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沒有失去

 陳碧雲 香港浸信會醫院院牧 

Connie :

當我寫這封信給你時,我帶著感恩的心!
你好嗎?療程完畢後,你的身體情況怎樣,開始了你的新計劃沒有?

還記得當天你告訴我當知道自己患了零期癌症那一刻,十分害怕,因你不知死後會到那裏。是否好像神父所說會去陰間煉獄?身為天主教教徒,但你一點永生的把握也沒有。你的眼淚湧出你的恐懼!

和你有機會分享救恩,澄清信仰疑惑,確立得救的憑據後;你立時內心擁有一份平安,緩緩釋出心底的哀傷與失去。

去年,你心愛的小狗離世,你十分哀傷!你無兒無女,這小狗就好像你的兒女一樣,你的傷心不下於一個母親失去她的孩兒。你又說到多年前你如何放棄高薪厚職,毅然與丈夫移民外地,在那裏沒有親人,一切從新開始。你又說到兄弟姊妹因為移民,分散各地;還有你父母的離世,你的哀痛仍未平伏。你父親對你的要求─ 事事要做到最好,亦令你失去不少從容和樂趣。此外,你還告訴我許多許多一直埋藏在心的說話。這些「失去」的經歷,令你失去信心與沮喪。人生何去何從?

那時候,你有機會說出多年來的鬱結。你拿了一張又一張的紙巾,抹過那不受控制的淚水。這一切一切的哀傷和失落,一直只埋藏在心底下,從沒向人訴說,也從沒有處理過,那刻說後,竟有一份釋放感,原來有人聆聽,是這麼好的一件事!

最後,你願意重新建立新的生活,甚至進一步尋求輔導。最後一天的療程,你帶著祝福和釋放離開;你亦知道人生不再孤單,因主耶穌會與你一起。                                                       

因著你坦誠分享你的哀傷和失去,讓我的生命亦得著更新。自你完成療程後,我的腦海不斷想起你,想起你多年來沒有面對自己的「失去」,直至你突然面對失去健康時,就如骨牌效應一般,生命一刻就落到谷底。你的生命故事提醒我,好好面對自己的「失去」,包括一切的離別與失落,之後我也重新去檢視自己的生命,面對自己的哀傷。處理了一些因「失去」而有的情緒,我的生命也得著了成長。

在教學上有所謂「教學相長」,在關心別人上,何嘗不是一樣呢?多謝你對我生命的啟發和祝福!讓我們一起「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相信人生有信有望有愛!

陳碧雲院牧上
2005年7月