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明前的日子

 嚴素芬 

轉眼信主受洗已有十年了,回望這段將行了一半的人生道路,要感恩、要數算神的恩典,歷歷在目,縱使有千言萬語,也說不盡祂的大愛是何等長闊高深。當人生的經歷越是豐富,越是看到神的保守和看顧,是祂讓我找到黑暗中的曙光,和人生中的盼望,祂讓我明白「愛」的重要,亦教曉我如何在痛苦中學習忍耐和等候,操練以無限的愛心去愛身邊的每一個人,曉得為何而生存,忍受痛苦。

我出身於一個普通的家庭,有父母、婆婆、舅父、和兩個弟弟的疼愛,童年時的生活可算是我一生中最快樂無憂的,一家人的生活過得很愉快和滿足。

七五年初是噩運的開始,我的大舅父因爆血管與世長辭,八○年分別在八個月之內,二舅父、婆婆和媽媽亦先後因病逝世。從此我要肩負起做媽媽和姊姊的責任,照顧家裡的一切。這個打擊,對一個只有十四歲的女孩子來說,無論在心靈、精神、和肉體上,都使人心力交瘁。那段日子,一方面要讀書,一方面要料理家務,照顧兩個分別是十二歲和七歲的弟弟,身為大家姐的我,實在一時間難以接受和面對,亦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時間。

面對生離死別和經濟困難,全家都瀰漫著一片愁雲慘霧,爸爸的意志也變得消沉,他終日以酒消愁,怨天怨地,脾氣也變得暴躁。還記得爸爸有一次把寫好了的遺書交給我,並叮囑我好好保存,我立刻把它收藏在抽屜的深處,希望永遠也用不著它。那時我的心很酸,更忍不住眼眶的淚水。當時我只是想:「爸爸,我只知道我們是你親生的兒女,願意與你一同面對艱難痛苦的日子,待我畢業後,找到工作來改善家庭的生活,讓你臉上展露笑容。」這是我唯一的心願,希望能報答他多年來的養育之恩。

中六畢業了,我患上了貧血病。八五年的某天,我暈倒在家中,接著每天要打一支補血針,和吃很多粒藥丸,終日臥床的日子,維持了三個月。我進入了情緒的最低點,我孤單、無助、恐懼、自卑、悲觀、失去自信和自尊、討厭自己,甚至難以接受自己蒼白醜陋的面容,加上面上的「青春痘」長得很厲害,更不願抬頭面對世界,我曾想過了結自己的生命,我怨恨上天的不公平,為何要我獨力承擔這份艱辛的使命,但當我想到爸爸和弟弟們往後的日子,我就放棄了這個念頭,靜心休養,重新振作。

病癒後,過了一段日子,在神的引領下,我被安排在明愛醫院擔任文職的工作,亦在機緣巧合下,由一個為期三個月的臨時工作,轉職為有全面福利保障的長期僱員,一直任職到現在的第十三個年頭。

八九年五月,爸爸患上了肺氣腫,需要購買一部氧氣機,就在我四處張羅這筆費用期間,神就派了祂的使者來幫助我。有一晚,我接到一位醫生的來電,她以溫柔的聲音安慰我,並願意代我支付買機的費用,還有其他同事的關心和幫助,他/她們的恩情,我銘記於心。不幸地,「不用買機了!」這句說話,就成了我父親的遺言,在深切治療病房內,看著他安靜和詳和的面容,觸摸他瘦骨嶙峋的身軀和冰冷無力的雙手,心裡說:「爸爸,請不用擔心,我會盡力照顧弟弟們,請安然去吧!」

九○年六月十日,我受洗加入教會,並在九一年十二月與振偉建立基督化家庭,一起過新的生活。往後的生活也不是一帆風順,家中也發生大大小小的事情,但有主的幫助,也就更有力量面對了。

「我豈沒有吩咐你麼,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 神必與你同在。」(約書亞記一: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