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夠用─吳佩貞

 許美恩 

誰說在家中相夫教子是中國傳統已婚女性的必然生活方式?吳佩貞一直渴望自己的生活更加多姿多彩,有所貢獻。「女兒長大了,已經進入社會工作,她懂得照顧自己,我亦大可放心到醫院探訪。」她雖然有這麼大的女兒,身上倒找不著半點「老」的味道,笑容可掬的臉上帶著親切,教與她接觸的人也感到溫暖。

原來佩貞參與義工行列,開始是一個偶然。一個甚少留意教會佈告版的人「忽然」發現了浸會醫院「福音大使」義工培訓班的海報。「當中吸引我的,是課程大綱中有關聆聽、關懷及溝通的課題,是帶著福音使命的『非一般』關懷。」她深信只有基督信仰才能為人的心靈帶來出路。

充滿了憐憫細胞的佩貞,在未正式當醫院義工時已經是教會探訪隊的一員,最愛四出探訪關懷會友,特別是探望醫院的病友。雖然只當了大半年的醫院探訪義工,但一談到探病經歷她便會雀躍萬分。「有一次到醫院探望一位教會的長輩時,看到側旁的床躺著一位患肝癌的年輕太太,言談間得悉她兒子還在讀小學。當時我的心實在忍禁不住,便走到她床前為她禱告。」這次經歷使她深刻體會到人生命的短暫、靈魂得救的重要、傳福音的迫切。那時只信主不久的她報名參加「三福」培訓課程,要為神作更多的裝備。

「三福佈道跟醫院佈道有很大分別。」她說:「醫院福音事工以關懷為首要的出發點,要讓病者從我們身上感受到基督的愛,作生命的見證。何時及如何向病者介入福音話題也得因應情況。三福卻會直接了當的問『若今天晚上離開世界,你會到那裏?』,但向病者脆弱的心靈如此劈頭一句,便得三思。」實在的參與使她明白,不同的訓練適合不同的對象。儘管佩貞也曾經因為在整個探訪過程中也沒有機會與病者談及福音的話題,而使她有失落的感覺,但分享中看到她似乎已找著醫院關懷的門徑。「這倒要多謝黃玉冰院牧的提點與教導啦!」她笑著說,探訪現已成了她的一大享受。

最教她難忘的是一位病重的中年男士。當時他的妻子默默地守候在旁。「相信是神的感動吧!原本我已離開醫院,卻邊走邊記掛著這對夫婦,而且心裏有催逼要回去看望他們。」佩貞順服折返醫院。「他們並不是基督徒,但當我要求一起禱告時,妻子倒不反對。丈夫雖然病得軟弱無力,但在禱告之後,他那乏力的手還是竭力的拉著我,且努力地從口中『噴』出幾道氣,幾道連聲多謝的『氣』。那一刻,我很感動!」輕得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在佩貞的腦裏卻深刻得如火燒的烙印。

不說不知,已為人母的佩貞原來很怕小孩子。這是因為親戚中的一位「小霸王」曾使她不快的經歷與誤會。深知每個孩兒也是父母的心肝寶貝,她既怕弄傷孩子脆弱的身體,亦怕做了讓孩子父母不悅的事情。但神似乎要藉佩貞這弱點來張顯祂的大能。「最初知道被安排到兒科病房,心知『大事不妙』!一個害怕小孩的人如何在『仔房』自處?緩衝之計就是每次也只跟孩子的父母說話。」古時有約拿逃避到尼尼微城,被大魚吞了,三天後吐到尼尼微城的岸邊。佩貞的一切舉動當然也看在神的眼裏,事情很快被黃院牧的「慧眼」看到了。「這倒要多謝黃院牧,在她耐心地向我教導與孩子講故事及溝通的技巧後,現在我不單不再害怕小孩,且還愛逗他們玩哩!實在感謝神!」

佩貞說她深刻地經歷了哥林多後書十二章九節所寫的「…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