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急壞了!急症室收費需兼顧的問題

 黃成榮 

一想起個「急」字,相信大家都會聯想到「急症室」收費的問題。唔講你唔知,香港雖然不是一個「社會福利國」或「社會主義制度」下的城市,但市民一直可以享有免費之急症服務。不論你是男女老幼,如果要到醫院看急症,一律不會收費。坦白說,這個制度還比社會主義國家,例如:中國也要好,因為在中國看急症,如果沒先付錢,大部份醫院都不會提供服務,如果你要輸血,一般都要先收費,否則醫院亦不會替你辦。從這個角度定來看,香港作為一個資本主義社會,推行「急症室」收費是一個很正常的政策,沒有甚麼要爭論。

那麼?為何是次的改變引起這麼多的爭論,甚或批評呢?到底我們應從那個方面立論,作個公平的討論呢?我們可從下列各項問題來仔細分析一下,讓道理愈辯愈明。

一、急症室應否收費?

眾所周知,急症室若不收費,好處自然在於使市民能在緊急時得到免費的醫療服務。舉例而言,從一群長期病患者的角度來看,急症室收費對於他們來說便等於在無形中加重了他們生活的成本。讓我們試想像一下,當一個長期病患者每星期都有兩次需要尋求急症室服務,而每次的收費為港幣一百元正,對他們而言,每月便要花多八百元的醫療費用。對於一群長期病患者來說,這無疑是增加了他們的生活負擔,這種做法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吃不消。而且,大家都知道很多的長期病患者同時亦是領取綜?的人士,他們大多數都是損失了部份或全部的正常工作能力,所以急症室服務收費對於他們來說,實在是百上加斤、苦不堪言。不過,問題是近年急症室服務有被濫用之嫌,我最近也有多次要陪伴家人尋求急症室服務的經驗,每次到達急症室都看到一大群人在等候,有時真不知那個病人是「急」還是「不急」的?的確,有些人可能是因為急症室免費而來的,於是緊急者還要在等,有點兒阻慢了最有需要的人。從這個角度來看,收費是有必要的。

二、收費目的何在?

當醫管局提出要收費時,市民當然立刻聯想到醫管局有「赤字」,所以要「收費」。其實,急症室收費是可以幫助開源節流,但不能幫助醫管局的財政很多,最多可省回的只是十多名醫生的工資吧!想深一層,政府推行收費之目的並不是為了阻嚇市民不去用急症服務這般簡單,反而是一個醫療哲學的問題。收費的行動反映著公立醫院免費服務的終結,本港公立醫療將要進入一個邁向用者自付的制度。這個制度是指私有化的制度,表明了政府對社會福利的縮減,是源自「戴卓爾夫人主義」的。可能有學者及爭取市民福利的人士一早已經看出了這個走勢,才會大力反對急症室收費的政策,因為當這一關失守,其他服務的收費可能慢慢增加,一發不可收拾。

三、收費應收多少?

鑑於收費與不收費均處於兩難的局面,當政府決定要收費時,市民只有「肉隨砧板上」。問題是應收多少?一百元、還是五十元?最後,醫管局定價一百元(非本港市民為五百七十元),其實背後亦有其玄機。原因是訂得太平宜,不能收阻嚇之效。而且,最重要還是幫不到私家醫生,因為公立醫院自從改善了建設及服務質素後,私家醫生之生意一直下降。醫管局有見及此,為有將訂價拉高至一百元,並同時在急症室張貼私家醫生日夜應診的資料,可見這個推斷錯不了。

四、急症於室收費出現混亂

我對急症室收費沒有「好感」或「惡感」,但卻有憂慮。第一,當醫管局決定收費一百元後,我最擔心的是有一些人因緊急去醫院而沒有帶錢和身份證,於是可能遇到登記人員之刁難,令人煩上加煩。第二,申請豁免者肯定遇上困難,因為收費政策推行前,豁免機制及詳情仍未訂好,再加上醫務社工本身工作繁忙,病人變為「人球」事件將會出現。第三,急症室收費將令綜綬人士、老人及長期患病者百上加斤,若然局方沒有豁免他們之收費,我會擔心有人因為怕花錢而延誤就醫,最後害了病人。

五、加速社會分化

另一方面,我亦擔心急症室收費將香港人的凝聚力打破,減低普羅市民的團結和整合性。由於在推行收費的過程中,政府往往誇大了急症室的濫用問題,於是至令市民之間產生分化作用。再加上前文所提及的豁免制度未完善,登記人員可能對付不起錢的人有另一套的咀面,至令低收入者更不好受,於是使社會更加分化。

總結而言,我認為政府這次急急推行收費的政策並不明智,若然能先訂清楚豁免的細則及由何人來執行批准豁免才推行收費政策,這樣可以減少混亂和社會分化。當然,亦可減少醫務人員和社工互相推搪的情況。此外,收費亦不應訂於一百元這麼高,訂於五十元已可以收到效果,因為五十元已經比門診收費為高,而且不會阻礙低收入者求醫。是次醫管局一意孤行地急急推行收費政策,有偏幫私家醫生之嫌,並且沒有細心體察市民的需耍是藉得被人批評。讀者們,你可有同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