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給我再活一次的機會

 劉勝倫 

去年九月初,在一次例行血液檢驗中,醫生發現我的血液有不正常情況出現,經過重覆多次檢驗,結果仍然沒有改變,於是醫生建議我作更詳細的身體檢查。骨掃瞄(Bone Scan)報告指出,我的脊骨以及身體多處的骨骼中均有被破損的跡象,初步的診斷是骨髓癌(Myeloma)或淋巴癌(Lymphoma)。我立即被安排接受特別血液檢驗,結果對骨髓癌檢定測試呈陽性反應,我的家庭醫生便馬上轉介我到血液專科醫生(Haematologist)接受進一步治療。這位專科醫生非常審慎,在看罷我先前的骨掃瞄、X光片及血液報告,說要再安排我作更多檢查,包括驗血、在盆骨抽取骨髓組織化驗(Biopsy)及電腦掃瞄(CT Scan)。

連日來的檢查,使我開始對針刺入皮膚的恐懼及刺痛產生麻木。對於一向諱疾忌醫的我,這回可算是避無可避了。終於在九月十五日那天,血液專科醫生告訴我,他與醫院的教授商討後,都認為我是患了骨髓癌。他告訴我一般病患者可以活三至四年,但時間長短卻因人而異,也要視乎患者身體對化療(Chemotherapy)的反應而定,化療只能控制病情,又因我的脊骨有部份地方病情特別嚴重,故此需要加上放射治療(Radiation therapy)。

聽畢醫生的解說,我的心情出奇地平靜,一點起伏也沒有,只是想到若是只有三至四年壽命,豈不是不能看見兩個孩子成長?想到這裏,心中不禁有點難堪的感受,看看身邊的太太,她似乎情緒有點不安,強忍著淚水,我握著她的手,問她是否沒事,她說沒事,但她眼角的淚光卻不能再被隱藏下去了。頓時之間,我對自己的生命有了很多反省,我發現健康、生命都不在自己掌握之內,是可以隨時消失、終結的。
有一次牧師到我家探訪的時候,他問我上帝有否在我的心中說話,我想了一會,便告訴他,上帝讓我看到我的渺小和有限,我從來也沒想到自己可能在中年就這麼快會離開這個世界,我回想在我的生命當中,有多少時候,我以自我為中心,做我喜歡做的事,沒想到神到底喜歡不喜歡,我沒有尊神為大,也沒有敬祂、畏祂;但另一方面,上帝亦讓我體會祂的偉大和無限,祂是大而可畏的神,人的生命和壽數都在祂的手中掌管。

當我感到生命快要完結的時候,身邊的親人就是最重要的,特別是太太和兩個孩子,我們都珍惜每一天能相聚的機會。我想起聖經中記載的一個皇帝希西家,他知道自己命不久已,就切切在神面前苦苦哀求,結果神應允了他的祈求,額外賜他十五年的壽數。(王下二十︰1-20)我也大膽地向神祈求,也求祂增加我的壽數,不是為我能多活幾年,乃是為了建立、教養兩個孩子,讓他們認識神、敬畏神,也能跟太太多一點時間有更好的相處。

就在等候被安排接受化療及放射治療期間的那個星期,有一位姊妹專程從香港到澳洲來探望我們,給我們支持和鼓勵,真可謂是「雪中送炭」了。不單這位姊妹,我的家人、朋友、同事和教會的弟兄姊妹,都給予我們這個家庭無限的關懷和問候。教會的弟兄姊妹主動的替我們照顧兩個孩子,為我們煮飯、買菜,毫無怨言,也把我這個家庭的需要,帶進教會中為我們禱告,在香港、澳洲、美國、德國,甚至馬來西亞,都有弟兄姊妹為我們迫切禱告,以致我們面對這個難關,不感到孤單無助。

當我的身體、心靈都預備好了迎戰將要來臨的治療及挑戰。忽然,有一天專科醫生急忙召見我到他的醫務所,他凝重的一張臉,使我有點愕然,莫非我的病情起了變化,又或者醫院方面未能安排到化療和放射治療給我?怎料,他竟然告訴我,因為他們最終還是在我身上抽取的組織中找不著癌細胞,所以不能開始化療或放射治療,他需要轉介我見另一位專科醫生,是微生物學醫生(Microbiologist),當時我真是意料不及,比起當初他說我患上癌症更難接受。

真的感謝神!這位微生物學醫生在我先前在脊骨抽取組織培植中(Biopsy culture),發現了肺結核細菌(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由於我脊骨及骨骼多處有嚴重損壞,他建議我接受磁力共震掃瞄(Magnetic Resonance Imaging)去更清楚檢查受損情況,結果檢查發現我有幾處的脊髓神經,受到百分之五十擠壓(50% Spinal Cord Compression),他說我沒有下肢癱瘓可算是走運,而事實上,我下肢就是連麻痺或無力的感覺也沒有。醫生說我從一個絕症轉為可治之症,而且全身骨骼有多處損傷而沒有導致永久傷殘,是非常幸運的事。

對我而言,這次身體患病的經歷,不是偶然的事,神讓我經歷了出死入生,我彷彿接受了神給我的一個突擊考試,要看看我對祂的信心有多少,對祂的愛有多深,原來我發現我不合格,幸好神現在給我機會補考。我對我的生命有新的體驗,也對我的價值觀取向有不同的調節,每天醒來能呼吸空氣已是一大感恩了,神確實垂聽了我的禱告,使我壽數增加,在瀕臨死亡邊緣,神把我搭救了。要是我接受了放射治療,我的病情定必加重,甚至導致下肢永久癱瘓,連生命也可能有危險。

現在我接受了抗肺結核的藥物已有八個月了,身體正慢慢地康復過來。回想當初,就好像走過死蔭的幽谷一樣,也許就因為要等待、安靜的緣故,我更深體會到神是萬有的創造者,是掌管一切生命的主宰,是獨一的真神。沒有經歷苦難,就很難領悟神的祝福及預備,我想起約瑟被兄弟賣到埃及的經歷,人看為無奈、悲慘,他自己卻看為神的預備、祝福,先派他到埃及,為要保存全家、全族的性命。因著病患,我更意識到自己的軟弱,以致神的剛強在我的身上顯得完全,我相信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在患難中,我看見真情,也感到上帝的恩情,但願在我受破壞的骨骼再生之時,我的生命也同時能「脫胎換骨」。

願一切榮耀歸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