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北經歷

 趙志旋 

這是一次難忘的旅程和經歷。只在數個月前,我還是對「醫療短宣」認識模糊,只覺得這是靈性較高的基督徒醫護人員才參與的事,而自己則從沒想過參與,因為自覺靈命不高。剛巧團契的阿貴牙醫夫婦,是「香港醫療動員會」(MMC)的骨幹份子,計劃在四月與「泰北傳愛團契」合作,到泰北短期宣教,但在出發前個多星期仍未找到西醫隨隊。經弟兄的邀請,加上太太的鼓勵(雖然有兩個年幼的兒子在家),便毅然接受這份差遣。

出發前夕,心情是既興奮,又覺得是迎向挑戰,因為目的地是既偏遠又落後的泰緬邊境金三角山區,旅途需要一定的體力,亦要吃預防瘧疾的藥物。醫療隊團員 (包括牙醫、醫生、護士)由鄧隊長和何姑娘帶領,經內陸機由曼谷到清萊,再乘「開蓬」的四驅車,經三小時崎嶇不平的山泥路,才到達目的地村落。大本營是一所由泰北傳愛團契捐獻而成立的華人基督教學校,由一位當地華人傳道人主理。短宣隊除了醫療隊員外,還有三十多位隊員,由蔡牧師帶領。他們主力作主日學教導培訓,分組教導聖經班,由小學到青年班,每天都有超過一百人參加。他們也到村民家中探訪,傳講福音。各隊員不辭勞苦,早午晚工作,付出很大的精神和體力,但仍是常常掛著笑容,衝勁十足。

當地山區醫療設施貧乏,醫院幾乎是遙不可及,而且費用高昂,不是一般村民所能負擔。而上一次有醫療隊到訪,竟然已是十九年前的事了。醫療隊主要工作是開設臨時診所,讓附近村民可以來就醫。由於藥物缺乏,我們只能治療一般短期的疾病,而且因為只是停留五天,自然不能照顧長期病患者。其實醫療隊更大的功能,是藉著提供服務,吸引村民來到,讓其他隊員向村民佈道,傳講福音,這更能使他們的心靈和生命長久得益。

開診處是在露天帳蓬下設置的簡陋檯椅,工作過程中一開始就遇到挑戰,因為原本估計求診村民每天約一百人,這相信也是自己看症能力的極限,因為在醫院,慣常每晝只是看三十個病人,怎知第一天就看了一百七十個病人。這當然有賴護士隊員的緊密合作,如量血壓、量體溫、派藥等,但最終仍是神的作為。兩位牙醫也在第一天拔掉了三、四十隻牙齒。

求診者所患的疾病,很多都是與衛生環境不良有關,例如腸胃炎、肚痛、上呼吸道感染、皮膚癬疥、耳炎等。很多小孩有寄生蟲,有些更是大如筷子般的蛔蟲!預備了的杜蟲藥不敷應用,隊員要花五小時的車程下山購買。有求診的婦人的三個月大嬰兒常常嘔奶,原來是不懂掃風,遂由護士隊員加以教導;又有婦人最近喪子,抑鬱沮喪,也由姊妹開解疏導,向她傳揚神愛,給予心靈的醫治。

使我最有深刻的經歷和挑戰的,是一個五歲大的可愛女孩,在左邊腹股溝長了一個十厘米大的膿瘡,快要穿破。我是內科出身,從沒作過界開放膿手術,況且那裡無甚設備,本不應施行手術,可是當天難以安排車輛下山到醫院,而且小孩的家庭也不能負擔費用。最後,經與蔡牧師和當地傳道人商議,決定即場為女孩作放膿手術。牧師、隊員和女孩的母親一起禱告,求主保守。靠著帶備的消毒藥水和紗布,從牙醫借來的手術刀,加上護士隊員的協助,我作了行醫十多年來的第一次放膿手術,擠出了50c.c.的膿液,過程尚幸順利。此後數天由隊員為女孩清洗護理傷口,加上抗生素治療,在我們離開泰北時,女孩的傷口已經開始痊癒。女孩的母親更送給我一個自製的民族特色布袋,加上她充滿感激的眼神,使我很覺感動,至今我還記掛著那女孩呢!

當地的小孩,特別是參與主日學和佈道會的,雖然在物質貧窮缺乏的環境下生活,但我覺得他們的心境開朗,比起很多香港的小孩還要快樂。我們有一天探訪了山上一個的少數民族。自兩年前有短宣隊探訪後,村長便不再批准教會入村。這次是因為有醫療隊同行,才讓短宣隊去探訪,並且舉行了戶外佈道會,帶給村民福音的信息。

這次旅程,心情是亢奮的,經過這次旅程,我認識到醫療短宣的「表層」和「深層」意義,也醒覺到病人除了肉體的需要外,也有靈性的需要,並且給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回憶。我也鼓勵基督徒醫護人員,特別是醫生,有機會作醫療短宣,為神工作,而自己也可能有莫大的得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