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肢」可惜

 羅杰才 院牧事工聯會總幹事 

二○○ 三年第一件觸動全港的「大新聞」,是一月三日在將軍澳垃圾堆填區接連發現人體殘肢。起初警方把案件列為「屍體發現」處理,新聞以「人體殘肢」作報導,顯得相當重視。直到事件真相漸白,描述就大有不同了,「醫學殘肢」、「人體標本」、「醫療廢物」都有用上,關注的焦點已轉移到管理與衛生的層次,追究的是否有人疏忽偷懶,會否傳染病菌。至於那任人宰割之後,再被丟到堆填區當作垃圾的「那一個人」,似乎不再被受關注了。或許,「他」從來就不曾受過關注。

雖然我們死後被當作「人體標本」的可能性並不高,因為那些都是來自公共殮房無人認領的遺骸,或是由其他地區買回來的屍體(一般是較貧窮的國家)。但這種對待「死人」觀念和態度不改,恐怕難以營造一個真正優秀的醫療環境。而我們也有可能在生前成為另一種被隨意殺割的「人體標本」。因為對在生的「人」的態度如何,是從對已死的「人」之中培育出來的。

去年隨香港三間基督教醫院的院牧部訪問台灣,在慈濟醫學院聽他們講解「大體老師」的印象,至今難忘。所謂大體老師,就是人自願在死後把身體供給醫學生作「教材」作解剖實習之用。但慈濟的創辦人證嚴法師卻給這具屍體,冠上一個莊嚴的名字││「大體老師」,意思就是以偉大的身體作醫學生的老師。就這樣,一下子把次序、關係、尊卑都顛倒過來,真是「起死回生」,化腐朽為神奇。

證嚴更要求有心作大體老師的人要自愛身體(生命),又要求醫學生對屍體抱尊敬的態度,下刀千萬小心,就像殺割活人一樣。完成了學習,醫學生還要寫信給「老師」,向他們辭靈致意,感激「他」的教導,立志以醫病救人作為報答。而「老師」則在最崇高莊嚴的儀式中火化,並受供奉。

當日一位在醫院擔任高職的團友,瞭解過「大體老師」之後,表現得十分激動感慨。他說,當年在港大唸書時,花兩佰元就可以買一件屍體,任殺任割。有一次他甚至故意把一隻手指割下,放在女同學的書包之中,作為捉弄。那個「人」就和陶泥一樣,任由搓捏拼湊,是工具,也是玩具。他從中學會了關於人體的知識,卻從不曾在當中發現「人」的尊貴。在對照之下,那一刻他實在萬分慚愧,百般感慨,不住的說,要反省、要學習。這一次的印象,使我明白到如何對待死人,是學習尊重生命的起點。

「大體老師」固然值得欣賞和尊敬,然而是否能夠因此而重建「人」的價值與尊嚴,仍然值得商榷。首先,這和所有器官捐贈者一樣,是把自己留之無用的身體獻出,無疑是偉大的行動。但這並不能算是對「人」的價值作出肯定,那只是願意對生存的人作出貢獻,希望使無用之軀,做些有意義的事,並不表示捐軀的人,認為這副遺骸在本質上就有意義和價值。其次,慈濟是用功德的觀念去吸引,以長生供奉作招徠,參與者或有出於純粹,但難免亦因為「利益」的原故。日子一久,恐怕這也會化成形式。而且,若要對「人」的價值與意義作根本的肯定,必然先要對「人」(包括身體靈魂)的本質與命運有所肯定。

事實上,不論是對在生或是已死的身體,在基督徒的眼光之中,都是一樣尊貴。這不單是因為這個身體源於上帝親手創造,更是因為這個身體有上帝所賦予永恆的特質。《使徒信經》中「我信身體復活」,與耶穌應許「信我的人,雖然死了,也必復活」(約十一︰二十五),和使徒保羅說「這必朽壞的,總要變成不朽壞的」(林前十五︰五十三),都清楚地指出了作為一個「人」的整全性和永恆性,是包括身體在內的。在哥林多前書十五章,使徒保羅寫了很長的篇幅,似乎是要我們明白復活的真實。但他真正的目的,其實是要肯定這個會朽壞、羞辱、血氣的身體有永恆的價值與意義。因為「它」就是那個不朽壞、榮耀、永恆的身體的種子。人的尊嚴、價值、意義也因此而得到肯定。也正因這個原因,教會在重塑「人」的價值與尊嚴的事上,實在責無旁貸。

雖然我們不會像慈濟一樣,有死後功德的吸引。然而,向每一個人,特別是在醫院裏的人,給予關懷幫助,用矜憫慈憐的心,表明對每一個人尊重與珍惜,是我們的責任。明白這個道理,才可以瞭解耶穌傳道為何並不止於講解道理,更著重走入受苦患病,甚至已死的人當中,豈不是一次一次清清楚楚的表達出祂對每一個「人」的重視與珍惜。因為祂知道每一個人,不論貧富貴賤,健病傷殘,都一樣擁有上帝的形象與尊貴,祂也知道要誘發傳道最大的力量,是要由「人」開始。慈濟是近年才有「大體老師」,但主耶穌在二千年前已親自來到人間,且取了人的樣式,甚至為人而犧牲,以自己的生命注入「人」的生命之中,將自己的尊榮覆蓋在人的羞辱之上,這不是由古至今教會所信所傳所見證的嗎?

香港大學醫學院在事後承認了處理不當,也為引起公眾不安,浪費警力而致歉。但視人體為「標本」,是「工具」、是「死物」的觀念,或許才是最值得可惜的地方。我們相信,重新注重「人」的尊嚴與價值,是今日醫療的重要課題,也是今日教會的重要責任。

在二○○三年工作的第一天,「院牧聯會」的同工們像過往兩年一樣,以退修、回顧、前瞻為新一年的事工立標起步。雖然那一天棄「肢」事件仍未見報,但我們已再一次認定「院牧事工」的核心價值和方向,是要引動教會關心醫院裏的「人」的需要,因為惟有「人」的價值和尊嚴得到肯定,耶穌基督的真實性才會被感覺得到,福音裏所強調的愛,才會被認為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