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一個心靈關顧的夢──新界東醫院聯網心靈關顧服務

 葉衛忠醫生 

「心靈關顧服務」是每一個醫護人員的責任。相信這一句話不會有任何在醫院工作的人會否定。就正如我們醫院內所有的服務,都是不分種族、宗教、性別、社會階層的服務。可是在現實中,有多少醫生、護士及其他醫務工作者能夠付出時間在這方面做一點工作?況且「心靈關顧」並不只是聆聽、關心、安慰這麼簡單,這方面的工作者需要有特殊的技巧及專門的訓練。

「心靈關顧服務」多年來以不同的形式在各醫院進行,他們大部份背後都有宗教團體支持,尤其是在財政方面給予支持。不同的宗教/教會,有不同的組織,各組織架構不同,行政獨立,組織之間有不同程度的協調,亦有傾向自主運作。在醫院的層面而言,由於各院的宗教背境或行政上的考慮,心靈關顧服務工作者(主要是基督教的院牧和天主教的牧靈人員,下稱關顧者)在不同醫院受到不同待遇,由於他們在醫院架構中沒有一個「身份」或「地位」,不少關顧者在提供服務時感受到挫折,甚至有不受歡迎的感覺。以上情況到了近年雖然略有改善,但在絕大多沒有宗教背景醫院的關顧者的身份只不過是「義工」而已。不禁要問一問,為甚麼一項任何人都認同的工作,在我們的醫院裏卻得不到確實的認同。

於 ○一年,新界東的七間醫院聯合組成了「新界東醫院聯網」,並進行了大刀闊斧的改革,本人當年負責統籌各醫院與復康有關的「專職醫療」服務的改革。當時,有鑑於心靈關顧服務所遇到的問題,聯繫了各醫院的同工和關顧者,決定成立一個「跨醫院」、「跨宗教」的「新界東醫院聯網心靈關顧服務委員會」。為了實現「心靈關顧是每一位醫療人員的責任」這個意念,委員會的成員包括了醫生、護士、社工、臨床心理學家及各醫院的院牧室和牧靈部代表,這個組合,給人一個中立的形象,在各方面卻較易為人接納。但這個委員會的成立並沒有得到當時的聯網管理委員會全數成員的支持,因為個別委員擔心一旦某些宗教在醫院管理局的架構內得到了一個地位,其他宗教團體(或自稱宗教團體)如果申請加入,在行政管理上會產生一些困難。當然,這個委員會終於成立了,也負起了把心靈關顧服務推上制度化的責任。基於委員會裏有不同宗教、教會及專業人士,大家互不從屬,要展開工作其實並不容易。然而,要展開工作不能毫無計劃,以下是本人對心靈關顧服務在醫院內繼續發展的一些策略及看法,本人在開始委員會工作時定下了三個目標:

  1. 確認「心靈關顧服務委員會」的領導地位
  2. 為關顧者建立一個專業的形象
  3. 關顧者以一個專業的角色,融合醫療隊伍裏面,共同為病人的康復護理作出貢獻。
建立專業形象

我們明白任何一個行業必須要達到以下的要求,才可以被視為專業:

  • 從業員擁有一項被公認的學歷(Qualification)
  • 業界內有一套要求所有從業員必須遵守的行為準則(Code of conduct)
  • 有一套自我監管的系統(Self-regulation)
  • 有一套服務標準及自我審查機制(Standard of service and self audit)
  • 中立性(Neutrality)

但以上關於「專業」化的概念被提出時,卻觸動了一些關顧者的神經,他們感受到要接受淘汰的壓力,因為未知所謂最低學歷究竟是甚麼。至於「行為守則」、「自我監管」、「自我審查」等都可能意味著將來心靈關顧服務將會喪失自主性及要接受由醫院管理局制度下的管理。更有關顧者會想到,所謂「中立性」是否暗示將來不容許在進行心靈關顧服務過程中進行信仰表述呢?

他們的憂慮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走向專業的目標,並非是為了淘汰,而是為了建立和發展。至於界定實質的要求,採取怎麼方法及過程去達到那些要求,以致過度期的安排等等,都需要有由包括各服務提供者在內的「心靈關顧服務委員會」中討論及取得共識後方可以實行,因此,實在是不足為慮的。大家不妨參考香港中醫師的專業化過程所經過的階段及時間,便不難瞭解類似的轉變是一個循序漸進及漫長的步驟。需知道,要得到別人的認同我們必需自強,付出一些代價是必然的。

融合醫療隊伍

談到要融合醫療隊伍當中,除了自我建立專業形象外,我們還要學會與他們溝通,說他們的「話」。因此關顧者們必須進修一點基本醫學知識,學懂一些醫學詞語,這些知識在瞭解病人病情方面有甚大裨益,亦會增加工作時的自信心。

此外,關顧者還要增強與醫療團隊之間的互信,或許開始時關顧者們需要積極一點,主動一點與團隊溝通,提供意見,協助解決問題(例如:協助病人決定接受一項治療)。如此,團隊才會認同我們的價值,接受關顧者的參與。

再進一步,關顧者更可爭取參加病人個案會議及顧問醫生/教授的「大巡」(Grand Round),在眾人面前作出有建設性的貢獻。在眾人肯定了心靈關顧服務的價值之後,所渴望的東西自然不難得到(例如:同工的身份、翻看病人病歷的權利等)。

至於身份方面,本人希望關顧者最終可以爭取到現時醫管局為外界專業人士所設的「名譽僱員(honorary staff)」地位,當關顧者成為醫療團隊的一部份時,得到這地位也是理所當然的。

以上所述的發展方向,只不過是本人一廂情願的理想進程,實際上,我們必須選擇在適當的醫院及適當的醫療單位作為一個模範試點,做出一點成績,然後把成功的模式慢慢地推廣,以致最終達到要實現的理想。

心靈關顧與傳道

本人認為,心靈關顧服務經過了二十年的發展仍被定位在「義工」的層面上,其中之一的原因是服務披上了太強的傳道色彩。需知道,任何公共行政組織都會避免涉及政治或宗教這些敏感範疇,以免引起爭議。我亦曾見到不少關顧者把傳道放在關顧之上,對一些本身沒有信仰的病人,這些做法是較難接受,或甚至引起反感。我認為關顧者應以關顧為本,傳道為輔的精神去提供服務。我更相信,人們會從我們的行為,領會到我們背後的宗教精神,在無形中受到引導。

至今,新界東醫院聯網心靈關顧服務委員會已經成立兩年多(其中因為「SARS」工作中斷了整整大半年)。所達到的成果包括:

  1. 就上文提到的三個目標,有了共識。
  2. 慢慢地開始把聯網內各醫院、各宗教的服務以一個統一的形象示人,這包括統一指示牌,統一印製品的格式,統一的服務轉介表格及步驟等。
  3. 開始統一收集個案服務數據,以便日後分析。
  4. 為了加快進展,我們已連繫上不同教會及各區「事工委員會」或決策者,並取得各方面的支持。

未來的日子,我們仍需要用一個「摸著石頭過河」的踏實態度,爭取達到前述的三個目標。在前線同工方面,我們要積極建立一個專業形象及努力與醫療隊伍結成夥伴關係,我們的委員會會帶頭做好這兩件事。

在另一方面,各個院牧事委會及牧靈部可以聯合起來向醫院管理局進行遊說,期望加強兩方面的協作。相信在各方面不同層次的努力下,要提升心靈關顧服務在醫院的地位及所得待遇並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