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星

 羅桂蓮 沙田區醫院院牧 

傳呼機傳來短訊:院牧,請你覆電給小恩,有事找你幫忙。接通電話後,傳來一把嬌俏的聲音,小恩喜悅的告訴我:「我要將神給予我生命的經歷拍下來,我已聯絡了真証傳播,請你出鏡好不好?」當然,為了榮耀上帝在她生命中的恩典,我義不容辭。

認識小恩大概是三年前的一個下午。那天她穿著病人的衣服住在腫瘤科病房,手裏拿著手提電話,說著笑著的坐在走廊的長椅上。我經過的時候,只望了她一眼,腳步仍向著病房走。忽然間,她放下電話大聲叫起來:「喂喂,請你不要走呀,你是不是院牧?我正要找你!」真奇怪,我從未曾探訪過她,想她怎知我是院牧呢?我停下腳步,回步走到她坐的長椅旁,問她說:「你怎知道我是院牧?我應當怎樣稱呼你呢?」她說:「當你經過的時候,我有種奇妙的感覺─你就是院牧,一點沒有錯。我叫小恩。」我們就是這樣遇上了。

小恩告訴我,她是一位基督徒,信主耶穌已有多年,有定期的教會生活;她患了急性淋巴血癌,腫瘤在她的頸部隆起。雖然愛美是女孩子的天性,但年青的她卻沒有因隆起的部位而隱藏自己,她仍然一樣的好動活潑。她主動的把病情告訴我。小恩有一份滿有理想又喜愛的工作,但因為這病不得不暫時要放下,她熱切的希望醫治後能恢復工作。雖然疾病沒有徵求她的同意就已降臨,內心的矛盾、掙扎亦會隨之而來,但卻沒有搖動對主的信靠。小恩樂觀的性格將抱怨化為感謝,因醫生能在短時間內找出病源,她已經覺得自己很幸運。

自從她來了之後,病房多了很多來探訪她的年青人,她像蜜糖一樣被包圍著,他們談天說地,風趣的逸事帶給她鼓勵、關心、支持,雖然身在病房,她也不愁寂寞。不久,SARS爆發,她也因化療後帶來的副作用被轉到隔離房間,白血球低、頭髮脫落、腹瀉、味覺變了,身體也顯得虛弱了,心情也顯得不起勁,家人、朋友不能來探望,小恩也陷入孤單寂寞的時候,那段日子,我實在耽心她如何度過艱難。

感謝神為她開了一條出路,在寂寞中,小恩學會在上帝的恩典中找到慰藉。她與上帝更親近,讀聖經、唱聖詩、彈琴、若有機會就與人問問答答的談信仰,她更利用空閒的時間以繩結編織手鏈將恩物與人分享。在孤單的時候,她感到上帝的恩手仍拖帶著她,給她力量;至愛的雙親,隔窗遙望,一邊跟她揮手,一邊靠著手提電話給她鼓勵。而我也沒有因為SARS隔絕了對她的關懷,我與她一起同行這一段「可怕」的日子,卻讓我接觸到一個有血有肉的生命。每次握著她的手,不是我有甚麼能力為她禱告,而是經歷我和她同心祈求主耶穌的憐憫和上帝的同在。

經過漫長的治療,小恩經歷了由化療到骨髓移植,也經歷了上帝是她生命的主宰。憑著她對上帝那份單純的信心,她痊癒了。現在,我們繼續是朋友,生命彼此的祝福。去年,院牧步行籌款日,她來為院牧們的事奉打氣、支持,還特地帶來一樽親手所摺的幸運星送給我作為紀念。「但願人因耶和華的慈愛和祂向人所行的奇事,都稱讚祂,願他們以感謝為祭獻給祂,歡呼述說祂的作為。」(詩篇一○七:2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