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主不是賭博

 黃耀昌 

二○○一年五月九日,是一個藉得記念的日子,因我再一次決志信主。這次的感受和之前那次不同,因這次我感受到神的寬宏大量。雖然我仍在罪惡中,祂仍然伸出慈愛的手來牽引我、擁抱我,就像忤逆的孩子仍能得到父親的疼愛一樣。

回想過往的日子,真的虧欠神很多很多,因以往的我,本以為只要在別人面前承認自己是基督徒,承認自己是信耶穌基督的就夠了。沒有明白聖經的教導,例如「我的弟兄們,若有人說,自己有信心,卻沒有行為,有甚麼益處呢。這信心能救他麼。你信神祇有一位,你信的不錯。鬼魔也信,卻是戰驚。虛浮的人哪,你願意知道沒有行為的信心是死的麼?」(雅二:十四、十九至二十)反而覺得參與主日崇拜、團契、教會活動,就是門面功夫,給別人看的,完全不屑一顧。再者,驕傲的心凌駕了聖經中的教訓,做出種種得罪神的行為來。當時的我是一個熱愛賭博的人,不論任何形式的撲克牌、麻雀,甚至球類運動,都可以成為賭博工具。加上靠著運氣,總是贏多輸少,不自覺的以為自己掌握了一切。

去年某日,一個噩夢傳來,我的哥哥患了血癌,才知道自已的渺小。在往後的日子,我感到生命的無奈,因我哥哥是個堅強的人,由患病初期開始,他都以個人的意志及化療來對抗癌細胞。在過程中,也曾經得到短暫的勝利,因首兩期的化療過程很順利,大部份的副作用都沒有出現。我們以為可戰勝癌魔,誰不知在第三期化療後,情況急轉直下,癌細胞沒有被殲滅,反而更加肆虐。儘管再加上中藥治療,情況仍得不到改善。直到後期,哥哥經常發高燒,更因身體的免疫系統受破壞,要入住隔離病房。在那一刻,我哥哥已知道日子近了,故無論如何都想出院回家。

五月九日上午,病魔戰勝了我哥哥的鬥志,他嚷著要回家,但醫生告知我哥哥的情況不好,若堅持出院就會有即時的生命危險。無奈,我哥哥不能平靜地接受忠告。而當時我在家中,六神無主之際,惟有禱告求神為我作主,我戰戰兢兢的求神使我哥哥的心境平靜,接受醫生的勸告,不要堅持出院。禱告過後,我仍茫茫然,因為個多小時後就要接我哥哥出院。就在一片驚惶的時候,電話鈴聲突然響起,我的心急速的跳動著,因在那段日子,電話總是傳來壞消息。當我拿起聽筒接聽時,電話中傳來的竟是我患病的哥哥。他語調平靜的對我說:「你不用來接我回家了,我決定留在醫院接受另一種新藥,看看情況有沒有好轉。」在那一刻,我整個人都覺得鬆了,好像如釋重負一樣。我想起剛向神禱告還不到十分鐘,神已答允了我的懇求,我的眼淚立時奪眶而出,原因是我感到內疚,因我由此至終都懷疑神的能力,懷疑祂對我的看顧。

那天下午,我決心找醫院裏的院牧,在東區醫院的葉牧師的引導下,我再一次,亦是最後一次決志信主。我決定將我的生命交託在主耶穌基督手裏,讓祂管教我:因我記得聖經中曾提到「我兒,你不可輕看主的管教,被他責備的時候,也不可灰心,因為主所愛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來十二:五至六)

很奇怪!信主以後,很多人和事都改變了。最大的改變是,我已和賭博劃清界線了。早前曾經有朋友邀請我和他們一起麻雀耍樂,但在神的保守下,我一口拒絕了。事實上,我仍有很多地方需要學習;不過,我深信主耶穌基督會幫我打那美好的仗。真的感謝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