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伴我行過死蔭的幽谷

 潘士宏牧師 

「癌症」對我而言並非一個陌生的名詞,家姐梁潘瓊芳師母於一九七五年死於乳癌,家兄潘士諤牧師於一九八○年死於血癌,姐夫曾煒存牧師於二○○一年死於肺癌,因此我也曾略嚐「抗癌」的滋味,屬於「癌症」高危一族的我,當然不希望自己會染上此症,卻是不能倖免,然而藉著疾病讓我更經歷神的看顧和弟兄姊妹的關懷。

我於○三年十一月身體例行檢查時發現前列腺特有抗原指數(Prostate Specific Antigen簡稱PSA)稍高(6.29),遂由家庭醫生轉介見專科醫生,經探肛(Digital Rectal Exam)及切片檢查(Biopsy)後,於○四年一月廿一日(正是農曆年三十晚)專科醫生診斷我患了「前列腺癌」,我在毫無症狀下得此惡疾,真覺得有點兒茫茫然不知所措,然而全家人內心卻很平安,深知生命在神手中,我們安穩在祂裡面。

當時醫生告知我的前列腺內有兩小點癌瘤,只有兩毫米大,癌症鑑定(Cancer I D) 是T2A,癌症平分(Gleason Sore)是3+3,意思是屬第二期癌症,癌細胞在前列腺的一葉內,生長速度緩慢,他提出四個處理方法供我選擇:1. 做前列腺切除手術,可以把癌細胞完全除去。2. 體內放射療法,使癌細胞漸萎縮至死。3. 暫時置之不理,半年後再檢查,才再作打算。4. 成為臨床試驗(Clinical Trial)的一份子,以供研究達九個月之久。經禱告、與家人商討、前往前列腺教育研究中心請教護理人員、閱讀有關前列腺癌的書籍及小冊子、並衡量利弊後,我決定接受前列腺切除手術,醫生告訴我這雖是個大手術,卻是很簡單,他每天為多個病人做此手術,叫我不必擔心,我亦安然地預備和等候,並且通知親友及弟兄姊妹為我禱告。

手術定於二月廿六日在卑詩大學醫院施行,是日清早六時在內子及四姐的陪同下抵達醫院,門諾弟兄會華聯會主席馮國豪牧師隨後亦來到為我禱告,多謝他的關懷。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手術後,我被轉到手術後觀察室,十一時許主診醫生告訴內子手術十分成功,表面看來癌細胞已完全切除,但仍需等候化驗報告結果才可確定。內子的心頭大石剛放下,就在這時候我突然大量出血,下午一時醫生告訴內子在短短兩個小時內巳輸了三袋血給我,他們找不到出血原因,只猜測我的前列腺有一條粗如食指的異常靜脈血管,在手術時已用夾夾住,可能夾得不夠緊或鬆了,引致內出血;如果無法止血,則需轉到溫哥華綜合醫院再開刀。我在手術後觀察室內逗留至下午三點多,病情稍穩定後才轉入病房,當時我十分衰弱,陷入半昏迷狀態,有知覺,懂得對答,但事後卻忘得一乾二淨,像是患了失憶症,面色青黃,手腳浮腫,內心卻很平安,我的家人雖擔憂及疲勞,仍擁有從主而來的安穩,我相信是神所賜格外的恩典,也是眾聖徒的禱告托住我們。我在卑詩大學醫院住了兩晚,血色素有上有落,表示仍有內出血,兩日共輸入了七袋血和五袋血漿(plasma),到二月廿八日,血色素穩定在八十六至九十之間,表示已停止出血,醫生們才鬆一口氣,為慎重計,遵醫生吩咐我被轉到溫哥華綜合醫院留醫,唯恐再度出血,便於重施手術。轉院後病情更趨穩定,至三月三日出院,當時身體仍很衰弱,連上樓梯也很吃力,且帶著尿袋回家;兩星期後覆診才除去尿袋,同時醫生告訴我化驗報告結果良好,証實癌細胞已全部切除,又全無擴散現象,可說是根治了,但仍需忍受小便失禁之煩惱達四個月至一年之久,(感謝神,讓我在在四個月內小便已能受到控制)。在家休養了三個月,我便逐漸恢復工作。

事後我才知道護士及化驗室人員見我流血不止,深感不妙,按他們的經驗,認為我一定難免一死,給我輸血是多餘的,及至他們知道我是一位牧師,他們當中更有人說「這是一場屬靈的爭戰」,得知我平安無事後,有兩位非基督徒的化驗室人員興奮得大喊「這是個神蹟!」。及後我於六月覆診時詢問主診醫生我當時的血色素是否由一百四十六跌至三十九,他回答說如果真是那麼低,我應該不在人間了。他立刻翻查電腦檔案,結果証實確是低至三十九,他也說是個神蹟,原來神要在這小子的身上彰顯祂的榮耀,願榮耀歸給祂!感謝神,救我的命免了死亡!

感恩的事很多,在這裡提出六點:

  1. 對於一般人而言,得知身患癌症就像是被判了死刑,然而對信徒來說,卻是一個機會好好預備自己去見主,感謝神,賜給我這個機會。
  2. 感謝神,讓我能及早發現癌症,並且能在短短的三個月內接受手術,不至擴散,(按:卑詩省見專科醫生和做手術的輪候期很長),康復得也很快。
  3. 神為我預備一位著名的主診醫生,他是治療前列腺癌病的權威,卑詩大學醫學院泌尿科系主任、兼溫哥華綜合醫院前列腺中心總監,同時讓我經歷這些意外,祂親自陪伴我行過死蔭的幽谷,更使我體驗到「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神的靈,方能成事」(撒迦利亞書四:6),讓我再次感受到生命的短暫和脆弱,求主幫助我在餘下的年日,能更忠心的事奉祂。
  4. 蒙神特別的憐憫,我的傷口沒有疼痛,輸入那麼多血亦沒有不良的反應。
  5. 賜給我一群關心我的牧者同道,愛戴我的弟兄姊妹,在世界各地忠心地為我禱告,在我患病期間,用不同的方式支持我及我的家人,謝謝他們的慰問、探訪、問病卡、鮮花和餽贈,這一切的一切,帶給我們溫情與激勵,讓我們知道我們不是孤軍作戰,願神親自報答他們!
  6. 我的四姐(曾煒存師母)專程從愛民頓來溫哥華探望我,陪我走過這段艱辛的日子,使我嚐到親情的可貴。

最後提醒大家要注意身體健康,作息有時,均衡飲食,有適當的運動,並且要按時接受身體檢查,更要隨時預備迎見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