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我何干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最近見報的「捐肝被棄」和「貴藥自付」兩宗新聞,都充份反映出今日政府已「窮」於付醫療開支。撇開人為的失誤,管理不當而做成資源錯配等問題不談,以現時的財政應付日益增加的需求,問題也遲早出現。

根據統計處所作的報告,全港長期病患者佔人口百分之十三之多,約共八十八萬(表一),傷殘及弱智的亦有百分之四,約共三十萬(表二)。而按醫管局所公佈的數字,全港四十二間醫院,計共約二萬九千張病床,即每一千人有四點二張病床(私家醫院的不在內),每年病人出院人次達一百一十五萬(有些是多次進出,有些是在院死亡),專科門診求診人次更達八百一十三萬人次之多,而急症室也有接近二百四十萬人次,這些數字,正是說明政府醫療負擔之重。(可瀏覽醫管局網頁http://www.ha.org.hk/)

雖然醫管局每年有近三百億可以開支,但要應付上述的需求,仍要不斷思考如何開源節流。「捐肝被棄」和「貴藥自付」已見醫管侷促襟見肘的困境。

由於醫療科技不斷推陳出新,對疾病的偵察、預防、治療的方法也愈來愈多,因而人的壽命也愈來愈長。結果要用在醫療健康上的費用也愈來愈高,而「病人」的比例也愈來愈大,這正好構成了現代文明的一幅怪異圖畫。年輕時唸創世記,不明白上帝為甚麼禁止吃了分別善惡樹果子的亞當夏娃,不容他們再摘生命樹的果子(創三:二十二)。如今才知道沒有解決罪與死的問題,就連長壽也是一種折磨。

當然,這只是從信仰角度而言,人生於世,總是要努力活下去,並且追求健康、快樂、平安,正如傳道書所說:我知道世人,莫強如終身喜樂行善,並且人人吃喝,在他一切的勞碌中享福,這也是神的恩賜(傳三:十二)。因此,信仰的終極判斷並不妨礙我們在今生的努力生活,積極行善。因為即使人犯了罪,上帝仍給人衣服,以保護他的身體和尊嚴,也讓人有耕有食,以維持生命健康。所以雖然為醫療科技的發展,不等於更有能力解決人疾病的問題,但我們仍別無他選。

由於上帝並沒有任由人類自生自滅,而基督教的信仰更是建基於上帝的救贖之上。這救贖不單只在永恆的天國和靈魂的得救,更是關懷人的今生今世和身體的健康,這一點在耶穌一生的事工之中清楚可見。「耶穌走遍加利利,在各會堂會教訓人,傳天國的福音,醫治百姓各樣的病症。」(太四:廿三)

處在今日香港,我們既要明白到不能過於倚靠政府醫療,更要知道將有愈來愈多的人會因為醫療資源不足而受苦。作為一個市民,當然有權有責向政府提出意見,要求善用資源,合理施救。但作為基督徒,我們明知資源有限又如何擔當「救贖者」的角色?使病者可以因為我們而多一份醫治的希望或是多一分在病中的關懷。相信這不單是院牧事工參與者要思考的問題,也是作基督徒和教會要思考的問題。因為「棄肝」事件所反映的深層問題,絕非與我相干!

長期病患者數目(表一)

病患類別 人數 佔全港人口(%)
高血壓 367,300 5.4
糖尿病 165,600 2.4
心臟病 120,400 1.8
肺病及呼吸系統毛病 89,700 1.3
消化系統毛病 47,400 0.7
白內障 40,100 0.6
類風濕關節炎 34,800 0.5
中風 34,700 0.5
癌症 31,300 0.5
甲狀腺疾病 21,700 0.3
腎病 21,500 0.3
肝病 20,000 0.3
合計 *882,700 13.0

*一名人士可能患上多過一種長期病患
註:長期病患者定義:在統計時需要持續最少6個月接受治療

本港殘疾人士數目(表二)

殘疾類別 人數 佔人口比率(%)
身體活動能力受限制
(肢體傷殘/坐輪椅)
103,500 1.5
視覺有困難(失明/弱視) 73,900 1.1
聽覺有困難(失聰/弱聽) 69,700 1.0
精神病 50,500 0.7
言語能力有困難(啞) 18,500 0.3
自閉症 3,000 少於0.05
總數 269,500 *4.0

*部分殘疾人士可能有多項傷殘
註:統計處另推算弱智人士約62,000至87,000人,約佔總人口0.9-1.3%

資料來源:統計處第二十八號專題報告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