、內疚和彷徨。到了醫學的盡頭,看見這種情景,真的無言以對,巴不得有耶穌基督的復活能力,能叫拉撒路從墳墓中出來。可是理智與冷靜壓倒一切,又迅速回復一個穿著白袍的醫生,表面上沒有什麼情感似的,也許這才不至於精神崩潰。

人不是人手所造的,不可以由人(醫生)去決定生死,這是神的創造。

我真要羨慕傳道的同工,他們的腳蹤是何等佳美,無論生、老、病、死,他們都能挽救人永恆的生命,真是何等寶貴。

最後,我有一個盼望,希望每一個病友都能夠珍惜自己在世的日子,生老病死是必然的定律,每人都要面對,只要信靠我們創始承終的耶穌,祂的慈愛和賜下的平安,必叫我們活得更精彩、更有意義。

作者為仁濟醫院骨科高級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