預備

 黃秀霞 

當我寫這篇分享時,其實心情頗為沉重,因為今天接連收到病友去世的消息,而今晚也剛參加了一個病友的安息禮拜。其中一位今天去世的病友,我本來還想去探望他,誰知他卻突然去世,叫人一下子很難接受得來。

最近院牧事工聯會的幹事打電話來問候我,在傾談中,她問我在擔當院牧的工作中,最困難的是甚麼。當時我也答不出甚麼來,但現在我會說是要預備好處理因病友去世而帶來的哀傷。要知院牧也是人,雖然我們不是病人的家屬,但也著實和病人建立了一份關係,病人的離世也自然會牽動我們的情感。

明愛醫院的懷安樓設有善終服務部門,這處可能是院友和他們的親屬陪他們走世上最後一程的地方,但我們卻不能因為避免將來的哀傷,而故意不和他們建立關係。更何況院友不時向我們吐露他們的心事,我們細意的聆聽,盼望能開解他們的心結;而我們也幫助家人表達自己的感受。我不會為了不想自己難過,而故意不投入、或只是帶著一個「空殼」進到病房,若我不是整個人進去,又如何談得上是「全人關懷」呢?

但始終要面對的一個問題是,在突聞噩耗時,如何能處理自己的哀傷呢?我想,作為一個院牧,要預備留下空間給神、給自己、給家人,和支持自己的人,使自己可以有歇息的空間,否則就可能會因逃避傷感而離去,或是逐漸變得麻木、又或是整個人變得悲觀。

感謝神!祂很瞭解我,祂為我預備的第一個事奉工場有善終服務,透過員工的轉介、或是病人或家屬的要求,讓我有機會接觸和關懷這些病人。而在我與他們的接觸中,我體會到最重要的是聆聽││全心全意的聆聽。神知道我是一個急性子的人,做事講求效率,所以神就給我磨鍊,叫我學習上帝不匆忙,更要預備時間給病人。在走往病房的時候,腳步也許急速,但心卻不可以急,聆聽的時候也不是一種催逼,不是要有甚麼即時的功效。其實有時從院友的反應中,也能看到自己的問題,他們也會感受到我是否在想著其他事情,是否整個人在陪伴他們,還是正在匆忙之中。求神加我智慧,在聆聽院友的傾訴和分享時,有從神而來的洞察力,使我能瞭解他們的需要,從而作出適切的回應。

自我進入事奉的工場後,神讓我接觸到不少智障的病人,尤其是明愛醫院有一所教育智障小孩的樂仁學校。對一些人而言,要接觸智障人士,可能並不覺得舒服,但對於我,我卻好像對他們有一份明白的心,也許這是因為我在讀大專的暑假期間,曾在一所特殊學校代課,我發覺到原來他們都是十分的單純,能充分顯出神的真、善、美,而我也很愛他們。即使在病房中,當這些智障病人在彌留之際,我仍能感受到耶穌真的很愛他們,也許他們不善於向別人表達自己,但我深信神是很愛他們的。

我接觸過一位嚴重智障的小朋友,當我接到轉介時,他其實已經腦幹死亡,躺在床上,而他的床頭放滿了其他智障小朋友送來的問候紙條,上面寫著「耶穌愛你」等字句,並且說會為他祈禱。另外我也看到他的母親如何疼錫他,如何不離不棄,他的妹妹如何愛這位智障的哥哥。在人看來,這是一個有缺陷和不完美的情況,但因著神恩典的介入和補足,這位小孩的媽媽、妹妹和弟弟,卻能因著他的病而認識神,並且參加教會的聚會,在這位小孩去世後,神幫助這位媽媽和她的家庭從憂傷中重新開始,有盼望地生活下去,這又是一幅何等美麗的圖畫呢!

當醫生或護士轉介病人給我,我心中默默禱告交託主,就前往接觸病人,和他們傾談,有時可以很快就談到信仰,有些病人很單純的就相信了,並且很清楚並非因為「臨急抱佛腳」的理由。這一切都使我清楚知道,我只是神的一件卑微的器皿、一條流通的管子,把神的恩典帶給其他人,讓他們也可以認識神和得著神的好處。而在我讓神使用的時候,我也親自嘗到主恩的滋味!我想,只要我作好預備,神就會讓我在祂預備好的工作上有份,親眼看見祂奇妙的作為。

其實作為院牧而言,我只是一個「新丁」,沒有甚麼經驗或獨到的見解,以上所談的,只可說是一點點在這段短短的日子裡的體會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